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心腹太監倒戈談判 崇禎皇帝欲和不能(示意圖片:【明】餘士、吳鉞)
心腹太監倒戈談判 崇禎皇帝欲和不能(示意圖片:【明】餘士、吳鉞)
傳奇闖王李自成

崇禎想跟李自成議和 但是有這樣一條祖訓讓他放不下面子

【傳奇闖王李自成】(22)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3日】(作者:安吉)上篇說到,大順軍拿下寧武關後,接連收到山西大同和河北宣府的降表。其實李自成還在攻打寧武關之前,就已經派人祕密勸降大同總兵姜瓖了。大同是山西軍事重鎮,京師之藩蔽也,也是明朝軍事設防的重點地區。由於戰略地位重要,明朝在此設立巡撫、總兵駐軍鎮守。當時城裏駐兵編制15萬,要攻打下來也非易事。

大同總兵姜瓖有個哥哥叫姜讓,在榆林做總兵,早就投奔李自成了。於是李自成叫姜讓去說服自己的弟弟。當時大同名義上有15萬兵力,可是因爲缺軍餉,逃跑了將近半數,實際只有8萬多人。而這8萬人也是人心惶惶,沒有幾個真心效忠明朝的。姜瓖早就聽聞闖王英名,經哥哥一番勸說,順水推舟就投降了。

大同巡撫衛景瑗被俘後,李自成誠懇地同他談話,說:我本是米脂縣一個普通百姓,今日至此,也是天命。你是個好官,你降後仍任大同巡撫。等了三天,衛景瑗不肯表態,李自成便爽朗地說:你是真忠臣,我可以派人護送你回老家。衛景瑗在回鄉途中自殺,李自成派人把衛的靈柩送回韓城老家,還給了他的家人50兩銀子,可謂仁義盡致。

大同巡撫衛景瑗被俘後,李自成誠懇地同他談話。(示意圖片:【明】餘壬、吳鉞畫作局部)
大同巡撫衛景瑗被俘後,李自成誠懇地同他談話。(示意圖片:【明】餘壬、吳鉞畫作局部)

李自成在大同六日,進行了短期休整,處決了代王朱傳及代府宗室,留部將張天琳率兵戍守,於初七日,起兵前往宣府,也就是今天的河北宣化。

面對大順軍的到來,宣府大總督王繼謨召集城內紳士商議守城事宜,與會者沒有一人發言的。而城內軍民卻在準備迎接大順軍。河北總兵王承胤不僅早就偷偷給李自成送了降表,甚至還派去100騎兵迎接李自成,以示誠意。無奈之下,王繼謨決定帶領親丁百餘人,護送庫銀一萬餘兩,先逃回京師。不料剛走到天城衛,駐守在這裏的明軍突然殺出來攔截,衆兵吶喊震天,把好馬和餉銀都搶走了,並帶着這些戰品投了大順軍

十二日,大順軍到達宣府。宣府巡撫朱之馮親自上城頭督軍,命令將士發射紅夷大炮,轟擊大順軍,可是將士們裝聾作啞,誰也不理他。朱之馮氣壞了,只好親自上陣,燃火發炮。將士紛紛起來攔阻,不讓他點燃,還一齊跪下叩頭,懇求巡撫爲了一城百姓的性命,不要再打了。

一會兒的功夫,大順軍就登上了城。軍兵們怕朱之馮負隅頑抗,就你推我拉,生生把他擠下了城。朱之馮急得仰天大哭,哀嘆道:人心離散,一至於此。那邊總兵王承胤已經打開城門。大順軍從南門入城時,滿城結綵,百姓焚香跪接。在宣府督軍的,還有崇禎皇帝的心腹太監杜勳,也跟着王承胤一起投了降。

大順軍進入宣府的當天,崇禎帝再次下詔罪己,宣佈取消三餉加派。在放寬對農民政策的同時,還說除李自成罪在不赦外,其他大順軍將領如果有能斬渠獻城,就給予通侯之爵,萬金之賞。到這時崇禎皇帝才明白過來,得民心有多重要,可惜已經晚了。

明朝崇禎帝畫像
明朝崇禎帝畫像(圖片:舊金山亞洲美術館藏)

當年一份明朝的塘報中也提到,大順軍還沒有到,城裏城外的百姓已經紛紛傳言,李自成不殺人,不愛財,不姦淫,不搶掠,平買平賣不收稅,還把不法富戶的銀錢用來賑濟窮民。李自成還特別愛才,有來投奔的秀才,先賞銀幣,經考覈後,一等作知府,二等作知縣。同時,大順軍紀律嚴明,所過秋毫無犯,又“發帑賑貧,赦糧蘇困”,民衆從實際感受中看到了大順軍的真誠,人們把迎接李自成稱爲“迎真主”,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的窮苦百姓急切地盼望大順軍的到來,甚至連很多文人士官,都希望能在李自成旗下效力。

過了大同和宣府後,居庸及各鎮總兵白邦正劉芳名等明朝各關隘將領,次第投降,將李自成一步步送進北京城。此時,崇禎得到奏報,南京明太祖的孝陵夜晚傳出哭聲。這乃是亡國之兆,南京是明朝的發源地,明太祖更是葬在此地,明朝的根基之地出現如此異象,明朝滅亡確實不遠了。不久,欽天監也奏報,帝星下移。

崇禎十七年三月十七日,大順軍正式攻打大明帝都北京。攻擊先從北京的平則門、彰義門、西直門三門開始,“四面如黃雲蔽野”,攻勢如潮,極具威勢。一時間,“城上下炮交發,如萬雷轟烈,天地震懾,城外火光際天。”

攻城的第二天,李自成派十日前在宣府投降的太監杜勳朝城上喊話,負責守城的襄城伯李國楨讓杜勳去見崇禎帝。杜勳答應了,進城與大太監王承恩一同去見崇禎。杜勳見到崇禎後,轉述了李自成的意思:大明和大順“割地講和”,即議割西北一帶,各自爲王,大明犒賞大順軍銀百萬兩,大順軍退守河南。從此以後,大順軍可爲朝廷內遏羣寇、外剿清妖,但不奉召入覲。

杜勳答應了,進城與大太監王承恩一同去見崇禎(示意圖片:【明】餘士、吳鉞)
杜勳答應了,進城與大太監王承恩一同去見崇禎(示意圖片:【明】餘士、吳鉞)

從後來的記載看,崇禎是很想答應這個議和條件的,可是明朝有個“不和親、不賠款、不割地、不納貢、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的立國宗旨,崇禎不敢違背祖訓。於是他召集羣臣上殿,希望大家能幫他找個合理的理由。可是大臣們心裏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盤,誰也不肯吱聲。

無奈之下,崇禎把目光轉下狀元出身的首輔魏藻德,並說:“你只要開口,我立刻下旨照辦。”魏藻德跪在地上,就是一聲不吭。崇禎氣瘋了,一腳踢翻了龍椅。魏藻德還是保持着跪姿,一聲不吭。

魏藻德爲什麼不吭聲呢?他太瞭解崇禎了。崇禎有個弱點,不肯擔責任,一個不合意,就把手下輕則免職,關押,重則殺頭。崇禎在位17年,有人統計過,他換了50位內閣大學士,這可是相當於宰相的職位。殺死兩個內閣首輔,殺死或逼得自殺的督師或總督多達11人。崇禎十四年,也就是亡國前三年,被關押在監獄裏的具有大臣資格的官員就多達145人,這個數字幾乎是當時具有大臣資格官員的1/10。最著名的抗清名將袁崇煥,居然被凌遲處死。

魏藻德就想了,我現在說接受議和,幫你解圍,等明天你崇禎覺得不妥,又要怪我通敵,砍我的頭,我纔不幹這個傻事呢。再說天象都顯示大明氣數已盡,李自成進京也是天意,人家都說李自成愛才,我堂堂狀元,日後也必會有用武之地的。後來李自成進城後還問了魏藻德:“你爲什麼不去殉死?”他回答:“方求效用,哪敢死。”就是說,我正準備效力新朝,哪敢去死。

後來李自成進城後還問了魏藻德:“你爲什麼不去殉死(示意圖片:【明】餘壬、吳鉞)
後來李自成進城後還問了魏藻德:“你爲什麼不去殉死(示意圖片:【明】餘壬、吳鉞)

崇禎沒辦法,不敢答應議和,可也不甘心拒絕。明朝官員李長祥有一段記述,是這麼說的,兵部尚書張縉彥巡城,看到正陽門城上有酒筵,上面坐者一人,旁邊圍坐的都是內官,就是太監。縉彥上去詢問,太監說是:城下都督爺,就是投降的太監杜勳。縉彥嚇了一跳,問他怎麼上來的?內官拿出一草紙,上寫着‘再與他談’四字,是崇禎親手寫的。此事後來也得到張縉彥的承認。

崇禎想慢慢談,可是李自成拖不起。大順軍出來這麼長時間了,仗打得很辛苦,尤其是寧武關一戰後,多數將士身上都帶着傷。所以李自成很想儘快結束戰鬥,也好讓將士們休整一下。可現在都打到北京城下了,不能沒個說法調頭就走啊。在城外帶着和崇禎慢慢議和吧,這麼多人的吃喝問題怎麼解決,還有吳三桂等勤王的明軍怎麼應對;繼續打吧,北京城牆那麼堅固,一時半會兒也不見的攻得進去,而且倒黴的不僅是雙方將士,連城里老百姓都跟着遭殃。

李自成左右爲難,對着高懸的明月苦苦思索。忽然,他想到了一個妙計。

請看下集《明朝如此國庫 如此官吏 李自成心中爲崇禎感到悲哀》

更多文章,請點擊【傳奇闖王李自成】系列。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