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美國極左騷亂分子在西雅圖用障礙物圍出一個“自治區”。(AP Photo/Elaine Thompson)
美國極左騷亂分子在西雅圖用障礙物圍出一個“自治區”。(AP Photo/Elaine Thompson)

漢森教授:極左騷亂會像病毒一樣衰落 但將產生巨大反效果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0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報導)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軍事史資深研究員維克多·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6月19日撰文說,與歷史上其它的騷亂一樣,今天美國的瘋狂會像病毒一樣衰落,因爲它開始傷及到他們自己,其過激行爲也嚇到了同情者;而且,這種瘋狂的騷亂還會孕育出巨大的反效果,很快他們就會感受到反向的颶風。 

漢森教授在福克斯新聞網刊登的文章中寫道,與政變或政治革命不同,文化大革命不僅會改變政府或領導人,還試圖重新定義整個社會。其領導人稱之爲“整體性的”和“系統性的”。 

文化大革命打擊的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的象徵。在法國大革命時期雅各賓派(Jacobins)所謂的“恐怖統治”屠殺了基督教神職人員,重新命名了月份,創造了一個新的至高無上的“真理”。 

毛澤東嚴厲打擊所謂西方頹廢的東西,並讓農民鍊鋼鐵,給知識分子戴高帽。 

卡扎菲的綠皮書組織(Green Book)清除了小提琴,迫使利比亞人在他們的公寓裏養雞。 

當前的“黑人命貴”大革命已經“取消”了某些電影、電視節目和卡通漫畫,推倒了雕像,試圖在市區建立新的自治區,並重新命名了街道和廣場。一些狂熱者剃光了頭,其他人則使當局對他們的革命同胞卑躬謙讓。 

但當文化大革命演變成吃人的時候,其必然會消亡。一旦紅衛兵開始打殺毛澤東身邊的高官時,它就開始衰落。 

如果邦聯人物的雕像必須要推倒,那麼(衆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自己的市長父親又如何呢?這位以前的巴爾的摩市長曾經爲邦聯將軍們的雕像尊敬地剪過彩。 

如果所謂的種族主義者不配在國家聖殿上得到應有的讚許,那麼代表左翼自由派的普林斯頓大學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公共國際事務學院又當如何?它是以威爾遜總統的名字命名的,而他比20世紀的任何一位總統都更傾向種族隔離和種族偏見。 

斯坦福大學和耶魯大學是左翼進步專業人士夢寐以求的金字招牌,但他們是以被現在的抗議者稱爲種族主義者的名字命名的。 

以邦聯將軍、種族主義者和非軍事天才的福特·布拉格(Fort Bragg) 命名的標誌性軍事基地,其名字受到攻擊是很容易的;而要失去耶魯大學MBA或博士學位的光環,或者承認左翼自由派學院的校名是來自種族主義者的總統,就不那麼容易了。 

一旦文化大革命開始,就不會懷念過去,不會容忍人性的脆弱,也不會考慮權衡善惡。 

因此,文化大革命的始作俑者總是做出兩個錯誤的估計。 

第一,從他們高調的聲勢來看,他們以爲破壞行動永遠都不會禍及到自己。 

第二,如果他們被暴民指責,他們以爲可以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以某種方式躲過劫難。 

換句話說,一旦文化大革命變成無政府狀態並禍及他們自己時,他們就會失去支持。當沉默的同情者斷定他們也可能成爲目標時,爲了生存,他們會反目以前的偶像。 

我們現在看到了,同情自由派的旁觀者在疑惑。他們在想市中心的縱火和搶劫是否會蔓延到他們在郊區的住宅?他們是否真的希望自己的名牌大學、華盛頓或傑斐遜塑像遭到污損或重新命名?撥打911電話時不斷出現忙音會怎樣? 

當自由派的市長、黑人警察局長、左翼進步派的州長或白左成爲暴民攻擊的對象時,誰會真正安全呢? 

答案是沒有人會安全。因此,文化大革命就偃旗息鼓了。 

女權運動“我也是”(MeToo)之所以失敗,是因爲好萊塢和文化精英們也受到指控,損失慘重。漸漸地,左翼進步派名人開始要求拿出證據,在他們的職業生涯被摧毀時堅持無罪推定原則。 

這些文化動盪偃旗息鼓的原因是,今天的革命行動明天可以被譴責。沒有哪個領頭者願意與那些人共赴黃泉。 

但有一個警告。 

有時文化大革命不會死掉,因爲它們被暴徒或殺手劫持了。 

國家社會主義運動是瘋狂的虛無主義騷亂,本來是無關緊要的,但當希特勒將其轉變爲他個人實行種族滅絕的邪教時就不同了。殺人如麻的斯大林復興了列寧荒謬而失敗的布爾什維克主義。 

當前的瘋狂會像病毒一樣衰落,因爲它開始傷及到自己,並恐嚇到了可能是下一個受害者的同情者,除非有人像拿破崙一樣用“一堆葡萄彈”把暴民變成他的個人崇拜者。 

拿着武器的說唱歌手拉茲·西蒙尼(Raz Simone)據說是西雅圖市中心“國會山自治區”的領袖。到目前爲止,他既沒有人才也沒有資源來擴散其無政府狀態。 

持不同政見的領頭人可能受到了誤導,但他們仍然是愛國的。到目前爲止,我們還沒有看到有像拿破崙那樣的人宣稱只有他能夠帶領當今的城市革命取得勝利。 

最後的想法:在沒有殘酷的獨裁者的情況下,文化大革命不僅最終會死去,還會孕育出巨大的反效果。 

六十年代的激進思想催生出了保守的羅納德·里根(成爲美國總統)。革命者們現在出盡風頭,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很快就會感受到反向的颶風。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