soh logo
ad image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港版国安法即将通过 实施以内政为由 宦官乱伦式强暴香港人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9日】(主持人:石涛)

30号,中共人大常委借这个周末,突然宣布常委开会,28号到30号,人家突然宣布的,就提前两三天,开会就冲着港版国安法。很显然是为了7月1号能够真正实施,作为它一种标志纪念。

蛮应景的。我们上一个周末拍完节目之后,申纪兰在第一时间就死了,她死在了28号凌晨1点31,这是中共自己报的时间。里面应对了时间是个神,什么意思?申纪兰是中共人大代表当中唯一一个从第一届一直到第十三届的代表,66年。人大每5年换一届,中间在文革的时候曾经出现过切断,所以时间上不能完整的算过来。每5年换一届,但每年都有象第十三届人大第几次会议第几次会议。

有朋友可能有点搞不明白,是每年开会,但是每5年才换届,所以她在十三届里面都是。她的至理名言说,不能投反对票。但是她非常有趣的是,她今年91岁,你可以叫寿终正寝了,因为年龄到那儿了。

她有趣在哪儿呢?91是7乘13就是91,不是我说的,是网友朋友说的。说涛哥,这有点绝了,她13个7,她参加了十三届,正好人大开了十三届。

我相信大家听了就有点那个了。13在西方社会中,是不吉利的数字。在我们能够知道的中国人的说法中,我的说法,7就是定数。而且关键她是28号凌晨1点31分,加起来到28号,她过了91分钟。

这也是朋友说的,说涛哥,这有点太邪门了吧?她死的时间死在那儿了,死在91分钟,然后活了91年,原因她实际是5月28号出事,投票完之后,她应该人就不行了。

所以港版国安法,是她一生中最后一次投票。5月28号投票,2878张票通过,6张票弃权,1张票反对。没人知道这张反对票是谁,但也没有说谁没有参加本次会议。如果有人参加不了,它应该是这么报。所以申纪兰在北京投了最后一张票,投完票之后一个月死了。而这一个月,第一个投票是宣布确定港版国安法,最后这个投票是准备实施港版国安法。所以申纪兰非常完美的诠释了整个这个过程。

港版国安法将造成最终的结果是香港的人再也没有能力抗争了,因为抗争的一切是在一国两制跟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的基础上,在过去23年里面的抗争,全是在这个基点上。港版国安法把整个基点摧毁之后,抗争就不存在了。香港也就不存在了。那也就是香港人的抗争以中共的出手做成了完美的结束。而这个结束的本身却以申纪兰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相关的一切,包括人大代表的相关的一切,都将以死亡作为结束,作为一种相互对应的一种结果。申纪兰是标志,这种标志跟时间点上的对应,我相信谁看了都……那是她死的。

习近平自己的媒体香港零一,有点忌讳这91岁,说申纪兰是活90岁。她不是啊,她差着时间啊,她哪年生的,哪年死的,她对着呢。它非说她活90岁,不说她活91岁。

没跟你说嘛,中共上头其实非常忌讳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框架背景和即刻就要发生的事情。

30号如果它通过,据说是上午投票,通过之后,7月1号,就会出现连锁反应。有人会认为,会抓黄之锋,会抓黎智英,其实它可以抓的人蛮多的,我相信它有一个名单,这个名单当中有几十人,有没有上百人,不好说,所以它在抓他们的同时,一定大幅度的安抚香港人。一开始先以压力的方式、杀人的方式去恐吓香港人,然后就是来所谓的说一国两制不会受到伤害。习近平基本就完全是共产党这一套了。这是表象,这是说法。

《苹果日报》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新华社:草案建议表决稿提交常委会审议》。

它在第一天、第二天进行了审议港版国安法草案,6月30号通过,7月1号开始实施。习近平很迷信,他很在乎。7月1号的实施代表着,有人说叫二次回归,其实二次回归你不就变成了否定了邓小平吗?它没什么二次回归的,它否定了一切。它讲这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这才是真正的中国梦的表现。但这一切都是假的。他只为了表现自己的权力所在。国家都是假的,共产党在他眼睛里只是来实现他自己个人梦想的一种工具,在他眼睛里,不在乎任何人,他只在乎他自己。任何人都象碎催一个,凡是不抵抗他的,顺从他的他认为你是垃圾,而抵抗他的他认为他的自卑的一面会被深深的刺痛。所以真正麻烦的就是这个生命的本身。

我昨天在另外的节目中我说,你说申纪兰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真是个东西,你要说她不是个东西,我都跟你急。

有朋友说,涛哥,你这话说的。真的,你要说她不是个东西,我说她真是个东西。你不能说她不是东西。其实习近平的概念基本就类似这个了。他一切的一切,大概人的一生中,在中国的14亿人当中,很少见过有这样生命卑鄙、反叛,令人难以启齿的那种奸诈。他的转变是非常特别的。

我们就拿王岐山做例子。王岐山他自己做什么事情是另外一回事,他们两个人是私交。所以有两个人保他,一个是王岐山,一个是栗战书。他信得过的,他私交是从他青年少年时一直走到今天,他可以用这样的方式玩他。反过来,栗战书,他看栗战书,在他眼睛里连孙子都不配。所以顺从他的,什么都不是,而超越他的,他羡慕妒嫉恨,会以最卑劣的方式整对方。

王岐山是如此,全国人民不就是狗屁都谈不上嘛。所以他在利用着权力的一切,包括国家的概念、政党的概念,去表现这种做法。

大家一定要知道,他是人,他可不是妖,我一直跟大家讲,他是人,但是被妖掌控之后、走向了人之初性本恶之后的生命最淫邪、卑贱的地方。可以讲,他不择手段,但他又没有勇气、没有能力,是很特别的。

港区人大代表叶国谦受访时说,立法后可以有追诉力,最高刑期可以达到终身监禁。而香港电台说,二审稿内没有提到法律的追溯力,而刑法可能会多及3年、5年、10年终,最高终身监禁。

叶国谦应该是被要求的,因为在他离开香港之前,就一直他在出头说话,别人没有。而他的表达的方式基本上是一种铺垫,就是先打个预防针。最高刑法终身监禁,就是他说的。

而草稿的本身也没人看得着,这是我另外节目中跟大家介绍的,没有看得着。立法的追溯力,什么意思?一直可以追溯到2003年。2003年反二十一条大游行,完全都可以追溯过去。你喊过天灭中共,你讲共产党是魔鬼,你要与神同行,这些都是可以追溯的。 

你讲天灭中共,就是妄图颠覆国家政权,你打过英国旗子,你打过美国旗子,你打过原来香港的港英时期的旗子,你就叫分裂祖国。而分裂祖国、颠覆政权都可以判终身监禁。

所以我们看过在西方的电影中,特别是比较深刻的电影,讲述在美国奴隶黑奴时期的电影,那些黑奴里面的管家,他的邪恶远远超过普通的白人,出卖者的邪恶,他的邪恶之卑鄙,超越人的基本理念。

而中共的体制教育出来的人,几乎都是出卖者。在大陆人的环境中,推卸责任就是出卖,他根本就没有能力认识到,推卸责任的本身是出卖,狡辩的本身是出卖,因为毛病不在我。所以很多人去痛斥习近平的时候,自己本身就是个小习近平一样的出卖者。而习近平自己,因为他在这个官位,所以当他个体的辨别跟出卖的本身,就是违背人性、违背神性的表现。违背神性的意思就是,人性的上面的依托是神性。

《<纽时>︰北京直接加强对港控制不惜推倒香港政治平衡》。

文章本身我以为跟上面的标题本身差距比较大。其实我个人更以为,在纽约时报的概念中,习近平是香港政府、香港精英、香港的一切,只不过是实现他个人梦想、他个人伟岸的一个工具。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中国国家的体制都是实现他个人梦想的工具,能不能睡着觉是另外一回事,要实现这个梦想。

香港港区的做法,跟现在港版国安法港版国安法推出来之后,就是国内5月21号,一说讨论,林郑月娥不知道,香港律政司司长不知道,香港议会的召集人不知道,根本没通知他们。当讨论完之后,就是5月21号-5月28号,人大开会结束之后,来确立港版国安法,投票决定了。这个时候,香港政府的特首跟律政司司长不知道细节是什么,没有草案,没有细节,他什么都不知道。而香港前律政司司长、人大的常委从来没听说也没看到过港国安法的任何东西。这就是习近平。如果连他们都看不着,你说香港没有任何人知道港版国安法是什么东西。那意味着什么?是习近平自己要的,而且习近平把林郑月娥就象甩鼻涕一样都给甩掉了。

这是我跟大家解释过的,所有尊重他的人,他视你为垃圾。这就是习近平做人的特点。他的做法、他的态度,就是完全否定了香港政府、香港立法会里面的精英们和香港的这些富商豪绅们,被称为精英者,支持共产党的人,是因为他的利益在共产党的身上,他在习近平的眼睛里,非常厌恶、痛斥在香港的环境中借助共产党来获得利益的人,包括香港警察的头,全都在其中。

但同样,在香港当中抗争中共的人,他变成抗争他自己,所以他视那些人完全不能接受。因为那些人表现出来真正的人性和男人的特点,他不具备,所以习近平自身是极其悲剧的角色,他没有任何朋友,他没有任何可以能够交往、可能通融的人,他自身又没有任何生命的基础。

有人说他立成神仙了,那神仙都自个儿呆着。是,那神仙自己呆着,呆在他的玄妙中,呆在他的魂魄中,呆在他的元神中。习近平呆在他的臭肉中,这是两回事。佛跟魔、仙和鬼,是对应的。外表有时候看起来是一样的,任何妖精鬼都是将成神仙的样子骗人的,神仙没有装成鬼样的去吓唬人的,没有,只有鬼装成神仙样骗人的,大家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

你看起来是个笑话,你死了是不是见鬼啊?我觉得所谓无神论的人自己就那种惨淡之样,跟习近平有的一比。这个东西是很正常的,但人们已经淡漠了。

这个通篇文章在讲述着习近平如何把香港一切的精英全都否定掉,所以整个港版国安法,就是习近平个人的意志或者说他觉得在2018年获得权力之后,他一切都是失败的,一切都是被否定的,现在只剩下以港版国安法的方式,以强奸的方式来宣泄、表达自己的伟岸。

所以从生命的基础去描绘这样的东西,所有人都能听懂他生命的卑劣、下贱,这份卑劣、下贱是共产党对他的迫害,造成了极强的自卑,转而获得权力之后,彰显自负,借助共产党报复人类、报复中国人的做法。是报复的心理,才走到今天。

正常人的解释是不可能存在的,你也解释不了,我觉得很多学者的解释在他的眼睛里,就是个笑话。在他眼睛里就象他看栗战书似的,是一份嘲讽、是一份垃圾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