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美國會報告將汪洋(左)和韓正(右)列爲制裁對象(網絡圖片合成)
美國會報告將汪洋(左)和韓正(右)列爲制裁對象(網絡圖片合成)

洪鐘:國際制裁中共高官 這一次打到“七寸”

【希望之聲2020年6月19日】在中國大陸,一則消息正在以各種各樣的方式迅速傳遞: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出現在了國際制裁名單上。中共的媒體靜悄悄,沒有任何反應,平靜之下蘊藏着緊張態勢。對於中共高官的國際制裁併不是偶然與孤立的,而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從2017年不知名的北京市朝陽區公安分局局長,到2018年中共武器裝備部高官,再到2020年中共最高領導層,國際制裁的線路已經浮出水面。

2017年:首次以“金融制裁”針對中共官員

2017年12月美國對前北京公安朝陽分局局長高巖等人予以制裁。高巖因侵犯人權、導致中國活動人士曹順利非正常死亡,隨後被美財政部列入“惡人榜”,並給予制裁。

據報,高巖等在美國管轄範圍內的金融資產資格被取消,美國人將被禁止跟他們做生意;此外,他們還被取消其領取美國簽證的資格,撤銷已有的美國簽證。

2017年的制裁僅針對中共執行層面,但並沒有觸及對迫害事件負有關聯責任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陶晶(正局級),以及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

以中美之間巨大的貿易往來爲心理依託,中共高層以爲在人權問題上美國只是故作姿態,這一次也不過是舊話重提。在一般情況下確實如此,過去的美國總統會考慮到國家利益,而對其他國家元首和最高層予以豁免。

朝陽分局局長高巖被制裁,對中層官員震懾很大,但對中共高層則未形成實際的影響。

2018年:制裁首次上升到省部級官員

2018年9月20日,美國正式對中共裝備發展部部長李尚福(中將)予以制裁。原因是該部門與俄羅斯主要軍火出口商俄羅斯國防出口公司進行了“重大交易”,而這違反了美國2017年頒佈的全面制裁法案。

對李尚福祭出的是金融制裁決定:

1)拒絕給予中共裝備發展部任何外國出口許可證,凍結其在美國控制範圍內的財產和利益。

2)對現任中共裝備發展部部長李尚福,禁止其使用美國金融系統和進行外匯交易,凍結其在美國管轄範圍內的任何財產或利益,以及禁止持有美國簽證。

這是美國將制裁首次上升到省部級官員。美國對李尚福的制裁標誌着美國開始打破過去墨守的邊界,足以震懾中共省部級及以上官員。如果說過去可以躲在體制、制度後面執行“黨”的命令,那麼現在,個人要對自己的行爲負責了。

2020年:中共常委、所有高官被納入制裁議程

2020年6月10日,美國國會衆議院147名議員在《強化美國以及應對全球威脅》的報告中,要求全面制裁中共,報告裏的用詞不是用China / 中國,而用的是中國共產黨,把中共視爲美國最大的威脅。報告發佈者說:這個報告將是(美國)史上最強的對中共進行制裁的報告。

該報告旨在“反擊中共破壞美國利益、重塑世界秩序和推廣替代性治理理論的行爲”,代表有史以來國會對中國共產黨(CCP)提出的最嚴厲制裁方案。

報告表示,這是有史以來國會對中共提出的最嚴厲制裁方案。制裁將依據美國通過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該法授權美國總統對參與嚴重侵犯人權和重大腐敗行爲的個人和實體實施制裁。

“中共是一個擁有九千萬成員的龐大組織,許多中國人被迫加入中共。全面禁止中共成員的簽證可能會導致意想不到的後果。”報告寫到,“但是,禁止中共高層領導,包括25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會的205名中央委員和171名候補委員、以及中共19大的所有2280名代表及其配偶和子女在內,則是適當的。”這樣的範圍基本上將中共所有高官都涵蓋在內。

“國會應終止對中國(中共)政府官員、現役軍人、中共高官及其直系親屬的簽證,特別是學生簽證和旅遊簽證。”報告中說。

除了限制中共高官及家人簽證,報告還提出,建議制裁中共的整個統戰部官員和中共高層領導人,並點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韓正。

從2019年6月以來中共在香港“反送中”的施暴劣行;以及在武漢肺炎(中共病毒)中,中共在隱瞞疫情、推卸責任的種種表現,令世界對於共產黨的邪惡本性再也無法沉默。近期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負責港澳事務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負有直接責任。

任何一個獨裁者以及幫兇,在正義的清算面前,都無法逃脫法網。2011年,中共的老朋友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美國和英國分別凍結了其370億美元和120億英鎊,意大利和荷蘭凍結了90億歐元,加拿大、奧地利、瑞典等凍結了60億美元,法國凍結10億美元,瑞士凍結9億美元。

此外,大約是在2018年7月前後,美國還驅逐了五千多名伊朗高官的子女,同時凍結了他們在美的近1500億美元銀行存款。

殷鑑不遠,對於所有與中共綁在一起的個體來說,全球範圍內對於共產主義的清算已勢不可擋。每一個人應當如何選擇,應當認真思考。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