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谢田访谈】中共建海南自由贸易区 是取代香港?还是作梦?(音频/视频)

xiet
谢田访谈 - 5 / 157

【谢田访谈】中共建海南自由贸易区 是取代香港?还是作梦?(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6月12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谢田)听众朋友,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谢田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据大陆媒体报道,中共国务院近日印发了《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中共习近平做出批示,宣称要将海南建成具有较强国际影响力的高水平自由贸易港。有外界评论人士认为,中共这是意在取代香港。那么,中共真的有这个意愿建一个真正的自由贸易港吗?目标能到达吗?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

记者:谢田博士您好。中共国务院近日公布的这个方案的一些条款。首先请您谈谈自由贸易港的定义是什么?

谢田:自由贸易港或者更常见的叫自由贸易园区或者是自由经济区,也是一种经济特区了。其它的经济特区可能还有一些比方说是高科技园区、新的出口加工园区各种各样的,出口保税啊都有。自由贸易港,这个贸易园区主要是为了对外关贸易,它不一定是要一个港口,是任何一个在一个主权国家,就在它的海关之外划出个区域都可以。

海南岛作为特区它比较方便,一个岛有个天然的屏障,只要把海南岛跟大陆之间的一些沟通的地方给卡住,划分开来,实际上就是一个采取自由港政策的一个关税隔离区。公司在这个区内设厂,你所需要的原材料进口都免关税,然后在出口的时候也没有出口的关税,就是进、出口免税。经常叫作转口贸易区,香港和澳门至少到现在还都算是自由贸易区,自由贸易港。

中共现在想试图把整个海南岛作为这样一个区域,海南岛和大陆之间就设立海关,货物和人员进出的时候,就相当于进入中国一样,它还是所谓中国主权的一个领土,但是在税收上和物流上这些方面是自由的,类似香港的样子。

记者:贸易那就是要和外国做生意。是不是要得到国际的认可?

谢田:也不是说国际上承认,假设如果这个海南这个自由贸易区做成了,那它是中国政府自己的事情,一个国家政府它就可以这样做,意味着就是说任何产品,比方说美国有公司要卖东西去海南,他进入海南的时候,就像现在进入香港一样,不用交关税。海南这些人也好、公司也好在那购买东西可以免除关税,出口的时候也没有关税。那现在我们知道在中国大陆其它地方是做不到的。它把海关设在海南跟大陆之间,作为一个政府的政策,其它国家都知道、商人都知道,他们就可能就开始进去到这种所谓免税天堂,就可以做要做的事情。所以这个不需要外国承认,你只要这样做。当然大家都知道,知道你如果真能保证的话,很多投资啊、商人可能就会进来。

记者:就这个方案,您认为中共公布的这些符合贸易自由港的条件么?

 

谢田:符合了一些,自由贸易进出口加工、转口贸易,这部分基本上是符合。但是我想最关键的问题,人们真正感兴趣的部分事实上还不光是你这个关税本身的问题,还有一个作为一个自由港、关税免税区的话,你是不是有一个很外完善的一个司法体系?比方说如果两个公司、个人啊在经贸区内,在海南岛上,比方说有了贸易纠纷了,一方是国有公司,中国国有公司也可以到那设立分公司,另一方面是美国公司或者美国一个商人,那这个之间它有没有一个公正的司法体制,延续那种司法的传统,就像香港一样,比方说可以判案。

还有一个是它那个信息的畅通问题。因为这个现代经济,你不管是物流也好或者资金流动也好,人员进出海南的时候,要不要签证?现在很多美国人要去台湾不用签证,去香港也不用签证,但去中国要签证。海南你变成一个自由贸易区,是不是就不用签证了?进出很方便,买张机票就可以走。

还有一个讯息是不是自由?我在里边进出口、做生产也好,我是不可以很容易地就是接触互联网和接触这些现在一些通讯设备、通讯设施,就是说可以交换各种各样的商业的信息、合同。当然还有一些生活条件啊什么的,就是人们要看的时候并不是说只是关税问题,还要看其它那些司法体制、水啊、电啊、路灯啊,街道啊、下水道啊,排水呀,就所有这些辅助的社会体系。信息是不是畅通?资金是不是可以自由流动?还有经商的话它要有什么样的条件,是很容易批准呢?还是要层层关卡、层层克扣?官僚主义怎么样?所以这些都会成为因素。都具备的话呢,比如香港以前就是这样或香港现在,中共插手之前,自由港地位是就是这样。

记者:有人说,中共的目的是用海南岛来取代香港

谢田:我认为海南这个自由港会变成一个四不像,不像香港也不像上海,也不像深圳,也不像新加坡。为什么我举这四个例子?实际上中共设立海南这个自由贸易区的时候,我认为它的最高目标是建成香港这样子的。其实中共一直在考虑来替代香港,作为自由国际金融中心、自由贸易港的地位。中共实际上也在中国大陆试验了。我们也知道两三年前高调设立了上海自由贸易区,但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死不活、不上不下、不了了之。

当时就写过文章,我认为它这个上海世贸区的那个死结就在金融的问题上。你当时是说上海自贸区会成为一个类似用国际金融中心的样子,保证这个资金可以自由的流动、货币可以自由兑换。但是当时我觉得认为这不可能,它做不到。因为它如果真的自由兑换的话,这个中共有关系的人、有权力的人、有办法的人,就会把中国国内的外汇大量的通过这个地方会流出去,或尽量的用他有限的外汇额度把人民币都换成外汇,然后在逃掉,等于说是开了一个资金大外逃、大出血的一个窗口。中共肯定是做不到。当然我们现在看来它也没做到,这是在上海。

实际上中国以前最早所谓改革开放的时候,在中国设立很多加工出口的一些工业园区。比方苏州工业园区,当年就按着新加坡模式在建造。中共事实上很仔细研究过新加坡的整个国家的一个国情、经济社会、政治模式。新加坡以前领导人也跟中共很近,他也帮助中共,给中共提出借鉴新加坡的模式。当年苏州工业园区开办的时候就是参照这个新加坡的模式,也有新加坡投资。再后来工业园区在中国大陆就到处都是了。所以中共在设置这种经济特区的时候,有香港的因素,也有新加坡的因素,也想在上海再设立这样一个东西。

我觉得中共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说如果上海取代不了香港中共觉得很自豪它有这个深圳模式,觉得深圳不错。它也许可以说把海南如果建成第二个深圳,那就等于把海南岛给开发起来,利用起来了,给国家增加了很多产值、经济价值、经济利益。海南这个地方还没有真正很好的开发出来,很早以前在中国历史上海南是这个中国的朝廷,中央政府流放犯人的地方。就像俄国的西伯利亚一样,就是说它实际上是一个流放犯人、幽禁他们,流放放逐之地,不是一个真正的经商之地。那现在中共也许想从上到下最希望能建成一个“香港”,不行的话也许像新加坡、再不行的话像上海,或实在不行至少像深圳,那都算是有一点成功。

但是不像香港、不像新加坡也不像上海、也不像深圳。首先从去年开始一直到今年,香港反送中、香港人民的抗争,让中共也知道就是说港人非常不喜欢中共的统治,也不希望中共把它的这些共产党集权政治带到香港,压制香港的自由。现在我想这个因为这么一闹腾,中共的镇压,收紧了对它(香港)的控制。香港很可能会失去它这个自由港的地位,或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总统川普不是刚刚宣布了嘛,在美国看来是香港已经完全被中共控制,换句话说香港已变成中国的一部分了,那我就会取消那些特别关税、单独关税区的一些优惠。如果以后再跟香港贸易的时候,也跟中国大陆的城市一样的对待。当然对中共来说是当头一棒。

当然川普这个决定,美国这个政府这个措施还没有开始实施,不知道实施的时间会是什么点,但是美国驻港的领事馆已经开始卖房子了。美国在香港有很多利益、很多公司,上十万的美国人在香港做各种各样的工作,公司在那里有设立运作,银行更是如。我想川普政府也许是想给这些美国公司,甚至包括领事馆一些足够的时间来安排后路。同时也是一我认为对中共的警告。如果中共现在开始就是改弦更张、改变主意,不再插手香港事务,真正地贯彻一国两制,让港人治港的话,也许还会收回这个成命,我觉得这都是可能的。

记者:不过,从目前网上看到很多新闻,在香港的警察暴力镇压民众愈演愈烈。

谢田:看来好像是一条道走到黑,不惜把香港给毁掉。因为这个因素中共加快推出这个海南自由贸易区,或者说不一定是替换,至少能够尽量达成一些它们需要的东西。

我们可以看一下中共印发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说什么国际上的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经济全球化遭遇更大的逆风的回头浪。它也认识到全世界经济事实上也越来越向着不利于中共的方向发展,它所谓的保护主义是指美国那些惩罚性的关税。全球化也是。全球化实际上是一个让中共得到了一个非常大益处,但是让很多国家包括美国深受其害的这么个东西。所以现在川普实际上是在遏制全球化的继续,所以让中共非常恼火。方案里说中共要支持经济全球化,它当然要支持了,因为它已经受益最多,还要梦想着构建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把它的共产主义的一些邪恶的东西推广到全世界。

我们仔细分析它这个里面中共还有一点,就是说它还想要增强区域幅射带动作用。显然是想用海南岛来带动不光是海南自己本身,还有周边西南部,靠近海南的这片区域,作为经济增长点。长三角、珠三角它觉得经济增长的动力开始失去,香港开始失去作用以后,它希望来打造海南岛。

记者:另外,中共在这个海南方案里说,建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前提是要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社会主义本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流行价值观。

谢田:换句话说它要坚持这些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路线和价值观,来建设一个资本主义的自由的港,这个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中共还希望海南因为它跟东南亚国家接近便利,增强跟东南亚的交流,来促进港澳大湾区的连动,这是中共的设想。但是按中共这种政治定调,不可能会有一个独立的司法。中共现在连在香港的独立的司法它都受不了,容忍不下,那更不可能在海南。

还有一点,它有一个比方说中共要求的发展目标:建立贸易自由便利和投资自由便利。贸易自由便利中共可能可以做到一部分,建立出口加工区或者是转口贸易区,来免关税,利用中国海南的那些便宜的劳动力来生产。但现在问题是不光是海南面临这个问题,全中国都面临这个问题,国际市场现在对中国已经开始慢慢的封闭关掉了。即使是有个关税上面和香港相当的地方,但是它没订单,没有订单的话,它免税也没有用。中共发展目标还有一个是投资自由便利,这个我想也是同样的问题。中国还在指望它像过去20年全球化中它受到的那些得意、受惠那些,它还想继续做好梦。但是现在投资在离开中国。我们知道川普政府、日本政府、韩国政府都在呼吁这些日本、美国的企业离开中国,并且两国政府甚至愿意付出所有的费用、搬迁费,把这些企业给搬出来。所以现在不但没有投资进去的可能,现在它实际上是一个撤资。从这个角度讲中共的目的是达不到的。

记者:还有在中共它的发展目标里面提到,以自由、公平、法治高水平过程监管为特征的贸易投资规则基本构建。您怎么看?

谢田:这是它想像的啦。它还没有一个真正的自由公平法治高水平的监管过程为特征的贸易投资规则,还没有存在。

刚才提到就是说,一个是物流是免税的问题,还有一个资讯的流动。现在其实是一个信息社会,它这个数据、互联网是不是有一个过滤封网的问题?中共能够真正把海南变成一个互联网完全敞开的地方吗?它这里面说到它说数据安全有序流动,什么叫安全有序流动?谁来建立这个秩序?就是中共的长城防火墙在建立这个秩序,它通过庞大的网军在建立这个网上的这个控制。那在这个情况下它的这个数据安全根本没办法保障。对这些金融企业也好,或商业企业也好,那根本就没法运作。

还有一点,就是你看中共制度设计里边这些条款的时候,在全岛封关运作,海关监管特殊区域,以零关税为基本特征,但是它实际上没有完全开放,它现在就已经开始制定海南自由贸易港禁止限制进出口的货物物品清单。但是它怎么建立的这个限制出口的清单?它有一个制定海南自由贸易港进口征税商品目录。这个目录之外的货物可以自由进出。就是说它的限制清单,还有它这个商品目录这个现在都是不清楚的。这个人们肯定不敢轻易的进入。

并且中共它这个法律也好制度也好,从来就是随意性即强。它什么时候想加什么加进去,想去掉想干什么,它随意这样做。不像香港自由贸易区,它真的是自由贸易,什么都不限制,什么都可以进,什么都可以出。而中国现在还没有开始,还没有吸引到这些外商投资人,它现在的限制这个目录清单已经开始建造。所以这个没什么希望。

还有一点我刚才也提到的这些资金的问题,支付转移的问题。中共已经要求了,它现在说要实施与跨境服务贸易配套的资金支付与转移制度。你一看到这个就知道,它这个实际上资金的流动肯定不会完全自由,并且汇兑的时候达不到完全的自由。中共说对外商投资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你就知道它还会有很多很多限制条款。刚才我们提到资金的进出,它要分阶段的开放资本项目。所以这个我看真正成立一个自由贸易港、资金流动港还遥遥无期。

它还建立建立资金的“电子围网”,还有什么兑换环节登记这些东西。中共有一点想扶植海南的一些产业,希望在境外上市。这句话它就把狼的尾巴给露出来了,披着羊皮的狼的尾巴露出来了。因为你本来设立海南就相当于在境外一样,对不对?特区它就是境外。你现在在海南设立中的东西还要再上境外上市 ,就是说明在海南自己本身就不具备这种上市或干什么的条件。它也没办法设立一个类似香港股市交易这样的金融中心,这我们也就可以想像到它这种金融开放能开放到什么程度。

中共它要确保数据流动安全可控,还有什么实现数据充分汇集。它可能觉得这是它需要的,你这个对外商来说你还要数据安全可控,还有数据充分汇集。那完蛋了,那它你不管商业问题、商业机密全部都被它拿去了。你从这些具体的细则你都可以看出来,这个中共好像没有真正的意愿把它变成真正的自由贸易港。它现在的条款不可能做成一个自由贸易港。

听众朋友,今天的【谢田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