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女校长的哀荣(图片:维基/网络/pixabay/希望之声合成)
女校长的哀荣(图片:维基/网络/pixabay/希望之声合成)

抗战时中国王牌飞行员 日军连让他受一次伤都做不到 可惜……

向抗战中伟大的中华民国空军致敬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2日】(编辑:吴永健)「我爸爸在上面。」

随着隆隆的飞机马达声从远处隐隐传来,高志航年幼的女儿便会指着从家的上方低空飞过的飞机,骄傲的告诉别人。

抗战,要是缺了中国空军史这一环,就不能完整。

在中华民国空军中,最好的空中射击纪录保持者有两个人:一个是「空军战神」高志航,另一个就是「飞将军刘粹刚

高志航(图片:中华民国空军,摄于1935年/高志航:东北飞鹰,空军战魂)
高志航(图片:中华民国空军,摄于1935年/高志航:东北飞鹰,空军战魂)

《念粹刚》,民国时期教育部曾经收录为中学国文教材,它是刘粹刚的妻子许希麟准备焚化给他的一封信,附在刘粹刚许希麟拍的一张照片背后,当时被战地记者刘毅夫及一位王校长见到,他们抄录后写上《念粹刚》的题目,送去中央日报,时间是1937年11月间。

粹刚:

为了抵御外侮,为了捍卫国家,你竟在高平壮烈的牺牲了,你已离开了我,以后我们固然不能再相处一起,但是我相信,你的灵魂仍和我相依相偎。粹刚!当兹国难正殷,国家需人之际,你竟撒手长逝,这不仅是我个人的不幸,亦是国家的大不幸、大损失!在我丧失了挚爱的丈夫,在国家损失了一个前线战士─一个英杰;粹刚!你的光荣,也正是我的哀荣!

……

刘粹刚(Liu Tsui-kang,1913年-1937年),原籍安徽宿县(今宿州),生于辽宁昌图县。中华民国空军王牌飞行员。刘粹刚早年有「工业救国」思想,高小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校址在沈阳市的辽宁省立第一工科学校。因「九一八事变」爆发,流亡北平,后去南京考入黄埔军校第九期步兵科。

1931年春,中央航空学校(笕桥航校)正式成立。他在中央陆军官校未等毕业,于1932年「一·二八」事变时经过严格的学科考试和体格检查,进入中央航校第二期学习飞行,在校期间其飞行技艺居全校之冠。1934年底,中央航校第二期驱逐科举行结业考试,刘粹刚成绩最优。

「一·二八」事变:使用汉阳八八式步枪奋勇抗敌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图片:维基)
「一·二八」事变:使用汉阳八八式步枪奋勇抗敌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图片:维基)

1934年12月航校毕业后,初任中华民国空军驱逐第一大队准尉见习官。此后的几年中,他由准尉见习官转迁少尉飞行队员,再迁中尉分队长;1937年递升为第五航空驱逐大队第二十四队上尉本级队长,率队驻防南昌。第五航空大队清一色是中央航校毕业的,大队长是丁纪徐。配备的飞机全部是美制霍克三式驱逐机。刘的座机是「2401」号。

BF2C/霍克三是抗战初期中国空军的主力战斗机(图片:中华民国政府,摄于1930年代)
BF2C/霍克三是抗战初期中国空军的主力战斗机(图片:中华民国政府,摄于1930年代)

1937年8月3日,五大队因战火扩大奉命移防扬州。翌日,全队离开南昌秘密飞抵扬州。8月13日夜,第五航空大队接到蒋介石亲自下达的命令,轰炸从长江撤退的日军军舰。这是蒋介石给中国空军下达的第一个真正的抗战命令。8月14日凌晨,该大队首次参加对日作战,但没有发现长江中的敌舰。刘粹刚领队飞行,由吴淞口南下,经过川沙上空时,刘率先发现一艘日本军舰,并第一个投弹;二十四队梁鸿云副队长根据刘投弹的弹着点修正,第一个炸中日舰,立了第一功,中华民国空军第一个牺牲的也是梁鸿云。

战场风云瞬息万变,意外总是突如其来。正如林徽因在《哭三弟恒》的诗中说到:「弟弟,我没有适合时代的语言 来哀悼你的死;它是时代向你的要求,简单的,你给了。…… 我既完全明白,为何我还为着你哭?只因你是个孩子却没有留什么给自己,小时我盼着你的幸福,战时你的安全,今天你没有儿女牵挂需要抚恤同安慰,而万千国人像已忘掉,你死是为了谁!」

林徽因(1904—1955年) 《人比花秀》(图片:维基)
林徽因(1904—1955年) 《人比花秀》(图片:维基)

这些孩子牺牲时平均年龄仅仅是23岁。林恒,福建闽候县人,中央航校第10期毕业,空军少尉。1941年3月14日在四川双流上空与来犯日军零式战斗机展开空战。因我国飞机性能差,林恒烈士飞机被击坠双流南门,为国牺牲。姐姐林徽因和弟弟的同袍们亲如一家人。随着时间的悄然流逝,弟弟们一个个在战斗中远去,其中有人牺牲了一时联系不上家属,便将烈士的遗物送到了林徽因这里:阵亡通知书、照片、日记,数量越来越多。睹物思人,她已经快要被悲伤淹没了……

那么,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魂归大地之前,有没有过像夏花般的绚烂呢?

答案是肯定的。不但有,而且,其中还有令人感动和悲恸的。

小伙子就是刘粹刚,借训练的机会,每每开着他拉风的霍克三2401在姑娘的家或者工作的小学上方低空盘旋。就问你惊不惊喜?高不高明?一次,2401低飞至姑娘家的上空,被她的母亲看见,刘粹刚赶紧探出头打招呼,又做特技给未来的丈母娘看。服了!她回房对女儿说,这男孩挺好……

姑娘,就是一位毕业自杭州高级中学师范训练班的女学生,由教育局派往附近临平镇,担任镇立小学的校长,这位不足十八岁的年轻校长,就是许希麟小姐。许希麟是名门闺秀,祖父在前清时代是世袭盐官,祖父逝世后,由于嫡子(希麟的父亲)年纪尚幼,遂由其堂叔代为继承职位,及至嫡子成年,叔祖竟食言不予归还,希麟的父亲只得前往安徽广德经营许家祖传的事业,包括酱园、南北货、绸缎布庄、烟酒等,成为潮州、泗安、广德等地区的闻人,历任数届商会会长。安徽许家早年迁往杭州定居,历经数代,虽因连年战祸而家道中落,但家中排场仍在。民国三年希麟出生,深得父亲和家人宠爱,她虽然是个女孩子,父亲仍以清朝王族称呼男孩子的习惯,命下人称她为「大阿哥」。希麟的母亲对她管教甚严,亲自督促她读古书,如有违逆,辄以「家法」惩罚。知书识礼、家境富裕的希麟,从当学生到任校长,追求她的自不乏人,男孩子写给她的情书盈尺,有破一百六十封而得不到片纸只字回音的纪录。

许希麟的学妹刘德顺的先生,陶恒生在《空战英雄刘粹刚的生死恋》中写道:

车站邂逅缘定终身

杭州、笕桥、临平,是火车沿线三个站。许希麟家在杭州,每星期六必定准时搭乘下午四时开行的嘉杭(嘉兴──杭州)区间车回杭州,星期日再搭乘沪杭甬(上海──杭州──南京)班车回临平,从不例外。

民国二十二年春天,第一期飞行生完成初级训练,航校学生周末放假外出多往杭州市消磨,星期日也搭乘这列沪杭甬班车回笕桥。刘粹刚许希麟千里一线牵的姻缘,就在这段短短的车程上默默滋长。粹刚在车站或火车上见到希龄,总是腼腆地、红着脸微笑,壮着胆走过去,却不敢打招呼。希麟也注意到这位军装整齐、英气勃勃的青年空军飞行生,却也故作衿持,避免和他的眼神接触。笕桥站到,空军健儿们纷纷下车,她又透过车窗偷偷地看他的背影。直到有一天,希麟收到一封长长的信:

希龄女士:

初遇城站,获睹芳姿,娟秀温雅,令人堪慕;且似与余曾相识者!初余之注意女士,而女士或未之觉也;车至笕桥,匆促而别,然未识谁家闰秀,如是风姿,意不复见,耿耿此心,望断双眸,而盈盈倩影,直据余之脑蒂,挥之不能去。

孰意重遇旧址,得近临芳,窥视车票,乃随冀临平,见女士入民众小学校,询之街童,始知底蕴,并托付转飞机照片一枚以表愚衷。

步行三点钟始至校后,复驾飞机至贵校天空盘旋二次,初未得见,复再见女士逐令学生回室,余意女士概恶余此等之举动也。

月余以来,不复得见女士之影迹,伫探为劳,积劳积思,望穿双眸,屡欲投函询及,辄念女士深秀闰门,礼义自防,盖恐有损于女士者,幸复得见于礼拜日,而一身傲骨早为女士倾倒尽矣,想女士谅已知之。

余自愧形秽,何敢有非分之想,但余非浮薄之徒、猎艳者流,而甘于十年甇独者,苦无当意耳,余不敢求女士之爱我,余当求女士之怜我可也;倘谛清交,将必供执鞭搴裳之役,惟恐见疑,今当为女士述诸余之身世余幼读旧都,毕业于潞河高中,十七年入东北大学理学院,专攻土木,一年后适黄埔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在东北招生,余因目睹日人在东北之暴形,毅然应考,决志入伍;旋又见一二八上海空军之失败,乃又转习航空,庶将来能尽此国民之义务也。

今特甘冒嫌疑,致函女士,女士阅毕之后,其见怜于我耶?抑或见耻于我耶?余则毫不顾及,惟耿耿此心,表尽苦肠。

余之爱慕女士,有非以言语所能形容者,惟得一挹芳仪虽终鳏足以自慰也,翘企厚望,敬待佳音,女士其能复我耶?其不能复我也耶?鸣呼!敬祝

玉体健康                    刘粹刚敬书礼拜二晚(蕴和是我的别号)

回信处:笕桥中央航空学校(飞行科)        

 

由于刘粹刚探听而来的线索不甚准确,连心上人的名字都写错了(麟误为龄),许希麟看了这封信,竟毫不客气地提起红笔把它当成学生作业批改一番。她觉得刘粹刚这封有几个白字的信,文笔普通、表达平平,并无过人之处,决定不予理睬。刘粹刚不因去信石沉大海而气馁,一封封热情洋溢的情书继续寄给希麟,有的诉述思念、有的报告受训经过和心得,有的申论抱负、有的闲话家常……。但是他再也没有勇气在车站或火车上出现。几个星期过去了,情书如雪片飞来,但那个红脸腼腆的航校飞行生却失去踪影,希麟心中不免有一丝失落之感,掺杂着些许遐想与期待。几个月下来,粹刚的信逐渐从平静的叙述变成强烈的渴望与哀求。一封信中有这样几段:

女士:我真不敢相信,妳能这样的忍心,使一个孤独的飘泊者,常处在悲惨的环境中吗?女士,我不愿,我深深的不愿,妳适中了「花朵其貌,蛇蝎其心」的这句话!啊!女士,我日夜是期待着妳的仁心,能送给我一个回音。

本来像我这样一个渺小的人,是不值妳的注意的,然而痴心的我,始终是作着非份的妄想,落寞的心头,我忘了我的丑陋,我忘了我的寒酸,我愿将我二十年来一颗纯洁的心,双手奉呈至宝座前,我盼望着慢慢的掀动,从两只白嫩而美丽的纤手里接过去。

客馆凄凉,举目无亲,在这里为着妳一个陷落地狱而沈沦于苦海的伤心人,希望妳的拯救,希望妳能以教小学生的态度,来教导他、督促他、开导他,他永远是不会忘恩的,永远是听信妳、服从妳的!

又过几个月,他在另一封信中写道:

唉!希麟!我的忠恳、我的挚诚,早已对妳诉尽了!妳何时能够允许我的要求呢?我现在实在再也不能等了,我的一切的一切都在妳的手掌中,到了现在妳难道还不相信吗?假设我以后若是言行不能合一,那我真就罪该万死! 

用情真挚美人垂青

希麟终于被感动了,快一年了,对方用情如此之真,为情陷得如此之深,她再也无法、也不忍心逃避。她回了一封信:

粹刚先生大鉴:年来屡获大札,素昧平生,不太唐突乎?结文字交,本毋不可,但麟生长于旧礼教之家庭,男女之嫌不得不避!

先生诚意相交,待麟禀知家严慈后,倘蒙家大人许可,他日城站相逢,麟自以礼相待也,专此,即颂健康、快乐      许希麟上 十月十四日

粹刚得信雀跃不已,立即飞笺回复,还附上小照作为第一次通信的纪念,可是没有回信,十月十八、二十三再去信,竟得到「先生,你是否无病呻吟?」的回条。一个星期天,他鼓起勇气直接去临平车站等,也扑了个空。他气愤了,十一月一日再去一信,写了几句负气的话,希麟被信中「我辜负了妳的心」、「我们的事情」等略嫌暧昧的语句触怒了,立即回信批评他「用辞不当」。粹刚异常惶恐,雨中跑去车站苦等请求原谅,好容易等到了,她却头也不回急急忙忙地跑掉。希麟并非无动于衷,她的心弦无比震撼,情绪波涛起伏,考虑了几天,终于在十一月十四日回信答应和他交往。可是老天爷存心作弄,粹刚接信后连续出飞行任务,又被派往南昌公干,一直苦挨到到十二月十日,两人才在杭州车站第一次见面说话。

十二月二十七日,粹刚考完了毕业考试,三十日被派去南昌执行任务,次年一月十三日才回到笕桥,还没来得及去见希麟,十五日又飞去武汉。他们一直到一月二十八日才再次在沪杭甬班车上相见。

民国二十三年二月一日,第一批笕桥入学的飞行生举行毕业典礼,由蒋中正校长亲自主持。这批毕业生定为第二期(第一期是早先结业的南京航空班),成为正式飞行军官,分发到「轰炸第一队」及「轰炸第二队」,任务繁忙。

粹刚、希麟的初恋喜悦,自然不在话下,然而他们交往是如此匆忙而充满着不确定感。因为粹刚是一个背负着高度风险的飞行员,一个随时可能为国捐躯的军人!粹刚的要好同学郝鸿藻、李桂丹、董明德、刘志汉等人对希麟的聪慧可人与落落大方,极为心折。久而久之,希麟家的佣人们也开始称呼刘粹刚为「刘少爷」了。

二月中,航校接到中央下达的一项特别任务命令:派机参加北平各界发起的献机运动,驱逐队长高志航少校亲率刘粹刚、刘志汉、郝鸿藻、李桂丹四名航校二期毕业生组织飞行小组,由笕桥飞赴北平表演飞行特技。是日,聚集在北平南宛机场的数十万民众遥见五架黄色弗利特教练机,各机以绳相系,形成菱形结绳编队,比翼飞临机场上空,并翅徐徐落地,蔚为奇观。结绳飞行是教官高志航严格训练飞行技术的项目之一,其它训练项目包括空中飞靶、空中缠斗、高空翻身、自己加油、跑步登机……等等,如此坚苦卓绝的磨炼,奠定日后射击准确、行动迅速得以出奇制胜的基础。 

西子湖畔缔结良缘

民国二十三年夏,这对有情人终于在同袍的祝贺庆羡声中,在西湖畔的天香楼订婚了。他们一同去西泠印社刻了一对铜雕隶书印章:「刘粹刚印」、「许希麟印」,以为纪念。此后,粹刚继续驾着飞机四出为「剿匪」作战,过着与希麟聚少离多的日子。第二年夏天,他们决定结婚,却碍于飞行员不满二十八岁不准结婚的规定。原来粹刚生于民国二年,当时才二十三岁,还得等五年哩!一时队上同学议论纷纷、计策百出,大多数主张他们不发喜帖,不行婚礼,径自提着小箱子去上海度蜜月后,再回来组织小家庭。然而粹刚不同意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那太对不住许家两老和新娘了。粹刚钢铁般的意志终于感动了高志航队长,他悄然去了上海,回避了粹刚的违纪行为。粹刚、希麟穿上礼服,在杭州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婚礼,到贺的队上同袍和许家亲戚济济一堂,热闹非凡!值得庆幸的是:上级不是装聋作哑,就是根本不知道他们结婚之事,这件可大可小的违纪案件,竟然不了了之。

婚后不久,粹刚随部队迁往南昌,编入教导总队。小两口住在新建的住宅区,与陈恩伟、赖逊岩、毛邦初、王远波、方正裕、刘兴亚(即名战地记者刘毅夫)等人住得很近。驻南昌云浦机场的的空军为第三、第四、第五三个驱逐大队,驻老机场的是第二轰炸大队。虽然训练及出勤极为辛苦,新婚生活是美满而安定的。一年后,粹刚化了五百元大洋订购了一架福特小汽车,从美国运到香港,再进口到南昌,这在南昌可是件破天荒的大事。

民国二十五年七月,中央空军扩充编制,成立三、四、五、六、七五个大队。第五驱逐大队(大队长丁纪徐)辖有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八三个中队,中队长分别为刘粹刚、胡庄如和马庭槐(副大队长兼)。粹刚年纪轻轻当上中队长,老觉得自己太嫩,开始蓄起小胡子,大伙儿给他取了个绰号,叫他「刘爷」。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发生,蒋委员长号召全国军民奋起抗战到底。空军积极备战,将第五大队及第九大队编入南苑支队,第五大队队部及二十四中队进驻江苏扬州、二十五中队驻防江阴、二十八中队留守南昌。八月十日大队出动调防,粹刚与爱妻在居住了两年的爱巢中话别,亲送希麟搭上回杭州的火车后,随即率队踏上征途。可是正巧碰上八一三淞沪战火爆发,浙赣铁路中断,水路也不通,希麟只好折往二十四中队的新基地扬州,临时住进旅馆。当晚两人再度相见,粹刚紧紧握着希麟的手说:「想不到会在扬州聚首,杭州妳是回不去了,我先前已接连写了三封信给妳,一时妳也看不到了。」 

八一四笕桥歼敌寇

八月十四日,英勇的中国空军揭开歼灭来侵敌机的序幕。十三日,第四大队大队长高志航自南京电令驻在周家口的第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中队(队长分别为李桂丹、黄光汉及毛瀛初)进驻杭州,并立即派人把他的座机飞到笕桥备用。十四日拂晓三个中队陆续出发,于飞航途中遇到浓云大雨,视界模糊,被迫以单纵队,沿长江经苏浙皖超低空飞行。下午四时许,第二十一中队九架飞机(李桂丹、柳哲生、王文骅、谭文、金安一、刘树藩、王远波、张慎贤、龚业悌)刚到笕桥上空即遇紧急警报,落地后来不及加油立即仓促起飞,高志航也紧急升空,与来袭的日本重轰炸机十八架展开战斗;此时第二十二、二十三中队也先后抵达上空,立即加入大空战。我新空军健儿奋勇凌空与敌机缠斗,共击落四架日本八八式轰炸机和两架九六式轰炸机,以六比零大获全胜,迫使日本海军木更津联队落荒而逃。当天晚上日方广播:「木更津联队十八架飞机出击杭州,十三架失去联络。」

 

大家正在欢欣鼓舞之际,突然传来二十四中队副队长梁鸿云殉国的消息,不禁黯然。原来当天上午,第五大队丁纪徐大队长亲率二十四中队八架霍克三从扬州出发,沿着长江飞行,在南通附近发现一艘日本驱逐舰,立即俯冲投弹,副队长梁鸿云投中敌舰,重创其尾部后回航。下午二时许,刘粹刚及胡庄如两位中队长各率领三架飞机,飞抵上海上空,穿越云层及炮火向日军阵地投弹,正拉起机头之际,竟遭七架日机从云中发动奇袭,仓卒之间,上午建功的梁鸿云副队长座机中弹坠落,机毁人亡。队员袁葆康的飞机起落架被击毁,紧急降落时机损人无恙,刘粹刚则安全返防着陆。

希麟处于这种惊心动魄的日子中,感觉无比的震撼。她在日记中写道:

中国不再是睡狮,醒了,怒吼了!

十四日,中国空军志航大队大逞雄风,首开纪录!

同日,粹刚的副队长梁鸿云遇难,数日后消息才传来,震惊和心中的难过使我不禁泪下,方才体会到粹刚常和我说的──「世事无常」!

鸿云兄今天走了,明天呢?往后呢?走的又该是谁?谁又不会走呢?谁又能逃此一劫?鸿云兄的太太怎样办呢?……

粹刚呢?我的丈夫又会怎样?他会丢下我吗?……

粹刚常对我说:「希麟,妳要放心,妳要对我有信心,我绝不会让敌人干掉的,德国有打不倒的红武士厉秋芬,我们中国同样也会有像红武士一样的人物,也许还会更上一层楼!老婆,妳等着瞧我的吧!」 

红武士誓死共制敌

从这天起,中国空军开始在抗战史上写下最可歌可泣的一页。空军「战神」高志航大队长率队员组成九人「红武士」。他曾说:「德国有红武士厉秋芬,今日由我组成红武士九人,各穿红色飞行衣,机身亦漆红色,无论敌机临空多寡,九人一起升空,共同制敌,除非战死,绝不脱离战斗。」另外八人为:刘粹刚、邹唐继、裴葆康、王光宇、黄泮扬、张慕飞、刘依钧、徐宝钧。在驻防扬州期间,刘粹刚已经创下击落四架敌机的战绩。厉秋芬伯爵(Count von Richtoven)是一九二0年代中国空军所崇拜的世界级空战英雄之一,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拥有击落敌机八十架的纪录。

刘粹刚从进航校起就是高志航的得意高徒,民国二十二年底高志航以教官兼任驱逐队队长时,刚结业的准毕业生刘粹刚任第一队队附(即今日的分队长)。高志航很欣赏粹刚的坚韧学习精神与纯熟飞行技术,粹刚也非常崇拜这位才华洋溢的杰出长官。由于同为东北同乡的关系,粹刚的生活习惯和举动,在同学们的眼光中,都与高志航极为相似,粹刚也时时以高志航为良师楷模,并以厉秋芬的战绩自励。八月二十二日,二十四中队调防首都南京,驻在大教场机场,许希麟一时无法随行,只好暂留扬州。希麟除了以书信聊解相思之苦外,每以极细密的心思,为战场上的丈夫作心理建设,要他专心为国杀敌,勿为儿女私情分心,更须注意饮食健康及安全;她也为自己刻画美丽的憧憬,以压抑内心的寂寞与不安。她期待彼此留得青山在,他日胜利凯旋,同过神仙伴侣的日子。以下是希麟八月三十日写的信:

粹刚:

自从握别,思念之情,无时不潆诸梦寐,虽然处此国难期间,顽敌在前,国将不国之际,不应再有小我,而作儿女之态,但情者出自衷肠,自己亦难以管束,奈何!尚望勿因我之念你,而为我有所分心,否然我实为国家之罪人矣!

读来书敬悉,昨在沪你又击落敌机两架,捧读之下,不胜欣喜雀跃,我往昔尝言,希望你将来成功一个空中霸王!粹刚,照现在看来,不是很可能的吗?

你有把握,我有信心,我们不难把这个霸王赢来,不过,粹刚,我们不要骄也不要馁,所要的是一付健全的体格,一颗坚定忍耐精细的心,每次上机,亲自仔细检查一番,太信托人,有时也会靠不住的,同时自己的这一种作战方略,也得小心预防,敌人也采此种方略来侵犯我,头脑果然要清楚,镇静尤不应少,身体更要小心,没有健全的体格,是不能作战的。

茶水不好,你在队上,油的东西千万少吃,以免肚痛、肚泻。以致妨碍工作,早上晚上多添些衣服,秋天了,不要凉着,现在全靠你自己了。

我在扬州,一切自知谨慎小心,我当为你格外小心我自己,千万请你不要惦念,现在你已交给了国家,我不应再以私情来扰乱你为国家御侮的心。

粹刚,现在不是我们的时候,诚如你所说,我们的时候,是在杀退了倭奴,恢复我河山,我中华民族永存于世界的那一天,那时候我们再娓娓清谈,我们家庭充满了融洽之气,我期望那天早日来到;现在望你多多的杀敌、望你珍重、望你为国珍重,再谈,我的刚,祝你百战百胜!

                                                   希麟卅晚           

九月初,希麟和许多空军眷属陆续搬到了南京。驻防南京期间,刘粹刚又击落八架敌机,包括十月十二日他驾着二四零一号霍克三座机,在南京市上空,全市市民仰望喝采之下,甩脱数架围攻敌机,而与一架九六式驱逐机展开缠斗,最后把它击落的一幕。

其它队员们也一样创造了辉煌的战绩,事实上每位队员的奋勇和每一战役的壮烈,都是一部留芳千古的战史。不幸的是,许多亲爱的战友一去不返,为国牺牲了。飞机折损越来越多,战斗人员越来越少,剩下的空军勇士日以继夜地征战出勤,完全没有时间休息,大家都疲乏不堪。粹刚有时几天不能回家,希麟经常见不到丈夫,只有从报纸上追踪他的形影。粹刚偶尔回家,也总是匆匆忙忙,神魂不定,希麟唯一能做的,除了温言鼓励之外,只有炖燕窝给他滋润眼睛。

飞将军:刘粹刚(图片:国父纪念馆,摄于1937年)
飞将军:刘粹刚(图片:国父纪念馆,摄于1937年)

深深一瞥凌空而去

自从七七事变爆发以来,我英勇空军不分昼夜,密集出动轰炸敌阵及迎战来袭敌机,虽然战绩辉煌,自身的损耗也相当可观。进入九月以后,空军卫戍南京的兵力已经少得可怜,原先第三、四、五驱逐大队剩下堪用的飞机,已不足两个中队,空军当局不得不将他们保留作为防空之用。

十月中旬,山西省阎锡山主席向中央请求,因原驻太原的第二十八驱逐队已消耗殆尽,请速派机补充,中央乃派二十四中队队长刘粹刚率机前往支持。十月二十四日下午四时许,刘队长接到命令,次日凌晨带四架飞机出发,限当天晚上八时到太原报到。

二十五日凌晨三时,希麟叫醒粹刚,漱洗早点之后,亲自送他上了自己的轿车,粹刚摇下车窗,向希麟深深一瞥、点点头、摆摆手,驾车飞驰而去。

刘粹刚带着邹赓续、张慕飞、刘依锡、徐葆昀四机,共五架霍克三,从南京大教场起飞,到汉口降落加油。汉口总站同仁见到远道而来的飞将军,特别客气,留他们吃午饭。粹刚想早走,碍于人情又走不了,好不容易脱身飞到洛阳,天色已暗,粹刚有命令在身不敢耽误,黄昏再起飞往太原。可是一进入山西境内,天就全黑了,几架飞机在夜暗中绕来绕去,队伍零散,找不到太原。粹刚决定往回飞,但油量将罄,见到高平县城旁有块平地,乃投下照明弹下令僚机迫降,自己继续在空中盘旋,注意队员是否安全着陆。在漆黑一片的天空之下,粹刚忽然看见前面远处有一片火光,误以为是机场指引讯号,就直飞过去,谁知火光竟是高平城门楼──魁星楼上的灯火,粹刚闪避不及,飞机撞进城楼,壮烈成仁,得年二十五岁。

噩耗传回南京,希麟痛不欲生,一度想自杀殉情,幸好家人都防着她寻短,与她寸步不离,甚至贴身的金银首饰都被取去,以防她吞食自杀。可是防不胜防,一个深夜,希麟竟一口气吞下三十六枚硬币,为家人发现送医急救,检回一命。

迟到家书期待团聚

杭州家中得悉噩耗,小阿姨赶到南京帮忙料理丧事,并亲自带来八月上旬粹刚调防前从扬州基地寄往杭州给希麟的三封信。当时粹刚每天备战十六小时以上,随时准备升空杀敌,他知道处在战火第一线的自己,必然有受伤或阵亡的危险。他舍不得,也放不下爱妻,更怕她抵受不了万一的变故,他很小心地写下那第三封──最后的一封信,表达自己对她至死不渝的爱,以及誓死捍卫国家的责任。他劝她,如果万一发生不幸,要勇敢地活下去,不要失去理智,不要殉情尽节,只要在她的人生旅途中,永远记得曾经遇到他这样一个人就好了。然而他认为老天是有眼睛的,老天是公平的,他们必有长相厮守的一天。这封最后的家书,字里行间有着粹刚道不尽的苦心和诉不完的情意,读之令人泪下:

希麟:

前奉两函,想已收见矣;现不知您仍留南昌或是回了杭州,殊念!

近日情势非常紧张,中国民族求生存,势必抗战到底;我的工作非常忙迫,从早上四点锺到晚上八点锺都在飞机场里,身体虽稍受些痛苦,但是我们精神上欲很愉快!

回忆我俩结婚二年有余,您爱我,事事原谅我,您能了解我的一切,我怠激之余,总觉对您惭愧多多;希麟,我是一刻也少不了您的,您鼓励我前进杀敌;现在我相信您也不像无理智者那样地想念我的。

我们 (部队) 将来行止或无一定,所以我等或者要到北方去。

我因为工作关系,恐怕不能常常写信给您,人生本如朝露,事事如梦一切都难预料的,设我不幸,那这就是最后的一封信给您!……。或者我也许可胜利凯旋归来。

我的麟!我最亲爱的麟!真的,假如我要是为国牺牲杀身成仁的话,那是尽了我的天职!因为我生在现代的中国,是不容我们偷生片刻的!

您时时刻刻要用您聪慧的脑子与理智,不要愚笨,不要因为我而牺生一切,您知道人家会笑您懦弱的,绝不会说您是殉情尽节的!

您应当创新的生命、改造环境,我只希望您在人生的旅途中永远记着,遇着了我这么一个人;我的麟,我是永远爱您的!

我们为公理而战争!我们为生存而奋斗!我们会胜利的,不会失败的;我的麟!您不要愁,不要为我担心,天有眼睛的,天是公平的,我也会保重我自己的。

我的麟,您静心地等着吧,等我们恢复失地、击退倭奴之后,那就是我们胜利荣归团聚时:我最亲爱的麟,您静心的等待着吧!

粹刚 八月二十日

残酷的战争继续吞噬我爱国勇士的生命。

十一月十五日,高志航大队长赴兰州接飞机回南京途中,在周家口遇到恶劣气候不能续飞,暂留机场待命。二十一日天气转晴,正准备起飞之际,敌机突然来袭,高志航跑上座机,军械长冯干卿盘车发动引擎三次不成,不幸被敌机投弹命中,二人同时壮烈牺牲。次年二月十八日,日机大规模进袭武汉,李桂丹率队迎战,在十二分钟之内击落敌机十四架。可惜李桂丹大队长、吕基淳队长、巴清正、王怡及李鹏翔也不幸在战役中阵亡。 

粹刚小学缅怀功勋 纪录战绩

民国二十七年三月,空军当局为纪念刘粹刚为国捐躯的功勋,决定在昆明创办粹刚小学,由许希麟主持其事。同年八月二十五日,粹刚小学正式成立,入校学生均为空军在职或遗族子弟。粹刚小学是一间完整的小学,设有幼儿园、低年级、中年级和高年级等各班,德智体群美五育俱备。大礼堂两壁挂满了为国捐躯的先烈遗照,包括高志航、李桂丹、阎海文、沈崇诲、乐以琴等人。

刘粹刚生前从未有被击落或受伤的纪录。以下是他的全部核定战绩:

     日期 
 
 地点  击落或击伤  敌机型式   架   数 备注
八月十六日    上海虹口     击落 水上侦察机  1  
八月十七日 上海虹口     击落 轰炸机 1  
八月二十日

 上海虹口

  长江口

  击落

  击落

  驱逐机 

舰载侦察机

1

1

 
八月廿三日      吴淞口    击落 驱逐机  1  
九月十七日   上海前线     击落 驱逐机 1  
九月二十日

 南京上空

 南京上空

  击落

  击伤 

轰炸机

轰炸机

1

1

 
九月廿二日  南京上空  击落 驱逐机 2 与袁葆康共同击落
十月六日 南京上空  击伤 驱逐机 1  
十月十二日 南京上空 击落 驱逐机  1  
           
           

从1937年8月14日至10月26日,五大队在淞沪前线奋战的纪录中几乎都有着刘粹刚的身影。8月16日,刘粹刚击落日军水上侦察机一架,从此开始了这位“飞将军”个人击落敌机的首次纪录。刘粹刚短暂的一生宣称击落纪录为击毁11架日军飞机,空军的官方认定战果为7架,在官方战史上排名第四。

8月22日,第五航空驱逐大队奉命由扬州移驻南京,与高志航的第四大队共同担负南京的空防任务。同时,继续配合淞沪战场上的中华民国军队作战。

10月12日,刘在南京城上空击落日本海军于9月投入实战的九六式舰载战斗机,创造了中华民国空军第一次击落日军王牌飞机的纪录,克服了国府空军飞行员对日军新型机的恐惧心理。刘粹刚的英名从此脱颖而出,一时成为南京人街谈巷议的新闻人物。 此战,刘独创直“8”字机动,连续三次重复直“8”动作,摆脱敌机追击,化被动为主动,以劣势装备霍克三战胜了敌人的优势装备九六式,南京市民涌上街头观战,亲眼目睹了日军王牌飞行员坠毁阵亡的现场。

在太湖上空与刘粹刚的2401号机进行遭遇战的王牌飞行员加藤建夫上尉在日记中称赞刘是赵子龙式的勇士。为了表彰刘的巨大功勋,南京国民政府、中央航空委员会、中华民国空军总部曾多次通令嘉奖,并颁发给他七星星序奖章和二等宣威奖章各一枚。

责任编辑:楊述之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