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菖蒲(图片:Wikimedia)
夏日防疫,聊一聊端午习俗(图片:Wikimedia)

夏日防疫,聊一聊端午习俗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4日】(编辑:郭强)端午节到了,除了吃粽子、赛龙舟,你还能想起什么?你是否知道,端午节最主要、最重要的功能其实是传统的的“卫生防疫日”呢?

一般人们认为端午节始于春秋战国时期,迄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仲夏端午。端者,初也。”,因为正值仲夏,气温升高,百虫活跃,蚊蝇滋生,是最容易传播疾病的季节。

中国古老的传统文化中包含了丰富的防疫、抗病经验,如所谓“秋防疟疾,冬防哮喘,春防麻疹,夏防痢疾”。

艾草(图片:Photo AC)
艾草(图片:Photo AC)

作为夏日防疫的开始,在端午节这一天,人们会打扫庭院,挂艾悬蒲,以驱邪辟秽,净化空气;亦会浴兰汤、佩香囊、烧辟邪香,以杀菌防病;还会饮雄黄酒或以雄黄酒画额、喷洒房间角落等,以消灾避疫、驱邪避虫。

一、挂艾悬蒲:

端午节,被认为是一年里阳气最旺、草药药性最好的一天;很多地方都有“端午采药”的习俗,所采之药,多为艾草菖蒲等,部分南方地区也有抓蛤蟆、制作蟾蜍酥的习俗。

艾草,气香味辛,其茎、叶都含有挥发性芳香油,可驱蚊蝇、净化空气;现代研究亦表明,艾叶水浸剂或煎剂对多种病毒、细菌、真菌等都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

菖蒲(图片:Wikimedia)
菖蒲(图片:Wikimedia)

菖蒲,芳香走窜,有开窍醒神、辟秽化湿之功效;现代研究证实,高浓度浸出液可以抑制常见的致病性皮肤真菌。

门楣之上、堂屋之中,挂艾悬蒲,取艾如鞭、蒲似剑之形,以驱邪、辟秽;其药效亦可驱蚊避虫、净化空气。

二、浴兰汤:

兰汤,主要指的是佩兰,其气味芳香,化湿浊、去陈腐,可“杀蛊毒,辟不详”;后来也有加入艾草菖蒲、柏叶、桃叶、凤仙、白玉兰等药材、香草一同煎煮成汤,用以沐浴之风俗。

佩兰(图片:Hungda/ Wikimedia)
佩兰(图片:Hungda/ Wikimedia)

夏季天气闷热、潮湿,本是皮肤病多发的季节。以佩兰为主的芳香类药材经煎煮成汤,用以沐浴去污,清洁身体。同时,汤药温热、药物芳香化湿,可以疏通腠理,开放汗孔,从而起到祛风除湿、温经散寒之作用,有助于预防、治疗皮肤疾病。

三、烧辟邪香:

辟邪香,名为“辟邪”,实为辟秽驱虫之香。多以气味芳香之药材制成,熏焚之可解秽气、避恶气。其中,最常用的药材就是燥湿健脾的苍术

苍术,气味雄厚,燥湿健脾,芳香辟秽,可“胜四时不正之气;故时疫之病多用之”。

古时亦有“熏苍术”对室内进行熏香之风俗,苍术经由焚烧,可散发清香,驱赶蚊虫,消毒杀菌。

四、佩香囊

香囊(图片:pixabay)
香囊(图片:pixabay)

端午节香囊与平日佩戴的香囊是有所不同的,多以芳香避秽的中药为主,如丁香、白芷、藿香、紫苏、薄荷、香薷、甘菊、黄柏、黄连、连翘、香白芷等。

端午香囊,芳香辟秽,可除异味,祛汗气,有清心醒脑、提神通窍、醒脾清暑之功效,有助于驱瘴疫,防瘟病。

五、雄黄酒:

雄黄,温燥有毒,外用或内服均可以毒攻毒、解毒杀虫疗疮。以微量雄黄加入酒中,稍稍饮之,可防治痈肿疔毒、解蛇虫咬伤;洒于庭院角落,可驱虫避蛇;涂于小儿额头、耳鼻、手足心等处,可消毒防病、使毒物不叮。

不过,雄黄有毒,内服需慎,不可久服;外用亦需注意,不可大面积涂擦或长期持续使用。

六、食粽子

端午节食粽子,除去各类神话、传说,其实也是古代民众遵从自然律令、应时为之的行为。

粽子(图片:pixabay)
粽子(图片:pixabay)

粽子以糯米为主、竹叶包之,再入蒸笼蒸煮之。其中,竹叶入心、胃、小肠经,可清心泻火以除烦,清胃生津以止渴;糯米入脾、胃、肺经,可补中益气、健脾解毒。

端午正值仲夏,天气炎热,心火易旺,脾胃易虚,往往表现为心烦燥热、食纳不佳,适当食用一些粽子,不单是应节之举,也有利于调理脾胃、清心除烦。

端午节习俗众多,其实大多都与防疫、驱虫、避五毒脱不开关系;人们所戴、所佩、所吃、所喝、所行、所为,也莫不与防疫避暑抗病毒有关。古而有之的端午节,其实就是名副其实的“卫生防疫日”。

现下,正值这个肺炎肆虐之时,在疫情期间中医中药也是发挥了不错的作用。再来回顾一下我们古人的防疫手段,也是让人心生钦佩之意。

愿病毒远离,端午安康。

责任编辑:李智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