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新冠疫情北京再爆发

【希望之声2020年6月15日】(主持人:石涛)

6月15号今天,习近平的生日,如果要算上时差,应该也叫川普的生日。川普正经八百是6月14号,他们两个人差了13个小时的时差,所以两头一算,两个人是一天的生日,正好差了七岁。我们跟大家算七的定数的时候,这是一个很有趣、很特别、很关键的一个数字。

今年是庚子年,同样是七的,庚是第七个,所以同样是在这种七的定数中。七的定数中,有时候是完全令人难以解释,在现代的科学中你找不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因为现在的科学,是针对人的身体,就是我们面对这块肉体,只对它而言,以它为中心。当以它为中心的时候,出现的状况就骤然出现改变。

前天,英国的太阳报登了一篇文章,说世界末日的,2012年的12月21号的玛雅文化当中的世界末日的说法,它说那个日历算错了。如果你把那日历算对的话,要修正的话,应该是6月21号。这个月,今天是15号,下个礼拜日是世界末日。

是不是?咱不知道。它讲述的就是,我们现在用的公历,跟玛雅文化的日历不是一样的。玛雅的历法比现在我们看到的日历应该是每年多了11天,大概的时间。

1582年,文艺复兴时期,在当时的欧洲很多国家,逐渐转为现在的公历,为什么转成现在的日历呢?跟日心学说是对应的,所以当初在文艺复兴时期,出现了日心学说,然后就出现了现在的历法。

当出现现在的历法的时候,就以物质化的东西,就是表面上眼睛看到的物理化的东西为中心,地球围着太阳转,所以太阳成了中心。人、地球成了次要。可是在生命的角度看到,地球为中心才对,地球上的人是最为关键的,所以围绕着地球上的人,由物质组成的,金木水火土,五颗星星,这是五行,构成了三界内一切的生命,再加上太阳和月亮,构成了阴阳,而在我们通常,中国人所谓的风水中,就是龙虎,其实很多阴阳就把它称为龙虎。

通常人们知道的北玄武、南朱雀,其实很少说的,说得比较多的就是龙虎,所以加上阴阳,就是加上太阳跟月亮,反而它组合成七个,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七曜日。所以与人生活的一切,非常的玄妙,玄中之妙,玄妙之玄妙,人今天的科学根本解释不了。就连我们刚才跟大家分享这个数字这么来的,完全生命为中心这么来的,你让天文物理学家解释解释,他认识的基础都是错的。

所以在1582年,公历的历法是当时出来的。否定了人为中心,却是以物理的太阳为中心。跟玛雅文化的说法就不一样了,它就每年少了11天。

玛雅文化是出在北美了,所以美国的立国的时间,1752年前后,它开始出现的历法也用的是这个历法。所以一直延续过来,就出现了时间差。所以2012年12月21号,为什么没出现世界末日?它说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错误,就是少了11天。如果你把这11天给补进去,从1752年——它是按照美国人的算法——到了今天2020年,你往前加吧,你加上11天,就这么折合出来是八年,因为2012年12月21号,你往前加,按照中间的年差,乘上11,然后每年365天,给它乘过去,应该合成是这个月的21号。

在欧洲一些不同的媒体都刊登了这一条消息,但今天的人就只能瞠目结舌的这么看着,谁也不太敢说什么。因为大家偏离神的概念时间太长了,而在这其中,我们看到的故事就是时间来的。所以时间在其中产生了相当绝对的因素。

6月15号今天,一年前,在香港,林郑月娥宣布暂缓送中条款的审批,只是暂缓没有撤消。三个小时之后,姓梁的先生在香港岛坠落摔死,而他留下的形象就是以死抗争送中条款。

习近平的生日,是梁先生的忌日,一生一死,对头出了一年,就出了这种事情。

我们在星期日的节目中已经讲了,6月12号,在北京的新发地丰台区,是北京的菜篮子、果园子,80%的北京人,2100万北京人吃的菜都是从那儿来的。每天在新发地前后流动的批发客,批发粮、批发鱼、肉、菜,因为那儿大多是批发的,往外批,往城市里批。大概有5万人。

在6月12号这一天,就出状况了,是七个感染病,然后40几个被确诊的,当时是涉及到上万人,其实到了13号,它就开始把所有新发地的批发商都用大巴士拉走了,征用了附近的所有的旅馆、酒店、饭店,隔离。然后在新发地周围,大概当时是三个街区和北京市中心的月坛街道。月坛街道,习近平吃炒肝的地方,在月坛街道的北边。整个月坛街区,是中共中央核心部门的机关的宿舍区,在长安街的北边,实际是二炮军区的驻军的宿舍或者说居住区,大片的居住区,它占了两个街区。一边是南礼士路,另外一直到燕京饭店——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了——整个往北,一直到了月坛公园和儿童医院,就是一直到了习近平吃炒肝的地方。那是一大片。

这片区域往南,长安街往南,真武庙,一条、二条、三条、四条,一直到滨河路,我们通常的说的西便门,全都是广播电影电视部,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国际广播电台,所有它的核心人物都在那儿。

再往西,那是总工会,整个总工会宿舍大楼,全在那头。

所以它应该是中央机关的集中区,如果二炮宿舍区再往前推的话,就到了部长楼了。

所以它说月坛街区如果出事的话,就意味着直接攻进了中共中央直属部门机关。这些街区全封锁了。

那是6月12号,当天就出现的状况和提出的要求。

6月13号,蔡奇就宣布北京进入非常时期。

我想陈述的,那个时间点正好是一年前学生们阻止了送中条款,这是上期节目我们讲了。而我们漏讲了一个,就是李文亮。李文亮的儿子,在6月12号出生,子承父业。李文亮的儿子出生的当天,北京爆发

这就是时间的神奇,你中共把李文亮定格成什么都没有关系,李文亮死了,他儿子在这一天出生,你们家出事。

你说算不算找账?一个生一个死啊。

在6月15号,习近平的生日,梁先生死,在6月12号,李文亮的儿子出生,北京面对着死亡的威胁。

又有人说,实际疫情早就爆发了,原因是因为北京开两会,所以给压了。为什么呢?最早发病的那个人,是6月4号,六四。你说是生,你说是死?这就是很有趣的,我相信任何人都难以解释。

而6月12号出事的这七个人当中,最早发病的四个人是在6月9号,对应着香港6月9号大游行。时间就这么推过来,一直到现在刚才三、五个小时之前,在海淀区,另外一个农贸市场出现大爆发。截止到现在,北京城,关闭了11个街区,涉及到大概70万人,一共确诊感染的79人,这是我们看到的最新的消息。从14号到15号,几万人进行核酸检测。

因为东西比较多,但同时它又掩盖得很厉害。

跟大家分享一个简单的场面,13号的下午,上万人就开始检测,围绕着各个地区,有在医院的,有在新发地周围地区的,方式不同。

在宣武体育场,如果是宣武的话,那就太近了,宣武体育场,它应该进到了南三环里头,就是南二球附近,就是西便门,就是月坛街区往南,应该就是宣武体育场。拍摄的人转着圈拍的,时间大概在13号下午或者是傍晚,所以它基本在彻夜进行。

我个人的说法,看看那排队的样子,当时到了13号下午的时候,说大概要进行五万人左右,四万三千多人进行测试,而发现的那40几个人,测了516个发现的40几个人,百分之九,比例就相当高了,结果就要对几万人进行测试。

你说,如果他们里面真的有病毒的话,这东西它叫感染了,还是没感染?是增加它的速度,还是降低封闭它的可能?我个人觉得那几乎就没有答复了。所以这是相当即时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