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图为三峡大坝 AP
图为三峡大坝( AP)

洪水冲垮三峡上游发电站 传建筑专家警告:“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

【希望之声2020年6月18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中国南方多省6月以来连续降下大到暴雨,据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显示,华南、华中24个省、直辖市,852万人次受灾。暴雨令多地出现内涝和洪灾。17日凌晨,三峡大坝上游、四川甘孜丹巴县发电站被冲毁及爆发泥石流,令去年就饱受溃坝质疑的三峡大坝再次面临严峻挑战。与此同时,疑似是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博士生导师的黄小坤也在微信朋友圈发出“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的警告。

据大陆媒体报导,今年6月以来,南方普降豪雨,北方进入高温蒸烤模式。在天猫淘宝等电商平台,内裤和防晒霜销量激增。而从16日开始,中国华南、华中、西南部分地区开始连降24小时的大雨或暴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最大累积雨量达五十毫米,部份地区还降下最大直径十毫米的冰雹,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县梅龙沟发生泥石流,阻断小金川河形成堰塞湖,水量一度达100万立方公尺,17日开始漫流,发电量2000千瓦的梅龙发电站被冲毁。四川部份地区预计大雨雨势将持续到23日。

从网民上传的视频显示,巨大洪流由上游奔腾而下。所到之处,一些村庄直接消失,而山顶突然喷出泥石流直接吞噬埋葬了许多村庄。至于到底有多少村民在睡梦中遇难,仍是未知数。

梅龙沟村民杨华(化名)说,滑坡发生在夜里三、四时,他在睡梦中被村里的人喊醒,说山体滑坡了。在村民的提醒下他及时离开,随后泥石流将村庄淹没。

还有网民发影片说,三峡上游川渝洪水泛滥,小水库溃坝,三峡大坝危矣!四川丹巴堰塞水库溃坝后的场景,整个村庄被毁.

中国可能出现1949年以来最大洪灾

中共水利部日前警告,今年以来中国全国累积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多6%,珠江流域的西江、北江,长江流域的湘江和鄱阳湖水系,浙江钱塘江水系等地148条河流超过警戒线水位,一些河川出现超过历史纪录的洪水,“防汛形势很严峻”。

中共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表示,今年要重点关注面临的超标洪水、水库失事、山洪灾害“三大风险”。目前,中国的防洪工程能够防御1949年以来的最大洪水,但超标洪水有可能超出现有的防御能力,可能是一个“黑天鹅”事件。这段话被解读为今年可能出现中共建政以来最大规模的洪灾。外界也关注,屡次被传出坝体变形但遭中共官方否认的三峡大坝,能否撑得过这波洪灾冲击。

黄小坤: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

2019年,三峡大坝严重扭曲变形引发国际广泛关注,长江三峡方面尽管发文承认大坝确实出现变形,不过同时强调这种变形是允许状态下的弹性位移。而从三峡工程上马至今,关于其质量、安全问题以及带来的环境影响争议始终不断,尤其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以及水利专家黄万里多次上书力阻当局推动三峡工程,黄万里还曾对三峡做出12个预言,包括:一,长江下游干堤崩岸;二,阻碍航运;三,移民问题;四,积淤问题;五,水质恶化;六,发电量不足;七,气候异常;八,地震频发;九,血吸虫病蔓延;十,生态恶化;十一,上游水患严重。除了最后一个大坝被迫炸掉,剩下的全部应验。

相关阅读:三峡大坝切断中华龙脉 黄万里生前预言全都应验只差最后一个了 (视频)

此次南方暴雨也再次引发外界对三峡大坝问题的关注。海外社交媒体近日热传一条“黄小坤 福建宁德”的朋友圈写道:“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据公开资料显示,黄小坤拥有“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建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等多个头衔,算是中国建筑方面的权威,但尚不清楚发朋友圈的黄小坤与“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黄小坤是不是同一个人。

外界对三峡的普遍质疑

去年7月初,有网民在社交媒体上传谷歌卫星的三峡大坝地图,显示三峡大坝严重扭曲变形,引发民众对溃坝的担忧。对此,中共官媒辟谣指,三峡大坝不存在变形问题,同时表示是“反华势力”的造谣。

随后《新京报》等引述专家的话,承认坝体确实出现变形,但这是 “处于弹性状态”。三峡公司在声明中称“大坝水平移动”,不过不到三厘米。

三峡2009 vs 2018
三峡2009 vs 2018

水利专家王维洛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说,三峡大坝不存在弹性形变,因为它不是一体的,而他不用看照片就可以知道三峡大坝在变形。

王维洛指,三峡大坝是由几十个独立的混凝土坝块组成,每一个坝块都摆在基岩上,和基岩是分离的,受水的压力和温度影响,坝块会发生不同的形变和位移,“也就是说大坝在走,而这种设计决定了三峡大坝的脆弱性”。

他当时就警告说,照片显示大坝不均匀走动很厉害,这样将来会有溃坝的严重后果,而三峡一旦溃坝,宜昌市居住的几十万人命就没了。

曾多次上书反对三峡上马的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的女儿、黄万里研究基金主持人黄肖路也说,她看到的关于反对建三峡大坝的资料,特别是她的父亲黄万里生前带给中央领导的6封信,理由就是长江三峡高坝是根本不可以修的,不是早晚问题、国家财政、环境生态、防洪效果、或国防的问题等等,更主要是“自然地理环境中河床演变的问题和经济价值中所存在的客观条件不允许一个尊重科学民主的政府举办一个祸国殃民的工程”,如果被建,终将会被炸掉。当时的华东水利学院、现在的河海大学也有论文发表,论述这个观点。

黄肖路补充说李锐生前的文章《我知道三峡大坝上马过程》里谈到,最近世界上有两个关于大坝的讨论会,其中一个讨论会列举了世界上最危险的十个大坝,三峡位居首列。因此中国公民看到谷歌照片而产生怀疑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我们应该让生活在大坝库区和下游的居民都知道三峡大坝的危险从开工那天就时刻存在,随时可能发生。受到影响的人可能会有6亿人,这里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流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近日也连续在直播节目中就三峡大坝发出警告。他说,“三峡大坝去年有人说,今年有人说,据我们内部情报,已经有人明确的以死鉴中央,说三峡大坝出事只是早晚的事儿,三峡大坝一旦出事儿,四分之一的中国将夷为平地。”

郭文贵提到,社科院的一位消息人士打了一个比方来形容三峡大坝的危险程度:“用一个棉被子在挡住了一场大水”。

这位消息人士形容说:“棉被被渗透以后,一旦打开,根本不可控制。这是完全违背大自然的。”“随时可能出事儿”。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