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5月21日下午3时,中共两会召开之际,北京的天空突然变黑。(网络图片)
5月21日下午3时,中共两会召开之际,北京的天空突然变黑。(网络图片)

郑中原:“两会”代表千里投毒?瘟疫恐惧笼罩中南海(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6月16日】最新一波武汉肺炎疫情在北京爆起,官方确诊数据破百,可能涉隐瞒,但政治意义似乎更大。从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首宗病例通报两天内就发出“进入非常时期”的警告可见,背后应该就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紧张指示。目前未透明的疫情因素是病毒来源,先是闹上了进口三文鱼,结果被网民集体取笑“无脑的找了无肺的背锅”,再还有官方专家直接甩锅欧洲,这一说法也受到质疑,连历来被批亲共的世卫似乎这一次也不愿意偏帮北京,还说盼北京分享基因序列资讯,暗示北京做的不够。

有关这次疫情爆发源头在中国本土的首都北京,是官方也没有否认的,确诊案例特别是最初的几宗,患者均无出京史,无境外人员、湖北接触史。到底病毒从哪来?有网民大胆说出一个可能的事实:北京此波疫情爆发,系两会代表传入。5月底闭幕前已经发现,但为了不让一尊背锅(因为是他执意要开两会的),一直瞒了10多天,现在终于压不住了,否则北京就会成为第二个武汉,所以公布了局部数据。采集的40件环境阳性样本,为何只公布三文鱼的案板?智商堪忧!

根据大陆媒体《第一财经》报导,官方称,2名在新发地市场工作的确诊者,在6月4日已出现临床症状,但2人均未就医,直到6月12日的“疫情溯源采样检测”才被发现感染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

北京市防疫机构已要求,5月30日以来与新发地市场有密切接触的人员,都必须主动接受病毒检测。但其实还有病患是在5月28日到过该市场的。

由此,按病毒至少2周的潜伏期来推算,北京这一波疫情的确很可能在5月底“两会”闭幕前已经出现。

有关5月28日结束的中共全国两会,笔者之前有文章提到,这个会本来是中共当局转移视线的绝佳机会。当时由于隐瞒疫情,被国际追责索赔,国内也不时有以反习为旗号的抗议声浪透过网络释放,习近平压力山大,所以劳民伤财,也要让数千代表冒着染疫风险进京开会,结果会议原来是要急于强推压制香港人权、直接摧毁“一国两制”的港版国安法,引发轩然大波。

现在看来,不止是数千代表需要冒着染疫风险进京开会,一众中共高层也是在冒死开会。特别是习近平等七常委,加上王岐山,出席时均未戴口罩,但约2000名政协委员和近3000名人大代表均戴上口罩。

中共高层不戴罩的考虑,仍然是有政治用意,或是对外形象的需要,但是也可能是宣示:我可以传染给你们,但你们不能传染给我。但是,如果两会代表有人带有病毒,中共高层就失策了。

自武汉疫情爆发以来,官方专家已承认中国有大量无症状感染者,后来官方终于把这类型染疫者纳入统计,但并没有列入确诊病例,这在国际医界引发争议。中共疾控专家冯子健说法笼统,称“现阶段无症状者传染性很低”,但上海专家张文宏认为“病毒在其体内存在时间超过三周,具有传染的可能性”。那么,本次全国两会,是否仍有带病毒的代表、委员在百密终有一疏的严格检测下如期进京开会,并且悄悄把病毒带给了在京的与会者?我们当然无法否认,也无从确认。官方专家们也不会这样去回溯,他们把政治维稳视为大于一切,因为一旦去查,就是质疑当时中共高层要开两会的决定。

说到底,从科学角度去研究病毒的来源,还是表面的。中国传统历来讲究天人合一,天人感应,瘟疫长眼。瘟神巡视世间,总是定时、定地,针对特定的人和人群动手。现在有关“中共病毒”的名称已广获认同,该说法意指武汉肺炎病毒其实是冲着终结中共而来,内心受中共意识形态毒害者、向中共站队者,和它亲近者,容易中标,反之,反对中共者或清醒过来内心远离中共者可得逃生。是否真如此?各位姑且可观察之。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一次中南海一众高官,可能就没有之前那么幸运没有染疫了。防不胜防,透过两会代表“千里投毒”,中共高层接下来倒下几个甚至成批,也不会是怪事。彼时,枪杆子也会染疫,再强大的维稳机器也会停摆。但真正善良的中国人是没有问题的。

联想到两会首日(5月21日)北京突然白日如夜,天黑如墨,加上电闪雷鸣,降下大雨冰雹的异象,似乎预示了中共大凶之兆。一个政权的解体过程,或从此疫(役)开始。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