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国科举制下一考场的场景(图片:〔明〕余壬、吴钺绘 《徐显卿宦迹图》局部,故宫博物院藏)
中国科举制下一考场的场景(图片:〔明〕余壬、吴钺绘 《徐显卿宦迹图》局部,故宫博物院藏)
文化古今

皇帝亲作劝学诗 庶黎也可做高官 中国科举制影响世界至今

《文化古今1》第六集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7日】(作者: Peter Li)中国的科举制度是古代的一项重要政治制度,对中国社会和文化产生了巨大影响。公元587年,隋文帝正式设立科举制度,在唐朝发展成型,并一直延续到清朝末年(1905年),持续了1300多年。

中国的科举制到了隋朝,这是结束了数百年战乱迎来的一个大一统王朝。说到隋朝的第二任皇帝杨广,史称隋炀帝,大家一定首先想到他是一个暴君,什么东征西讨,穷奢极欲,大兴土木,六亲不认等等。可是就这么个昏君,所作的两件大事却造福了中国后世一千多年。一项是至今还在使用的京杭大运河的开挖,第二个就是隋炀帝于公元587年创立了科举制度,使得由世族门阀把持的政治逐渐改成科举取士,一直延续到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才被终止,历时1300多年。

科举制的产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具有平等精神选拔人才的制度的确立,这种不分贵贱,为才适用的公平竞争机制成了中国上千年平稳统治的基石。科举制度在唐朝逐渐完善,在宋朝得到进一步改良,确立了一套相当完整的考核机制,使得科举制度公平性大幅提升,许多大臣的子弟如未考上科举,只能担任中低阶官员。由此可见科举制的建立,打通了社会阶层的流动,从朝廷到民间对教育的重视程度日益增加。

古代、教育、学生、老师、教学、儒家 (图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栏目提供)
历时千年的科举制(图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栏目提供)

为了鼓励庶族和平民通过努力学习入朝为官,北宋第四代皇帝宋仁宗赵桓亲作劝学诗一首,原文是这样的: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男儿若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这首劝学诗由于语言通俗,言简意赅,在民间广为流传。后世千百年来,中国百姓多以勤读书为首务,努力学习文化,这首诗可以说是意义重大,功不可没。

北宋年间著名学者宁波人汪洙所著《神童诗》,是另一篇影响广泛的启蒙读物,其中以我们耳熟能详的三句最为著名: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出身底层的寒门子弟看到了上进之路,于是越来愈多的家庭送子弟入学,指望他们有朝一日能一登龙门。一般儿童四岁时首先进入蒙馆,即启蒙教育的私塾,相当于现在的幼儿园或小学。中国传统蒙学教材主要有《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和《弟子规》等等。蒙学教育的目标是培养儿童认字和书写的能力,养成良好的日常生活习惯,掌握日常生活的一些常识,并且具备基本的道德伦理规范。在蒙学的后期也会教这些儿童一些四书的内容,为以后进一步学习打下基础。

儿童到了八岁就入小学,学习洒扫,应对进退,和被称为“六艺”的礼、乐、射、御、书、数等文化基础知识和礼节;在十五岁时入大学,学习伦理、政治、哲学等“穷理正心,修己治人”的学问。

古画  学校、学生【宋】佚名《村童问学图》
儿童到了八岁就入小学(图片:宋代画作局部)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以治国平天下为其终极理想的儒家思想贯穿于蒙学至大学的教育。儒家教义认为道德是学习的终极目标,并认为德大于才的人是君子,才大于德的人是小人,而只有德才兼备的人才是圣人。所以教育主要目的都是在教人如何为人。儒家认为孝、弟、忠、恕、仁、义、礼、智,都是为人的条件,更应该是人人所遵守的根本原则。

古代科举制度考察学子需要品学兼优。北宋第四任皇帝仁宗时期,某年大考,四川考生赵旭文章第一。考官将他的考卷呈送仁宗皇帝,希望点状元。仁宗说,卿所做试卷极好,只可惜中间错了一个字。赵旭伏问何字,仁宗说是唯字,原来赵旭把唯字的口偏旁写成了厶字偏旁。赵旭听后小心解释说,这两个偏旁是可以通用的。仁宗不高兴了,立刻取来文房四宝,愤然写下了八个字 “私和、去吉、矣吴、台吕”, 赵旭看了半晌,终无言以对。仁宗说,你还是回去读书吧。就这样因为一个错字,赵旭丢了状元,断送了前程。他自觉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干脆流落在京都街头,靠替人写字作文为生,等三年后再次赶考。

一日仁宗微服出宫,到状元坊茶肆,见壁上有二首赵旭词作,想起前因,便让太监找来赵旭,又与面试。赵旭也没认出仁宗皇帝。仁宗问他,为何没有中状元?赵旭详细诉说了原因,并说: “在下学问不精,苛责不细,自取其咎。”仁宗听后暗自高兴。赵旭先前不肯认错,失了功名。古代人知错能改是大勇。所以深得仁宗赞赏,直接荣封四川五十四州都制置。此功名非寻常状元能得。可知古时科举学问固然重要,而道德又居学问之首!

在这种重道德的社会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自然就成为众多芊芊学子们努力学习的动力。而北宋大家张载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则最能表达个人对国家、对社会的担当和使命,言简意赅,境界宏远,可以说相当于古人精神上的坐标,具有非常强大的道德感召力。而千百万学子们也正是怀着这种使命经过科举考试而走向仕途的。

记得儿时读过寇准罢宴的故事。北宋陕西人寇准自幼丧父,家境十分贫寒,全靠其母织布度日。寇母常常在深夜一边纺纱,一边教寇准读书,督导寇准苦学。寇准19岁上京赶考得中进士。喜讯传到家里,怎料寇母已身患重病。临终前,她将亲手画好的一幅画交给仆人刘妈说:“日后寇准做官,如果有错处。就把这幅画给他看。”后来寇准做了宰相,为庆贺生日,大摆筵席,准备宴请群僚。相府也收到了大量贺礼。刘妈认为时机到了,便找机会把画交给寇准。他展开一看,竟是一幅“寒窗课子图”。画上有母亲的题诗:“孤灯课读苦含辛,望尔修身为万民,勤俭家风慈母训,他年富贵莫忘贫。”寇准再三拜读,泪如泉涌,当即撤去寿宴,辞退所有寿礼,从此专心料理政事,报效朝廷,终成一代贤相。

又如我们熟知的北宋名臣范仲淹的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也是这种以天下民生为己任精神的体现。

明清时期科举制度进入鼎盛时期,这时的科举考试实际上被分为五个等级,分别是县试(又称府试)、院试、乡试、会试和殿试。县试和院试只是预选形式,选出秀才。乡试、会试、殿试才是正式的科举考试。秀才每隔三年参加省里举行的乡试,考中的叫举人。中了举人就有资格任知县及府州县的学官,所以当了举人就被称为举人老爷了。乡试后的第二年春天,各省举人在京城礼部参加会试,考中的为贡士。贡士将参加由皇帝和钦命大臣代理主持的殿试。经殿试取第一名称状元、第二名称榜眼、第三名称探花。三者被称为一甲进士。进士是功名的尽头,就算是对名次不满意亦不可以重考。并于当年的五月初一日众进士还需到孔庙行礼,易服,还要立碑题名,把当年进士的名字刻于其上。

古代、教育、学生、老师、教学、儒家 (图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栏目提供)
北京孔庙内大成门外共有元明清进士题碑189座,是我国最大的科举题名碑群 (图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栏目提供)

科举制的意义对于古代中国来说是非常大的。十五至十六世纪这种制度逐渐流传到了东亚的一些国家。到了十七世纪欧洲的传教士来到中国,发现中国的科举制是一种非常好的选拔制度,便将这种特别的选官制度流传到了欧洲,为自己国家的政治体制服务。从这一方面来讲科举制不仅对中国发展有很大的意义,对许多其他国家的发展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并一直延续到今天的考试。虽然科举制在清末新政时期被慈禧废除,但是现如今的官员考试制度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科举制的延续。

新唐人《文化古今》制作组提供

更多文章请点击《文化古今》系列。

责任编辑:文思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