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羅伯特·蘭薩(Robert Lanza,又譯蘭札)博士(圖片:RobertLanza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3.0)
羅伯特·蘭薩(Robert Lanza,又譯蘭札)博士(圖片:RobertLanza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3.0)

死亡只是幻覺?著名科學家用能量學說解釋:人不會真死

【希望之聲2020年7月3日】(編輯:田喆)靈魂是人類探討的永恆話題,人們在乎生前的世界,同樣也好奇自己死後是否會有一個靈魂繼續下一段歷程。然而死亡是一種非常個體化的體驗,“如魚飲水,冷暖自知”,死後即使靈魂不滅,死者也無法再藉口言說,把自己的體驗告訴給活着的人,而活着的人,又如何可能用感官接收到?乃至即使接收到了(譬如通過被託夢、走陰等方式),願不願意相信,如何讓第三人相信等等,又構成了另外的重重障礙。

於是乎,從古至今,陰陽懸隔,生死兩茫茫。如同佛經中描述衆生的存在狀態:“各各不相知”。

不過,一位著名科學家指出,人的肉體死亡遠遠不是生命的終點;與此同時,一位著名神經外科醫生則以親歷的瀕死體驗確認“死後有生”。東方人自古相信人不止一世,而今這種看法也開始在科學界廣傳。死亡真的只是一種幻覺嗎?

羅伯特·蘭薩Robert Lanza,又譯蘭札)博士曾入選《時代》(TIME)雜誌2014年度“全球百大最有影響力人物”。他認爲死亡只是一種幻想而非真實。蘭薩是安斯泰來全球再生醫學(Astellas Global Regenerative Medicine)的負責人,也是安斯泰來再生醫學研究所(Astellas Institute for Regenerative Medicine)的首席科學官,還兼任維克森林大學醫學院(Wake Forest University Medical School)教授。

他說,即使肉身在死亡時解體,我們仍然以“20瓦能量”的形式存在,“雖然個體的身軀肯定會毀掉,但是活着的感覺——‘我是誰?’,如同一個20瓦的能量噴泉在腦部運作着。”

有人可能會提出,這種能量在人死後就會消失了。但蘭薩強調,宇宙的規律是“能源守恆”,“這種能量並不會隨着死亡消失。科學最可靠的公理之一是能量永不消亡,不生也不滅。”他接着說,“只是這種能量是否會從一個世界穿越到另一世界呢?”

蘭薩已經撰寫了30多本書,還發表了數百篇科學文章,他提出一種新的科學理論,叫做“生物中心論”(Biocentrism),其“多元宇宙”(multiverse)和“多元世界”的理念類似於“平行宇宙”。“有無計其數的宇宙,在某個宇宙中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在這些情境之下,死亡並不真正存在。”他寫道。

如同佛法指出“常住真心不生不滅”一樣,Dürr博士在科學界大膽說出了“我們是不朽的。”而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維克森林醫學院的羅伯特-蘭薩教授也指出,死亡並非我們所認爲的生命終結,生物中心理論認爲,人們所知曉的死亡,其實只是人體意識的一種幻覺,人雖死但並未消失。

那麼,這是否意味着許多人經歷的瀕死體驗或許是真實存在的呢?或許,“我是誰”的意識就是所說的“靈魂”?一位著名神經外科醫生的瀕死體驗就很說明問題。

一位神經科醫生的“天堂之旅”

艾本·亞歷山大Eben Alexander)博士是受教於哈佛醫學院的著名神經外科醫生,曾在杜克大學、哈佛大學、麻州大學和弗吉尼亞州大學醫學院等高校教授腦科學。2008年一個凌晨,他在嚴重的頭部痙攣疼痛中醒來,然後就癱倒了。隨後幾小時中,平素健康的他已在死亡邊緣。

家人送他去醫院時,他已處於昏迷狀態,據診斷,細菌性腦膜炎侵蝕了他的整個大腦。醫生告訴他的妻子,醫療設備已經完全檢測不到他的腦部活動,他存活的機會只有2%。然而出乎大家意料,亞歷山大一週後奇蹟甦醒了。

作爲科學家的他,以前從不認爲世上還有“另外的世界”存在,在深度昏迷期間卻清醒地進入一個“另外世界”,親身體驗到自己曾稱爲“幻覺”和“幻想”的東西。

亞歷山大回憶說,他先是穿過黑暗無形的地帶,隨後,“旋轉着的天音和白光將我從那裏拯救出來。它越靠越近,向我洞開,那是真實的世界開了一個口,在我四周開啓了。”

他的意識附着在一隻巨大蝴蝶的翅膀上。這時,一位深藍色眼睛的美麗仙女微笑着出現,和他一起“飄飛”,引他進入了 “充滿生機的新世界”。

天使(pixabay)
一位深藍色眼睛的美麗仙女微笑着出現(pixabay)

“那是個長滿翠綠植物的山谷,有瀑布流入水晶般透亮的池塘,暗藍的空中飄着粉白棉花糖般的雲朵”,他描述道,“有樹木、田野、動物,也有人、流水和雨。盪漾着的水面升起雲霧,水下還有游魚。”他還體驗到了巨大的神,祂發聲時整個空間都會震動……

仙女從不跟他說話,但只要看他一眼,他就能會意,“她說,‘神愛你,永遠深深珍惜你。你沒有做錯什麼。’”

“我記得她告訴我‘我們會教你很多東西,但是,你要回去的’。”亞歷山大回憶說,在回到自己身體之前,她告訴他“一切都好,不要擔心”。

在他甦醒前,醫生告訴他的家人,是時候讓他走了,而他10歲的兒子聽到後,卻跑去爸爸牀前邊挑開他的眼皮邊說,“爸爸,你會好的。”

亞歷山大回憶,“穿透茫茫天界,我清晰地感覺到他的存在……我開始甦醒。”過了幾周,亞歷山大竟完全康復了,對於“腦死亡”長達一週的人來說,這不啻是奇蹟。

他的長子則說,醒來的爸爸,“思維更清晰、更集中,比以往更專注當下,體內彷彿有光在閃耀”。

重拾對神的信仰

亞歷山大在收養家庭中長大,養父也是著名神經外科醫生。醒來幾個月後,他從親姐姐凱西(Kathy)那裏收到一封電郵,裏面附了一張他已故親妹妹貝茜(Betsy)的照片。看到她的照片,他一下認出,那正是“另外世界”裏那位仙女。

“這太令人震驚了” ,他說,“我無法形容這種體驗的力量有多強大,不會搞錯,那就是她。”他也得知,貝茜生前經常收養流浪貓狗,心地非常善良。

亞歷山大雖然深受養父影響而皈依了基督新教,但2000年時,親生父母卻因剛失去女兒不久而拒絕見他,那個時候,情感受挫的他開始以“科學”否定有神,直到8年之後,他帶着“對天堂之旅的深刻豐富、充滿細節的記憶”甦醒。

亞歷山大用六週時間記錄了“旅行”見聞,收錄在2012年《紐約時報》暢銷書《天堂的證據》(Proof of Heaven)中。

在做客名嘴奧普拉的訪談節目時,他感嘆:“世上絕對有神存在,比我先前想的深刻得多。我再也不會懷疑了。”

“超越科學”

一些醫學界人士質疑亞歷山大經驗的真實性,認爲人在昏迷和藥物治療期間經歷幻覺是“正常的”;但自身就是臨牀腦科學專家的亞歷山大強調,細菌性腦膜炎當時已侵蝕整個大腦皮層,包括控制視力、思想、想像和作夢能力的所有區域。

他也曾經對自己的這番體驗做過九種醫學假設,並和同行討論,“但我開始意識到,腦部活動根本無法解釋,這體驗爲什麼這麼真實?是因爲它本來就是真的”。換句話說,神奇的漫遊並不是肉身的大腦活動。

就這樣,面對“超越科學”的世界,這位神經外科醫生放下了他的“科學思維”。

亞歷山大說,“我覺得我現在變成了一個更好的治療師,真的可以幫助人們面對最難治的病和生命末期的狀況,因爲我看到了靈魂更開闊的圖景,看到他們如何踏上延續的生命之旅。”

亞歷山大的經歷只是浩如煙海的“瀕死體驗”中的一例。對於瀕死體驗,有些人相信是真實的,也有人不相信;無論如何,有一點是肯定的:世上有很多事物遠遠超出當前科學所能認識的範圍,希望在不遠的將來,這樣的謎團對人類將不再是謎。

從2.2萬年前最早的火化壁畫開始,人類一直沒科學地證實過人死後去了哪兒,但是許多神學方面的研究給出了答案。

聽上去其實並不陌生,佛法中揭示的輪迴轉世中的有所成就者,那些有宿命通的人,可記憶前七世、十四世、廿一世……,最高級的阿羅漢們可記憶到八萬大劫前後生之事。這被稱爲無“隔陰之迷”。而圓滿佛果的如來的記憶和佛眼的遠見,更是無始無終,不可言傳。

責任編輯:田喆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