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Stephen Kitay -on June 17 2020-(美國防部圖片: Marv Lynchard)
2020年 6月17日,美國國防部主管太空策略的副助理部長史蒂芬‧基泰,在新聞發佈會上發言。(美國防部圖片: Marv Lynchard)

【希望之聲2020年6月18日】(本台記者仲軒綜合報導)由於中俄太空活動的增加,也增加了太空環境的複雜性。美國國防部6月17日(週三)發佈了最新的《太空國防戰略》,以取代奧巴馬政府2011年發佈的舊版太空戰略,併爲未來十年內的太空軍事力量發展提供了藍圖,以確保美國在該領域的優勢。

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T. Esper)在聲明中說:『我們希望有一個安全、穩定、和可進入的太空領域,以支持我們國家的安全、繁榮和科研成果。而《太空國防戰略》則是確保太空優勢,並確保國家現在和將來在太空中的切身利益的下一步。』

國防部主管太空策略的副助理部長史蒂芬‧基泰Stephen L. Kitay)說:『我們領先(中俄兩國),但絕對仍處於危險之中。因爲我們的對手已將太空變成了戰場,針對這種新的戰略環境,我們必須在政策、戰略、運營、投資、能力和專業知識上,進行廣泛的創新改革。』

該戰略在摘要中指出:『(共產)中國和俄羅斯對美國的太空作戰構成了最直接、最嚴重的威脅,而來自朝鮮和伊朗的威脅也在增加。』

基泰還指出了情報界在2019年發佈的兩份報告,即國防情報局(DIA)的《太空安全挑戰》和國家航空航天情報中心(NASIC)的《太空競爭》,都顯示了中俄在太空方面對美國和國際的威脅。

他補充說:『這些文件會告訴你,(共產)中國和俄羅斯正在開發和計劃使用威脅到我們的太空系統和我們的盟友的那些力量。』

基泰指出,自報告發表以來,(共產)中國和俄羅斯仍繼續在進行『高度複雜的在太空軌道上的活動,而這對美國和相關太空系統,構成了前所未有的新危險』。

而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太空部隊司令傑伊·雷蒙德Jay Raymond)將軍,就對俄羅斯航天器似乎在追蹤美國衛星這事,提出了擔心。

基泰表示,中俄兩國都在發展衛星干擾技術、定向能源武器、和地面反衛星導彈的能力,有可能打擊或干擾美國衛星,加上它們旨在威脅美國自由的『相關軍事學說』,讓它們的行動,對美國構成了安全的『最大的戰略威脅』、也干擾了盟軍在太空的軍事行動;若美國沒有做出行動,在未來的戰爭中,美軍可能會在損失衛星的情況下,喪失偵測敵人的能力。

美軍未來太空戰略的三個目標:

第一.  保持美軍在太空的優勢: 國防部將保持在該領域的行動自由,我們將準備保護和捍衛我們的利益,免遭敵對勢力對太空的濫用。

第二.  將太空軍事力量整合到國際聯合軍事行動中:我們利用太空來改善地球上的生活,而美國國防部,將繼續爲聯合行動和聯合部隊提供至關重要的太空力量。

第三.確保太空的穩定: 我們的重點是制止侵略、並維持安全和可持續使用的環境。 美國國防部將是這個領域的好管家。

爲達到上述目標,美國的太空戰略有四個執行方略:

1. 在太空中建立全面的軍事優勢。

2. 將太空軍事力量整合到國際聯合軍事行動中。

3. 塑造戰略環境。

4. 與盟國、合作伙伴、工業界、及其它美國政府部門和機構合作。

基泰表示,國防部已採取重大行動,以保持領先地位,例如建立新的軍事部隊『美國太空部隊』和建立統一的作戰司令部『美國太空司令部』,並設立『太空發展局』以加速新武器的研發與採購。

國際太空商業活動的加速發展,會帶來新技術和新服務,爲國家安全和經濟帶來益處。但快速增加的太空活動,也爲保護關鍵技術、確保運營安全和保持戰略優勢,帶來了新挑戰。

美國盟友也已意識到發展太空能力的重要性。基泰指出,美國已通過聯合太空作戰計劃,與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法國和德國建立了情報共享的夥伴關係了。

責任編輯:楊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