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硫化氢中毒的痴傻患者经历的曲折人生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2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他是中国大陆山东人,十六岁参加工作,当时是国内一家大型油田的工人。倒霉的是工作不久他就遇到了一次井喷事故,当时他什么都不懂,第一个冲上井架抢险,结果被喷发的气体熏昏了,倒挂在井架上,因吸入超量的硫化氢气体而中毒。

硫化氢是具有刺激性和窒息性的无色气体,是一种强烈的神经毒素,吸入少量高浓度气体即可于短时间内致死,对眼睛、呼吸道黏膜、整个呼吸系统及神经系统都会造成很大伤害,会出现神经及精神方面后遗症,导致中枢神经系统出现严重问题。

中毒之后的十年间,他辗转于各大医院之间寻求治疗。曾经被专程送到上海请专家诊治,但所有治疗效果都很差。他的最终鉴定结果是:工伤中毒,痴呆一级。

当稍微有一点点恢复时,他被安排到一个招待所工作,其实工作只是一个幌子,主要是为了方便就医,因为他根本就不具备工作能力。那时他每天都会拿着碗在院子里的沙堆上掏沙子玩儿,不停的掏沙子,吃饭得有人喊。有小孩子看到他又呆又傻,总是欺负他,甚至骑到他身上玩,或拿他当鞍马。他经常被推倒在沙堆上,满脸满嘴都是沙子。后来长到二十多岁,就有人给他介绍对象,大多都是三、四十岁或有缺陷的人,为此还经常遭人侮辱和戏弄。他心里也知道对方不怀好意,但也只能傻傻的承受着。

也许是傻人有傻福吧,二十八岁那年,他结婚了,妻子是一个贤惠、漂亮、皮肤白白的农村姑娘。她话语不多,但是勤劳能干。他每天就知道对着她笑,除了笑什么也不会说,不会做。妻子像照顾孩子一样对他,叫他站着他就站着,叫他坐着他就坐着,还要经常给他洗澡。

之后他有了一个儿子。孩子渐渐长大了,他只会跟儿子一起满地打滚儿,爬着学狗叫。对他来说,能成个家,有了妻儿,也算很幸福了,可是好景不长,作为家中顶梁柱的妻子,却在儿子只有两岁六个月时患重病去世了。

没家了,他只好在亲友家轮流寄宿。2002年他住在姨妈家,没想到命运出现了转机。

姨妈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就带他一起炼功、学法。他脑子不清醒,看不懂,也记不住,让姨妈很无奈,之后就随他去了,他愿意跟着炼就炼,不炼也没人管。可尽管这样,他也渐渐的出现了一些变化,让家人目瞪口呆。

先是炼功后不怕冷了,大冷天里不用穿棉衣;本来左右肩膀是倾斜的,慢慢的也变平了;蜡黄的脸渐渐有了血色;智商也开始恢复,从不认钱,不会用电器,渐渐的学会了。因为他是工伤,单位每年都要了解并采录他的健康信息,看到他出现的这些变化,感到非常意外。

之后他就回到原单位工作。队长见到他后皱着眉头问:“三个月前我还见过你,那时你脑子还不清楚,怎么这么快就好了?”他激动的说:“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队长惊得“唿”一下从椅子上起来,说:“你可不能跟别人这样说,我知道法轮功好,但你千万别对其他人说啊!”

有一天他在集市上遇见退休的老队长,队长问他:“你还认识我吗?”他说:“你是老队长。”队长吃惊的说:“你真好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说好就好了呢?”

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栽赃陷害。”一抬头,看见路边的墙上有油漆喷的字“法轮大法好!”,他说:“哟—,你看咱这不也有‘法轮大法好’吗,你看!”老队长没说话,但看得出他露出了赞许的表情。其实他心里在乐,因为墙上的这个字是他前天刚喷上去的。

有一天他听到舅舅对人说:“你看他以前那个样,又呆又傻,而现在知道这么多事,还能记住这么多事情,真是不可思议!从这一点看,法轮功师父就是了不起!”

有一次,他带着儿子在小区门口喷上了“法轮大法好!”,这个位置是监视摄像头的中心位置,看的最清楚,警察看到后很恼火,一直在调查,没办法他只好带着儿子离开了这个城市。在这里他自己摸索着刻字模,开始很难,就一遍一遍的反复琢磨。最难的是“撇”的笔画,不好刻,刻出来总是不顺眼,不协调,就反复修改,反复试验,拿着刻好的字模对着光,在墙上、地上投影看效果。憋了十天左右终于学会了,父子俩很开心的笑了。他们刻的字体很漂亮,有六厘米大小,受到路人赞扬,他们心里可高兴了。

有一天他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没想到发到村长老婆手里,被她告了。路上他听见警车的喇叭“呜呜”的响,还继续发,结果被抓了。

到了派出所他也不感到害怕,一直讲自己的亲身经历。后来警察里面的一个队长来了,问他“还讲不讲了”,他说:“咋不讲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就是因为修大法身体才好了……”队长还没听完他讲的话就笑了,不仅没打他,还给他买了凉粉和烧饼,说是当地特产。

警察连夜把他关进拘留所。期间有个狱警的脚被砸伤了,他告诉对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脚就好的快。警察被感动了,对号里的犯人说:“这里就他最好。”

出来后他继续向民众讲真相。有一天喷字时,被一个人看见了,对他说:“你别喷外面了,你到我卧室喷吧,让我天天都能看见,天天都能念,这多好。”

有一天他在商场附近发资料,有个警察发现了,一把抓住他的手,他没有恐慌,还使劲儿笑起来,把警察也笑糊涂了,就专门在商场边上找个清静的地方,让他继续讲。后来这个警察每次见到他都热情的打招呼,有一次还问他:“你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行动?”

每当回忆自己走过的路,他都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说:“曾经的那个痴傻残疾的我成了法轮功弟子,我太幸运了!我有太多太多的幸福与快乐总是忍不住要与人交流啊!”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