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兩會召開期間,人民大會堂外長期有警車停駐。(美聯社)
北京天安門廣場戒備的警車(美聯社)

習近平如坐火山口 紅二代爆料或現逼宮政變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8日】(本台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從中共十九大以來,中國反習聲量逐漸增大。修改國家主席任期制、迫害人權、美中貿易戰、隱瞞中共病毒疫情令中共當局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包括地產商任志強、青海前政協委員王瑞琴、清華教授許章潤等中共體制內學者、商人、紅二代不斷髮出對現政權不滿的聲音,令外界關注接下來的中國局勢。紅二代、牛津大學政治學博士、歷史軍事學者徐澤榮對美媒表示,現在很多人都對習近平不滿,他並表示紅二代和中共高層要習近平下臺,用軍隊“好像沒有可能”,他們能採取的手法應是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逼宮”。

紅二代徐澤榮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針對當下的形勢表示,“火山忍耐很久終要爆發了”。正因爲如此,任志強寫文章抨擊習近平,文章言辭相當激烈。而類似評論在紅二代和民間也有很多人議論,徐澤榮表示,紅二代陳平轉發的公開信和任志強這篇文章就是爆發點。

徐澤榮透露,紅二代對習近平的不滿已經積攢了四、五年,特別是那些去過西方學習、生活過的;不過,未必各個紅二代、知識份子都不滿到要推翻政府,因爲很多都是靠政府發的高薪生活,比如廳長每月就有一萬多退休金,大學教授的工資也很高,這些高薪都是用來收買人心的。

徐澤榮認爲反習派是不滿習近平堵死了改革的路;更重要的是沒有“利益均沾”,即習沒有顧及紅二代

徐澤榮表示,他曾在網上看到在美的紅二代人脈要求美國配合推翻習近平。他指,“動用軍隊推翻他(習近平)好像沒有可能,他們採取的手法就是當年勃列日涅夫推翻赫魯曉夫的做法”,這種做法就是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等等。

徐澤榮表示,赫魯曉夫在五十年代推翻馬林科夫時是利用了軍隊,朱可夫以軍隊首長的身份命令,用軍機把全蘇各地的中央委員帶到莫斯科開會。這兩次都算是“宮廷政變”,這在國際共產運動中都有先例。

他分析,紅二代想用所謂合法的手段去做,在中國近代史上,遵義會議都是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擴大到軍團的首長都來,紅二代在模仿這種方式。他表示,雖然習近平提拔了很多將軍,但“習未必得人心,將軍們是否會服從習,是否在危難時救他還是未知數。

徐澤榮預測中共高層,包括退休副國級以上的人是有某種程度的共識,他們未必會動用軍隊,但只要習下令,他們不執行,都等於動用軍方力量了。他以葉利欽政變爲例,當年坦克部隊開到國會外,然後一字排開、炮口對外,部隊不是來攻擊,而是來保衛國會的,上校團長跟葉利欽報告:“我們是來保衛人民政權的”。

徐澤榮分析,有紅二代已經和美國聯繫,並爭取美國的默許或默契,若國內無兵可用,只有靠美國。“如果習近平利用兵變抓這些人(反習紅二代),若失敗,習的下場就很慘”,如果習不發動兵變而被推翻,或者可以謀得一個低層職位,他和家人的人身安全也會受到保障。

他還舉例稱,“蘇共以前都是這樣做的,馬林科夫當了一個水電站站長,赫魯曉夫被退休”,徐澤榮指,戈爾巴喬夫退下來之後,但他是要改革的人,亞佐夫這個國防部長髮動了叫做一個星期的政變,後來交出了政權。

徐澤榮還形容目前中國形勢如同要爆發的火山,習近平用水泥去填,是填不住的。他指當年蘇共時期,表示以齊奧塞斯庫這種方式下臺可先保住性命;赫魯曉夫當時推翻馬林科夫都沒有殺人;勃烈日涅夫推翻赫魯曉夫的時候都沒有殺人;亞佐夫推翻戈爾巴喬夫時都沒殺人;葉利欽指着戈爾巴喬夫叫他交權,雖然態度粗野但都沒有殺人。徐澤榮認爲中國大陸的紅二代和一些追求民主的知識份子,在有了共識之後或這樣做。

此前,紅二代、陽光衛視集團主席陳平也曾轉發一封要求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下臺問題的“逼宮信”(建議書),要求召開中共政治局緊急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去留問題。這封信至今無人認領。陳平在受訪時表示,這信代表了社會精英求穩變的願望,但他籲習自己改革留英名。

但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中國曆史學專家李元華早前在接受本臺採訪時強調:任何人不能對這個政黨有任何的希望,唯一的出路就是解體它。解體後就象其他社會一樣,就是正常的社會,各個國家相對來講都有比較完善的政體,有民主、法制、講普世價值,等等。但是隻要中共存在,這些根本都是不可能的。只要還是中共,換一個上臺者也是換湯不換藥。

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後、訪問學者辛灝年也在推特上公開表示,贊成習近平下臺,但共產黨必須下臺,不是習一個人的事!

責任編輯: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