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全世界喊出天灭中共自救

【希望之声2020年6月9日】(主持人:石涛)我们通常说语言其实比数字的概念它的生命层面低。语言分成了不知道有多少种,但是数字从1~10,被全世界的人都接受,无论他是什么人,没有变样的,1就是1,2就是2,全世界没有任何差距。你算的周易是数来的,八卦是数,对吧?划三横,画五横,它怎么画都是数,它不是字,字解释的是数,其实这是关键。那今天是庚子年,无意中昨天在《涛哥侃封神》里面他在描绘元始天尊叫岁同庚。岁同庚,如果你硬解释就是元始天尊叫沧桑万劫,意思就是他与时间等同,他就是时间,用的什么?用的是岁同庚,庚子年的庚。庚是天干地支当中的天干的第7个。

今年是庚子年,是地支当中的第1个。60年转一圈,那为什么在形容元始天尊的年龄,其实他没有年龄,用人的年龄去比较,用了岁同庚的概念。7就是我们人生活的相当这个环境当中的绝对的数。而这种数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定数出来的。1989年,89六四到了去年30年。30年在香港一直烛光晚餐,经历30年,第31年没了。有人说有,是有,这是一种延续的过程,对吧?

这是一种被迫的过程,这是香港人自我抗争救赎的过程,但正常的没有了,这是真的。所以应对了民间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去年从六四之后然后衍生到今天,去年的今天6月9号,上百万人大游行抗争中共的送中条款。送中就是他习近平的,所以说习近平在去年开始送中送到现在送了一年。这日子他过不去了,他就叫送中条款,是他自己干的,而人们抗争的时间是什么?6月9号。

1999年6月10号,江泽民成立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叫610。也是在20年之后的6月9号出来100万,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它能出来100万。在当时6月4号抗争的时候,6月4号烛光悼念的时候,当时在维园出来18万,在四周大概有十几万加起来大概有30万,所以当当时组织大游行的人认为能有20万,他觉得就很不错了,要效仿当年的23条的抗争,出来50万,他没敢想,没敢往那迈,结果实际出来100万,所以那是震惊了,其实震惊了所有香港人,震惊了世界,谁也没有人能够理解,说到底为什么出来100万,是当时23条的两倍。其实里面的时间的观念、时间的概念起了决定性的因素。

迫害法轮功正好20年,610组织成立20年。那习近平所推崇的条款叫送中条款,送中就是人死了,百万人给他送终,这是真正的含义。我相信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对不对?能理解这送中的意思。那是天灭中共,送中开始,天灭中共结束,这就是一年香港所衍生的故事。那这样的含义都是民间嚷起来的,任何一个含义不是学校里教出来的,课本上没有。香港人也不是就在今天,去年的今天100万人上街就是天灭中共,没有。那个时候只是到了两天之后6月11号叫与神同行,6月9号100万,6月11号与神同行,中间跨了一个610。

会读数的谁都知道这是真正真正的天意,就像我通常说的定数。大家觉得玄,你的生日都叫定数,爹妈死去的日子忌日都叫定数。他习近平到了6月9号这一天,被香港人叫反送中,对吧?他要死,他要把整个人类害死,那香港人不干,反送中。你到了现在6月9号,你看看大疫情是不是共产党把所有人类都给毁掉。很多故事是这样的,那东西是你专家学者的东西吗?不是的,你怎么看你现在包括在整个欧美地区所爆发出来的所谓的反对种族主义。种族主义瞎掰,种族主义在相当程度上是否定神的。

否定神的就是恶的,否定了神,否定了你的灵魂。因为每一个人的灵魂对自己肉体而言就跟神一般,你摸不着,你控制不了,你坐那想媳妇,你能控制吗?你能控制你自己说我就不想她,你试试,对吧?那叫热恋中的傻瓜,对吧?那你为什么控制不了你自个啊?那是不是你呀?就这么点事,自己都读不懂,什么事都落在自己肉上,整死自己。所以这是我通常说的就一块烂肉。有人说这话听着不好听,其实很多人听着不好听,你自己就生活在一种虚假的礼貌中,你这个人不实在,我不开玩笑。

你的不实在是被你灌输的虚假的东西掩盖的东西,虚无的,所谓的礼貌跟修养的东西来掩盖你生命内在的,对生命不知的,对自己不认识的那一面,什么意思?一个真正在境界中,你真正在境界中,他就不在肉体中。你看那块猪肉,你家里买了一块猪肉,你对它有反应吗?唯一的反应就是剁了吃了它,对不对?你不会想别的。那么也就是说人没有灵魂就是一块破肉,跟那块猪肉有什么区别?

你为什么想歪了?你为什么想到最肮脏的地方?是不是?他跟猪肉是一样的。你为什么?是你的想法有问题,是你自己有毛病,是你自己不干净。真的,洁癖的人很多是脏的,不开玩笑,洁癖的人很多是脏的,这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今天主政的人很多是二椅子,半男半女的样,相生相克的道理,所以就反了,一切道理都是反的。

那我刚才解释6月9号的概念,去年到今年一年下来,其实它中间在时间的角度来讲去迎合应对着610这天地间最邪恶的展现。香港人6月9号站出来100万大游行的时候,根本是他自己有多少人想到到了去年年底就喊出了天灭中共?你问问那游行的人,有多少人理直气壮的说天灭中共?很难吧,根本没有,对不对?那半年之后人们喊出天灭中共,这是人改变的过程。人改变的过程在一开始的抗争,香港人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基础,他相信一国两制。

抗争的一切都在一国两制的基础上。抗争的一切都以共产党的承诺为基础。共产党签订了《中英联合声明》,共产党承认一国两制。那在一国两制的背景之下,甭管真的是假的,他这个框子在这儿,对不对?那香港人的抗争就是在这个框架下,在这个尚存的一点信任下来进行抗争,争取自己的权利。所有的抗争都在一国两制的司法独立、结社自由、言论自由、有别于中共统治的中国大陆的状况,在这个前提下进行一系列的抗争。

到今年人干了,对不对?你香港人最后抗争的过程没招了,喊出了天灭中共,你喊天灭之后要了他习近平的命,杀了他,灭了他。你用的是“灭”吗?不干了,他那头受不了,你喊个口号他怎么受不了啊?别的他怎么都可以能扛着?喊个口号,他受不了。半年他都不出个声,他放个屁呀,他连个屁都不放,结果大家一喊天灭中共,他急了,你想想?他背后的邪灵知道完蛋了,所以才出现了今天香港的场面,对吧?在配应这天灭中共的概念出现了大疫情。也就是咱说句不好听的话,香港的事结了,大疫情来到全世界去唤醒全世界的人中共的邪恶。

香港人喊出天灭中共了,要让全世界也喊出天灭中共自救。在时间的背景下是这么走的,但它的定数是被敲定的,就像人的三魂七魄一样敲定了,你根本改不了,你是这个生命,你就这样,你进了地球,他就这样,对不对?说你是个女的,就生孩子,你是个男的,你就生不了,他就这样,你非要给他拧着来,说我动刀动枪,随便你动,你爱怎么动怎么动,就是你有病。

你长得那样,你今天落生成这样就这样,说我就不认命,活该。有的人很别扭,就是说他根本都不能明白自己,他只明白自己的贪婪,他不明白自己生命的真实,那不是臭肉是什么?所以这是一年来在我眼睛里很完美的诠释了,我们2018年讲的“万劫不复再劫难逃”,这是我们当时讲过的。说到底是万劫不复好,还是再劫难逃也好?站在2020年一看这是一句话。2019万劫不复那是来自佛家的语言,尚存机会,生门大开。2020就是在劫难逃天灭中共,没生门了,没了。所以你会看到我们现实环境中的这种状况,我个人以为一年来非常感叹。

《反送中运动一周年从此不一样的香港》这是美国之音写的一篇文章。对写文章的人里面可以看出来有些人他跳槽了,写这个的人是原来法广的人,所以美国之音应该再出现很大的变动了,就是它人员的概念出现很大的变动。这三个人的名字没有一个是大陆人,一看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所以是件好事。好事的意思,中共的渗透的一切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被清洗掉。

文章讲的比较简单了,它的文章的格式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它主要总结了一年来第一个没有大台,第二个流水式be water,其实整个它是按照流水账记述了一年来香港人的抗争。说现在一年之后,现在的香港永远不会是过去的香港,过去的香港永远不存在,而案子启发是陈同佳意外触发了反送中抗争,陈同佳被中共利用,进行送中条款的立法,从而出现了反送中。所以我以为你站在抗争人的角度来讲叫反送中,但是真正的概念是送中,所以当时习近平要求送中。

这个人是杀人的,杀了他的女朋友在台湾。用了杀人犯树立送中条款,你在中国人的民间的用语中,你会听着毛骨悚然的,是这么回事儿,就是来了账要人命的。那香港人拒绝送中,拒绝什么?拒绝伴随共产党亡,而共产党就像这个一样,陈同佳是杀人的,其实真正的隐喻是在这里面,这些隐喻就全都起来了。那这样的隐喻起来,在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认识?这是一个问号,它需要时间。但是在文艺作品中,在我们看到的电影中会充满这种悬念,被人们称为悬念的说法。

其实当人与人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人们更倾向于这种悬念生命式的东西在其中,不是列公式出来。但是在现实的利益中咱们就变成列公式了。那当然了,我挣多少钱,你给我多少钱,他立刻算账。所以这就是在真正生命的理念跟人之间利益上的冲突出现的故事。那我个人以为不妨碍在具体的事件的过程中,随着时间的流失,今天一年过来我们看到一个大框架。就像我说的香港人其实自救已经非常成功了,你现在至于说中共做什么就是它自己的事了,它自己把自己弄死了,它带走多少算多少,什么叫带走多少算多少?

今天的香港政府,今天的香港警察,带走多少算多少,这种送中结束完了,就会出现更大的瘟疫。我们去年12月初在香港结束区议会选举之后,我们在节目中直接就这么说的,天灭中共没、唯有大瘟疫,其他东西都是小灾,小灾呀。大瘟疫来无踪去无影,没人抓的住,这是我们当时节目就这么说的。你现在看看?人眼看不着的是因为人的眼睛自己看不着自己眼睛,自己看不着空气,这就是天。人看不着天,因为人在天里头,听懂了吗?

人看不着天,因为人在天里头,这空气的一切叫不叫天?所以就把自己整死了,因为你是最物质的、最肉的。这是一种分离净化的过程,生活在肉上的人没有未来,其实说白了是这个。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就会看到这种大瘟疫去伤害的都是这些人。大瘟疫也谈不上伤害,其实就是我们说的习近平拿出的送中的概念把人类社会中与中共等同价值观的人都送终全死了,全给带走了,真正的含义是这个。所以你反送中就是反中共,反送中是生门在里头。

李柱铭:反送中抗争延续2014年雨伞运动。他没有做过太多的采访,这是李柱铭原来就这么描绘的,是,不错,确实是2014年的延续。它是一个过程在民间里这种发酵的过程,或者说它是一个结束语,我觉得是个结束,所以一年的时间应该是够了,我个人觉得应该是够了。到了2020年,你会看到香港的事情将逐渐被淡化,今天的香港面对中共的一切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对不对?他推出了港版国安法,他摧毁了过去时间一年的时间里香港人抗争的一个平台。一国两制是平台,在这个基础上去抗争的。说话的所有道理,抗争的所有道理都是一国两制。那今天习近平把一国两制的台拆了,那就没了,因为它的概念香港就是深圳,香港就是我北京西城区,那概念就不存在了。所以它堵死了香港所有的路就堵住了它,也就讲说堵死香港的路是以送中的概念出现,那他必死无疑,就是香港人说的天灭中共,自己给自己送终,其实完结这么个故事。

整个通篇文章没有太多的更新的内容,它讲述了这件事情,因为文章几乎都把原来的内容做了一个组合,反过来在这样的日子作为一种纪念。我以为蛮庆幸的,美国之音也经历过这样的时间,出现了那种自我的转变。今天的日子比较特别,《德国之声》在讲述中就是希望和恐惧中煎熬。《德国之声》还是非常共产党的,它引述了路透社跟法新社采访的一些人。那这些东西和包括林郑月娥的说法,我以为在它的报道当中,包含了中共体制当中的那种文化在其中。但这件事情,一年之后这个日子,这个定数,确实是被所有人所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