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US military
江峯:《臺灣防衛法》提案,可以說是點中了中共軍事戰略的死穴。(圖片:美國軍事實力,YouTube截圖)

江峯: 美國出手文武雙拳 中共“文攻武統”戰略一朝幻滅

【希望之聲2020年6月15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今年2月,中共最重要的5個在美新聞機構,新華通訊社、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國際廣播電臺(CRI)、《中國日報》發行公司,以及《人民日報》發行商美國海天發展公司,被美國指定爲「外國使團」。

6月,中央電視臺、中國新聞社、環球時報鳳凰衛視四家中共機構,再被美國追加列入「外國使團」。

美國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6月10日向國會推出《臺灣防衛法》(Taiwan Defense Act)提案,旨在確保美國維持足夠軍事能力,以遏阻中共對臺灣採取“既成事實戰略”的武統冒險。

對於美國國會和川普政府的文武雙拳,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城主江峯先生,在他的「江峯漫談」節目中對美國這些對策的作用,做出了精彩的分析和評論。

美國高層在思想力、行動力整合方面已達空前默契

江峯說,始於2019年6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香港的孩子們用近萬人的被抓被殺抵抗中共,在他們之前,沒有人敢對中共暴政如此勇敢地抗爭過,他們用自己高貴的靈魂和超人的政治智慧,硬生生的扭轉了海峽兩岸的政治天平,“一國兩制”成了一個惡毒的詛咒、一個有毒的蘋果。

而就在2019年5月,中共統戰部大頭目汪洋剛剛召見了臺灣70多家紅媒大佬,要求這些新聞戰線的統戰工作者,回臺灣大力宣傳“一國兩制”。如今大頭子汪洋已經被美國盯上,上了制裁名單。我們發現,目前美國高層在思想力和行動力方面,尤其是應對中共威脅,力量整合默契非常好。美國國會6月10號發出對中共高官的制裁,就是中共「香港國安法」突然推出而催生的,並且外延到了中共統戰系統,跟中共在整個疫情期間對美國的無恥甩鍋、大外宣造謠、戰狼外交,以及分佈在美國的統戰系統配合行事有關。

江峯例舉了一個鮮活的例子。這次美國暴亂,中共再次利用社交媒體開展羣衆運動式的大規模醜化攻擊,強化美國社會撕裂。這就如同「國安法」促動美國立法和行政機構的行動力一樣,美國高層協同發力:3月份美國國會要求推特禁止中共政府使用該平臺造謠;5月27日川普針對推特,聲稱要強力監管社交平臺,甚至關閉;推特股價聞訊而跌5%以上;6月11日,一直被懷疑與中共私下關係甚好的推特不得不下重手,關閉移除了17萬個帳號。專家們審查這些帳戶是否對香港抗爭、武漢肺炎等主題發表欺騙性論述。推特表示,這些帳戶發表親中共言論,因違反平臺規則被刪除。其中有兩萬三千多帳戶高度參與核心網路的都是親北京的內容,外圍有15萬轉發帳號,起推波助瀾作用的,都一併刪除了。

江峯指出,中國微信等媒體關閉的帳號,都是屬於私人的、民間的,是中共監管、打壓自由的結果;而推特關閉的帳號,專家定義爲state-backed,即中共國家支持的背景。這裏有一個邏輯:這些社交媒體在中國大陸是看不到的,是要翻牆出來才能使用的,那麼,一個逃出監獄的人,會在高牆外讚美監獄自由美好麼?小粉紅們總是意識不到自己的存在就是這樣一個不正常的邏輯。現在美國政府就是用這個基本的、正常的邏輯,對媒體是否爲中共站臺、是否中共支持、是否存在對美國安全的威脅來做出判斷的。

外交使團登記」制度“拔出蘿蔔帶出泥”  中共大外宣滲透被徹底瓦解

美國國會報告把所有統戰部官員列入了制裁名單,那麼統戰部所有下屬機構和人員,不管披着怎樣的馬甲出現在美國社會中,都會被一一揭露出來。

川普政府又新添四家中共媒體進入「外交使團」名單,環球時報鳳凰衛視都在其列。胡錫進又發文章譏諷,稱既然美國環球時報當成外國人使團來對待,那麼中共外交部爲什麼不給他發外交官護照,爲什麼美國人不給他外交豁免權。胡編又在玩弄字眼、欺騙國人。

美國的「外交使團登記」是個什麼制度呢?被登入「外交使團」的外國媒體在美國歷史上主要是冷戰時期蘇聯的塔斯社和真理報。所以大家就清楚了,這個制度是針對敵對國家在美國進行政府宣傳而予以限制監管的。也就是說,不把中共當敵手是不會這樣要求的。這是認定「外交使團」的第一層含義

那麼一個政府在另一個國家出現的機構只能是「外交使團」,不可能說中宣部在美國上班吧。所以把中共外媒放在「外交使團」名單的第二層含義,就是認定你是中共政府的一個部門,但你又不是典型意義上的外交機構。這就是爲什麼胡編既拿不到中共的外交護照,也不可能有美國根據《維也納公約》尊重的外交豁免權。那麼環球時報上榜「外國使團」冤不冤呢?胡編自己的社評就已經準確地給自己定位了:媒體應是國家利益的看門狗。是他自己寫的,他自己也承認他們是人民日報下屬機構。

那麼第三層含義,最重要的就是定義爲「外交使團」達到什麼目的?那就是,既然你是一個中共政府機構,就跟普通商業機構和私營媒體享有的自由尺度不一樣了。胡編說他被美國安排進了「外交使團」,他不能呼吸了。這倒是說對了,美國政府就是要對進入「外交使團」的媒體運作進行監管,特別是財政支出申報。比如在美國要求下,大外宣的《中國日報》英文版向美國司法部申報:過去三年半時間裏,向美國多間傳媒一共支付了近1900萬美元,其中支付推特26萬美元,《華盛頓郵報》超過460萬美元,《華爾街日報》近600萬美元,用作刊登China Watch來宣傳中共思想;在《中國日報》的支付名單上,還有《洛杉磯時報》、《芝加哥論壇報》、《休士頓紀事報》、《波士頓環球報》等,總數超過760萬美元。蓋子被揭開,這些美國左翼媒體與中共之間的關聯昭然若揭。美國人喜歡說“follow the money”, 跟着錢的線索就清楚那些內幕交易勾當了。

鳳凰衛視列入「外國使團」說明美國政府歸正了邏輯走向

中共是如何影響滲透美國媒體的?要不是把它們列爲「外交使團」進行申報,這些證據只有在法院的要求下才能拿出來的,現在就一點點全暴露出來了。反過來對於美國左翼媒體,包括我們提到的推特,拿中共的錢是不是也是它在5月份以前表現得如此親共的原因呢?是不是它現在被髮現內幕之後,爲避免責罰而對中共帳號進行關閉呢?可以看出來,這都是一系列的動作。只有徹底打擊中共的存在,纔會解決美國目前衆多的社會撕裂、自由主義思潮的根源所在。

江峯認爲,鳳凰衛視被列入「外國使團」具有更大的意義,這意味着美國政府不會再像對待華爲那樣,在它的所有制問題上糾結一年多,到底是私營的還是中共背景軍方背景的,結果忽略了中共本身就是“全民皆兵”的一個“超限戰”架勢,讓華爲在設備採購和在歐盟佈局方面取得了一年多的準備時間。鳳凰衛視也是一個私營企業的架構,如果美國繼續論證它是否是中共情報單位控制的企業,恐怕習近平要求的“中國好故事”又要傳送到多少海外華人的家中。所以現在美國政府用的就是這個邏輯:一個越獄出來的人,怎麼會讚美監獄的美好呢。美國不再糾結你的所有制,而是根據你的言行,你的輿論立場,當然重要的是根據現有美國情報部門對於北京的調查,來確定你是否是中共大外宣、是否是中共統戰工作的組成部分。

這一點爲什麼有着深遠的意義呢?是因爲還有大量深耕華人社區的報紙,不少新的視頻媒體,美國智庫胡佛研究所都把他們列在中共外宣名單之列了,不少還張揚回國參加中共舉行的媒體懇談會、茶話會的,如今鳳凰衛視先例一開,必然是噤若寒蟬,這些「外交使團」之列的中共媒體跟這些華文媒體有沒有金錢往來、業務合作,也會一一浮出水面。

這是美國社會「去中共化」的一個顯然趨勢,可以預見不遠的未來,那些中共背景的紅色媒體會迅速業務萎縮、人員浮動,統戰部大頭目汪洋美國都敢收拾制裁,下面的僂儸們還不怕麼,就會看到一批關門潮的到來。

臺灣防衛法》點中了中共對臺軍事戰略的死穴

美國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6月10日提出「臺灣防衛法(Taiwan Defense Act)」草案,指出:中國大陸政府似乎在計劃與發展能力,利用“既成事實(fait accompli)策略”迫使臺灣接受統一,將臺灣人民的安全與社會系統、經濟系統都置於險境;確保美國維持足夠軍事能力,以遏阻中共對臺灣所採取的「既成事實」戰略。

江峯表示,臺灣問題、臺灣的重要性關鍵在於它的軍事地位。從經濟總量、人口和區域影響力來說,臺灣無論如何都無法與大陸相比,但是作爲美國第一島鏈的關鍵構成,作爲美國視中共爲第一戰略對手的國策改變,臺灣的軍事重要性更加突出。而臺灣的國際地位,比如是否加入國際組織,是否與美國等主要西方國家恢復外交關係,都是服務於臺灣作爲“不沉的航空母艦”之戰略要衝地位的。

江峯首先解釋了法案所指的“既成事實策略”是什麼。他說,中共武力統一臺灣的所有軍事戰略,都建立在一個先發制人、短期內控制檯灣的時間點上。大陸南京軍區高級將領說,72小時拿下臺灣沒有問題;或者近期中共高級將領會議談到,中共陸軍問海空軍,要求是隻要扛得住3天,陸軍就佔領檯灣。這一切都在指向一個關鍵點:就是中共意圖在美國軍事力量能有效做出反應前先奪取對臺灣的控制權,同時藉以城市密集度、人口稠密度威懾美國軍隊,這會讓美國採取反制行動非常困難或必須付出高昂代價,進而望而卻步。

中共跟日本當年一樣,明知無法跟美國對抗,那麼軍事冒險搶奪空間,以「戰」逼美國求和。中共軍事上的中程導彈和海軍大投入,政治上對臺灣的強大滲透、扶植親共政治力量,目的都是爲了實現這一點:在美國軍隊反應之前佔領檯灣。

那麼霍利《臺灣防衛法》提案,可以說是點中了中共軍事戰略的死穴,一旦美軍超前部署,對臺灣遭軍事入侵的反應時間變爲零,那麼整箇中共武力攻臺的策略就根本無法實現了,它從江澤民時代開始的軍事規劃,必須顛倒重來,而且因爲無法改變中美軍事實力差異,根本沒有任何方法取代現有的這個唯一可行的“既成事實”的軍事冒險戰略。換句話說,中共武力攻臺就會變爲泡影。

伴隨《臺灣防衛法美國將會出臺一系列重大政策

江峯進一步分析認爲,實現美軍零距離、零時間點救援臺灣,唯一的方案就是在臺灣駐軍。這個關鍵點將讓《臺灣防衛法》提案帶來重大改變。我們知道蔣先總統時期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在臺灣是有駐軍的,基礎是臺灣作爲主權國家的存在、與美國有外交關係。美國與一個沒有外交關係的國家建立軍事盟約,對抗一個與自己有外交關係的國家,法理上是行不通的。解決方案只有要麼與中共進入戰爭狀態,兩國斷交;要麼就是要開始與臺灣恢復外交關係,承認臺灣中華民國的獨立主權,而不是中共大陸的一個省。否則,美國是不可能介入中國內政,在它的一個省駐軍的。

美國要師出有名,就必須:首先,徹底否定《中美建交公報》中關於「一個中國」的認定,告訴世界歷史真相,那就是《中美建交公報》英文原版,美國僅僅是被告知「一個中國」的存在,而不是認定「一個中國」的存在,中文版翻譯是中共蓄意更改的;

其次美國第二島鏈軍事部署,包括關島爲中心的部署必須超前,空軍18聯隊要返回清泉崗空軍基地;建立第七艦隊臺灣指揮中心,航空母艦靠港臺灣進行補充,美國需要進行這一系列的軍事部署;

此外,爲了保障超前部署的美軍安全,減少第一反應時間,預警升空的前提,就要強化對浙江、福建沿海的偵查手段,要獲得中共中程導彈部署和機場即時調動的情報,必須大量安排美軍高空無人偵察機的巡弋。這一安排大家可以觀察,實際上,也在美軍國防部給國會的報告中提出來了。

江峯評論說,美國軍方與美國立法機構的默契,絕對不是巧合,而是在美國高層已經形成了思想力和行動力的高度整合。2019年《環球時報》曾鼓譟說美軍航母停靠臺灣之時,就是武統臺灣之日。實際上正好相反,只要美國真的實施《臺灣防衛法》,去進行相應的軍事部署的時候,中共武統臺灣的軍事冒險就徹底成爲泡影,因爲從李登輝時代開始,中共對臺作戰方略,無一不圍繞着打美軍支援的時間差,現在島內中共的策應力量已經失去了大權在握的機會,汪洋和他的紅媒期望的臺北慶功會已大勢無望。當年毛澤東敢於砲打金門收復大陳島,是因爲有強大的蘇聯做後盾,即便如此,毛澤東還是直接下令千萬不要打着來接應國軍的美軍軍艦。今天的習近平呢?只是一副獨釣寒江雪的蒼涼。

總有《環球時報》、《鳳凰衛視》這樣迷惑國人的媒體會說,美國就是霸權,他們在破壞中國的統一大業。江峯想對國人說:如果你們把臺灣人還叫做中國人的話,你們問過海峽那邊的中國人,他們願意自己的家園未來被中共統一了去麼?霍利議員是這樣描述他的提案目的的,他說:「我完全支持中國和平發展,如果那是和平發展的經濟。但我們必須對軍事冒險主義說‘不’,我們必須對經濟冒險主義說‘不’。」

江峯節目中還點評了中共的臺灣統戰、胡錫進對《環球時報》列入「外國使團」的言論,以及美國言論自由的真實定義。希望瞭解更多,請觀看以下視頻。

江峯的會員網站已開播一年了,網站變化很大,現在叫《希望之城》,增加了很多節目、也增加了播主。歡迎前往《希望之城》觀看和欣賞更多節目內容。網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