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期盼
期盼(网络照片)

正义存于人心 正举必有回报

【希望之声2020年6月9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她是中国大陆的公务员,今年三十四岁,居住在北方的一个城市,有一个三岁的儿子。她与公婆住一起,三代同堂,也算是一个幸福的大家庭了。她的人生不算太长,一直比较顺利,然而就在她怀孕期间,家里却发生了一件大事,至今想起来仍让她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三年前她怀孕了,一切都很顺利,妊娠期到八个月时,因老公不在身边,就想请母亲前来照顾。她的家乡在遥远的乡村,母亲听说后二话没说,风尘仆仆赶来照顾她。母亲来了,她顿时松了一口气,家里的事情都交给母亲打理,她不再担心、顾虑,日子过得很舒心,就准备待产了。

母亲是一名法轮功学员,虽然来到陌生城市,仍没有忘记向民众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只要是家务安排妥当之后,她都会抽时间走出去向路人发真相资料、讲述法轮功的美好和自己修炼后的变化。

也许是因为母亲初来乍到、环境不熟吧,有一天在讲真相时被人举报,警察将母亲抓走,关押到看守所。派出所很快通知了她,并将母亲的衣服送过来。她一看衣服上有血迹,顿时惊恐万分,犹如万箭穿心。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摊上这么大的事,老公又不在,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一时没有了主意。她无时不为母亲担忧,可除了哭泣,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又该怎样做?

就在她很无助的时候,有一位陌生的阿姨找到她,对她说:“你不要怕,虽然我们互不相识,但会像亲人一样,跟你一起营救你母亲。”原来这位是母亲在讲真相时遇到的本地法轮功学员,她们清楚母亲被抓走的事,并向她介绍了有关情况。这位阿姨还对她说:“我们讲真相没有错,因为中共对我们的迫害没有任何依据,我们只是在做好人,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你妈妈没有错,你要勇敢的面对警察,要求他们无罪释放母亲。更多的法轮功学员都会站在你一边,我们会一起去营救她。”

她听后失声痛哭,但悲伤的心里却像点亮了一盏明灯,又像迷路的孩子突然看到了家一样,顿时有了主张。她开始放下惊恐,并暗下决心:一定要为母亲讨回公道!

第二天,在两位阿姨(法轮功学员)的陪同下,她挺着大肚子去了看守所,要求见主管领导。

一位据称是所长的女警接待她,在说明身份后,她大声质问:“我妈妈违反了哪一条法律,你们要抓她?她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为什么她的衣服上有血迹?你们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在她义正词严的追问下,这位女所长显然心虚了,一再推说自己不知道,与她没关系。

她一听更来气了,更加严厉的问:“你穿的是警服吗?你是人民警察吗?你身为所长却坐视手下打人,三、四个警察在三更半夜殴打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太,狠毒到打掉她的门牙,让她满身是血,你不觉得这是在犯罪吗?”那一刻,她完全没有了害怕,义愤填膺,理直气壮。

因为她胸怀正义,再去看守所时,所长就一直躲着不敢见她。

有一次她在会见母亲时,正看到一个警察强拽着母亲往前走,她立刻大声喊道:“你别拽她!她自己会走!”听到她正义凛然的声音,那个警察马上就放手了。听母亲说,从那以后再没人敢虐待她了,有的警察还夸她有一个优秀、孝顺的好女儿。

她对母亲说:“我正在跟您的‘朋友’一起商量给您聘请律师,她们虽然与我素不相识,但每个人都在尽全力帮您,您一定要有信心!”

后来她才知道,母亲即使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依然给里面的人讲法轮功真相,她由衷的为母亲感到骄傲!多次在梦中梦到妈妈回家了……

有一次,一个看上去像小头目的警察暗示她必须拿钱才能解决问题,并扬言说,十几年来他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多了,不出钱就想轻易放人是不可能的,还说不配合就要对她妈妈如何如何。事后她了解到,这个人心狠手辣,几乎对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要敲诈勒索钱财,害得多个学员妻离子散,民愤很大,而且他经常出尔反尔,根本不可信任,是个凶狠歹毒的恶棍。

她无视警察威胁,不仅不给钱,还积极为母亲聘请三位律师打官司。她果断作出起诉这个恶警的决定,并找遍所有公、检、法相关部门和人员,揭露这个恶警的罪行。她和家人、律师多次到公安局告他,律师也对公安局领导说:“我们就是要控告某某警察。”这个恶警知道后很害怕,一直不敢直面她,最终被免职。

中国的司法机关就是那么无耻,在法院开庭时,检察院的公诉人竟然说她是她母亲犯罪的“证人”。她听后非常气愤,当庭举手申诉:“正像律师辩护所说的,按照道德规范,我不可能指证自己的母亲;母亲修炼法轮功以后,我作为女儿受益良多,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报答呢,在母亲受难时,我怎么可能去指证母亲犯罪呢?那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通过这件事也让她把中共的司法机关看透了:他们找不到证据,找不到替罪羊和害人借口就不顾羞耻的栽赃陷害,什么无耻手段都敢用,老百姓都说共产党一贯搞假、恶、斗,欺骗、蒙蔽、坑害老百姓,真是一点儿没错。

开庭那天,庭外去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有的人没钱坐车,就步行走了很远的路,甚至有些人是从别的城市远道赶来的,这让她很感动,也很震惊!而且警察还在现场驱赶他们,但是没有人害怕,也没有人走。听到这些消息后她也非常感动,从这些学员身上她仿佛感受到了巨大能量。

一年以后,她妈妈被释放回家了。接妈妈回家的路上,母亲问她:“你控告他们时就不怕失去公职吗?”她说:“我想过有这种可能,如果是那样,我就一直告到北京去,反正豁出去了。”

妈妈又说:“看守所的警察就怕你去找他们,说‘你女儿真能说,我们都说不过她’。有一次警察喊我时很高兴的说‘你的好女儿又给你请律师了,你真有福啊!’律师也跟我说:‘你的女儿文笔很好,一切都帮你做了。’有的警察还说:‘你女儿真是很优秀啊!’”

她怀孕后期因为妈妈被捕总是在哭,每天都替妈妈担心,也许是这个原因吧,儿子出生后也天天在夜里哭。妈妈回来后,告诉她常给孩子念“法轮大法好”就会好的,还给了她一个护身符。她照做了,儿子从此以后夜里就不哭了,她感叹的说:真是神奇啊!

事后有学员跟她说:你为修炼大法的母亲做的那些营救的事会有福报的。对此她深有体会,她说:“真的,我不但没有因此失去工作,几年前想通过考试调去一个部门,可考试没通过。这件事发生后天赐良机,连考都没考就调过去了。现在我拥有三代同堂的幸福美满家庭,事事顺心,每当回想这一切,真感谢慈悲伟大的法轮功师父啊!”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