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湖南、吉林多地现蝗虫。(示意图:Ben Curtis/AP)
湖南、吉林多地现蝗虫。(示意图:Ben Curtis/AP)

「秋冬频饥渴」正在应验? 湖南 吉林多地现蝗虫

【希望之声2020年6月11日】(编译:李昭希)2020年,一场20多年以来最严重的蝗灾在东非爆发,对当地粮食生产和人民生计造成严重威胁。此后,蝗灾疫情先后抵达南亚、西亚。蝗灾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是东非、也门以及海湾国家、伊朗、巴基斯坦和印度,多个国家和地区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对此,国内网民大都是看热闹的心态,还有很多说中国没有蝗灾,因为很快就会被吃掉。蝗灾真的不会来中国吗?

大批沙漠蝗虫袭击肯尼亚。(图片:Ben Curtis/AP)
大批沙漠蝗虫袭击肯尼亚。(图片:沙漠蝗虫在肯尼亚,这是一些国家70年来所见的最大蝗灾。(图片:Sven Torfinn / FAO/AP))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据虫情调查,蛟河市、桦甸市、永吉县、龙潭区、昌邑区、船营区等地的部分荒地、林地、岗地等处已发生蝗虫危害,呈点片发生。截至6月4日,全市蝗虫发生面积约13.4公顷,平均发生密度10-20头/平方米,密度高的可达50头/平方米,为害部位大都为阔叶草本植物的嫩叶,危害状为缺刻状,个别导致整片叶子被吃光。

6月5日,根据各病虫测报点发布的蝗虫发生信息,吉林市农业农村局发布紧急通知,积极组织各级农业部门,提醒农民朋友全力做好蝗虫监测与防控工作。

湖南永州市宁远县发现大量蝗虫,房前屋后到处都是!

首先,要明白,蝗虫为什么不能靠吃解决。通常情况下,生物手段只能治理中低密度发生区,即蝗虫密度在20头/平方米以下,而20头/平方米以上则为高密度发生区,一旦蝗虫已经聚集,形成蝗灾蝗虫的天敌加起来,也只能捕食十分之一,很难治理。此次蝗虫部分地区密度已达到了50头/平方米,足可谓严重了。

关于粮食危机,已有多种警告,《地母经》曰:春夏水淹流,秋冬频饥渴。高田犹及半,晚稻无可割。明朝开国军师刘伯温的《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曰:二愁东西饿死人。近两年,长期的干旱困扰,带有可怕警告的“饥饿石”也在欧洲泛滥。

捷克共和国德钦易北河中重新出现了被称为“饥饿石”的巨石。(图片:Petr David Josek/AP)
捷克共和国德钦易北河中重新出现了被称为“饥饿石”的巨石。(图片:Petr David Josek/AP)

在欧洲,饥饿石的出现是一种不祥的预兆。历史上的“饥饿石”都是即将来临的艰难时期的警告。可见的最古老的“饥饿石”字样可追溯到1616年,那块“饥饿石”被认为是中欧最古老的水文地标,上面刻有德语的凿刻字样:“当你看到我时,你会哭泣。”

导致惨烈的哭泣原因可能有很多:当干旱高温到来时,这不仅表明收成不好,而且意味着粮食不足和价格上涨。随着水位的下降,河流运输变得越来越困难,威胁了沿岸家庭的生计。

再看看各地不断涌现的洪灾、地震、高温、火灾、冰雹及台风等各种灾难,2020实在不容乐观。

责任编辑:唐洁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