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康熙皇帝古肖像畫(圖片:清代畫作局部)
康熙皇帝古肖像畫(圖片:清代畫作局部)

天花讓幼皇子成了麻子皇帝 瘟疫左右了多少王朝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1日】(編輯:王潤)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大清聖主康熙,可能就算是一個,兩歲得天花,差點兒要了命,沒想到活下來了,也就是因爲這天花,讓他在衆皇子中,脫穎而出,成爲了大清的皇帝。

滿族人,他們主要生活在寒冷的東北,也就是今天黑龍江吉林附近地區。清朝入關之後,天花這種瘟疫,就成了清朝王室貴族揮之不去的夢魘。

清王朝入主北京的第五年,公元1649年。新年伊始,萬物復甦,沒想到一種邪惡的幽靈“天花”也醒來了。沒過幾天,北京城上下猶如兵臨城下一樣,一片恐慌。正是天花(俗稱痘疫)爆發了。

正月三十日,攝政王多爾袞下令,北京戶籍居民中未曾出痘者,以及無北京戶籍的生人(不論出痘與否),按朝廷避痘制度“約定帶出二十里外”。

此時順治皇帝趕緊出城,到南苑避瘟。

一個半月後,順治的親叔叔,攝政王多爾袞的弟弟,滿清入關,戰功赫赫的和碩豫親王多鐸,身體強壯,年僅35歲,卻被天花擄走了生命。大清朝天花之烈可見一斑。

清朝和碩豫親王多鐸死於天花(圖片:清代畫作,Pritzlaff 收藏)
清朝和碩豫親王多鐸死於天花(圖片:清代畫作,Pritzlaff 收藏)

權傾朝野的攝政王多爾袞死後,順治皇帝13歲親政,勵精圖治,好不容易把反清復明的流寇平息個差不多的時候,22歲的順治皇帝也被天花奪取了生命。

順治帝當時有八個兒子,長子和四子已先後夭折。剩下的六個兒子是:九歲的二兒子福全,八歲的三兒子玄燁、四歲的五兒子常寧、一歲的六兒子奇授、不到一歲的七子隆禧和八兒子永幹。常寧以下諸子歲數太小,只有福全和玄燁兩個尚堪擇取。

長期以來順治皇帝一直看好次子福全,認爲其年稍長且賢,想立爲太子。但玄燁聰明好學,早爲皇太后所垂愛。

若想保得大清萬年基業,就得選出一位不但德才兼備,而且能夠抵抗天花的皇子,繼承王位。彌留之際的順治皇帝接受欽天監供職的西洋傳教士湯若望建議,立八歲的康熙爲帝。就是因爲康熙在兩歲的時候已經出過天花,有了抗體,天花就無法再傷害到這位皇帝。

在《十七世紀俄中關係》這部外交使臣的文件中,有這樣一句話:“汗[指康熙帝]坐在御座中央,人很年輕,臉上有些麻子。”

臉上帶着麻子的8歲娃娃康熙坐在了皇帝寶座之上,可誰知道,能做到皇帝寶座,也正是因爲這臉上的麻子。

麻子,是天花痊癒後留下的傷疤,當時的人們已經總結天花病毒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隻要被感染過一次就會終生對天花病毒產生免疫,以後再也不會患天花病了。

天花這種瘟疫,是由天花病毒引起的烈性傳染病,傳染性強,病死率高!主要是通過空氣傳播及接觸傳播。這種“一觸即死”的瘟疫,是當時世界許多國家的噩夢。法國詩人伏爾泰曾經估計,18世紀的歐洲,有五分之一的人口死於天花,有五分之一的人口臉上遺留有“麻子”。這或許也可以從西方的畫作中找到痕跡。

康熙帝親政以後,他沒有忘記天花給大清朝帶來的災難,於是如何能解除天花對百姓的傷害,也成了康熙皇帝日理萬機的一部分。

在康熙的倡導推動下,清朝天花防治更加系統化。他在太醫院專門設痘診科,廣徵名醫。北京城內設有專門的“查痘章京”,負責八旗防痘事宜。

甚至規定沒有出痘的蒙古王公不許入京覲見皇上。康熙十年(1671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康熙下聖旨給理藩院:“凡是元旦來朝外藩王等,雖雲已經出痘,朕猶慮之。伊等所云出痘,信耶?疑耶?若有未經出痘,而尚有疑慮即欲回去者,着問明具奏。”

理藩院傳諭蒙古各部後,各部王公等回奏說:“臣等出痘雖未知否,但特來慶賀元旦,仰賴皇上洪福,想亦無妨。俟行慶賀禮畢,始敢言還。”

而各部蒙古首領含糊其詞的回答,更引起了康熙的警惕。

漸漸南方的傳統種痘疫苗法傳到了北方。一般分爲兩種,一種方法叫水苗法,就是將患者的痘痂加入人乳或水中,用棉籤蘸上,塞入種痘者的鼻中;另一種方法叫旱苗法,取天花者的痘痂研成細末,加上樟腦冰片等吹入種痘者鼻中。這兩種方法都是讓種痘者輕度感染上天花,發燒出疹,再經過精心護理,病症消失後,相當於已得過天花,從而具有了免疫力。

康熙防痘種痘的推行是從宮中開始的。康熙十七年(1678),皇太子出痘,其時正值平西王吳三桂等三藩叛亂的關鍵時期,爲了能騰出更多時間親自護理出痘的太子,康熙皇帝竟然連續十二天沒有批閱奏章。太子康復之後,宮廷裏還舉行了一系列的慶典活動,搞得十分隆重。

這種療效顯著的種痘疫苗法,康熙不僅在宮廷中推行,而且在八旗中也普遍推廣,甚至推廣到漠南、漠北蒙古。當時西洋傳教士殷弘緒在寫給一位歐洲教友的信中寫到,他曾見證了1724年,康熙派人給蒙古推行種痘法這件事,並說效果很好,病家爲表示感激,送給御醫們許多韃靼(蒙古)盛產的馬匹、皮毛。

雖然這是康熙皇帝對抗瘟疫的重大功績,但是在大清近300年的國祚中,天花一直若隱若現。

瘟疫與王朝末世

瘟疫伴隨着人類的歷史起起伏伏,在其中扮演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有人說瘟疫是沒有硝煙的戰爭。如果說戰爭是人與人之間的互相殘殺,以達到朝代更迭或類似的重要目的,那麼瘟疫就是神一手操控的,改變人類歷史軌跡的大手筆。元朝鐵蹄彷彿乘風而起,一路勢如破竹準備蕩平歐洲大陸的時候,一場瘟疫讓元朝鐵騎一夜折返。明朝末年瘟疫肆虐,獨染明朝兵將,李自成大軍摧枯拉朽。清朝末年的大鼠疫,也成爲了加速清朝滅亡的加速劑……

神農氏嘗百草就是爲了抗擊瘟疫(圖片:〔明〕仇英繪《帝王道統萬年圖》)
神農氏嘗百草就是爲了抗擊瘟疫(圖片:〔明〕仇英繪《帝王道統萬年圖》)

上古瘟疫

在上古時期,瘟疫就已經開始出現了,中國最古老的史詩《黑暗傳》就記載,神農氏嘗百草就是爲了救助被瘟疫困擾的百姓。

夏商周瘟疫

到了夏商周時代,在殷墟甲骨文中有疥、瘧、首風、疾年等文字的記載。《山海經》中有疫、癘、瘧、風疥的記載。商代已有麻風病的記載。《周禮·天官·冢宰》記載:“疾醫掌養萬民之疾病,四時皆有癘疾。”《周禮》中也記載了流行性疾病和季節的關係。《呂氏春秋·季春紀》記載:“季春行夏令,則民多疾疫。”

秦朝瘟疫

秦始皇本紀》中記載,在秦始皇即位,征討天下的時候,就有“天下疫”出現。

漢朝末年瘟疫

漢朝末年,倒數第二個皇帝漢平帝時期,出現了西漢元始二年,郡國大旱,蝗。平帝詔:“民疾疫者,舍空邸第,爲置醫藥。”——《漢書》卷十二《平帝傳》。這是中國最早對隔離制度的記載。公元184年,張角、張樑、張寶三兄弟趁大疫流行,立太平道,最終發起“黃巾起義”,撼動大漢末世。

瘟疫擾赤壁 奠定三國鼎立

《三國志·魏書·武帝紀第一》中明確記載了曹軍的真正敗因:“公至赤壁,與備戰,不利。於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軍還。”也就是說,曹軍在赤壁之戰中戰敗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曹軍遭遇了瘟疫。據有關專家研究,曹軍中流行的瘟疫就是血吸蟲病。赤壁之戰曹軍的失敗,奠定了三國鼎立的基礎,延緩了王朝統一的進程。

明朝鼠疫滅亡

明思宗崇禎執政時期,瘟疫頻發且疫情嚴重。據統計,共發生大瘟疫達六次,尤其是明末1643年,北京、天津兩地,分別於二月和八月發生流行性鼠疫,據《明實錄》記載,“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戶丁盡絕,無人收斂者。”

鼠疫在北京達到流行高峯,累計已造成北京20-30%的人口死亡,出現了“人鬼錯雜,日暮人不敢行”的人間地獄景象,鼠疫導致北京防備鬆弛,造成李自成大軍輕易攻陷北京,崇禎帝自盡,明朝滅亡。

宣統二年東北鼠疫

1911年2月20日,距離大清王朝最終滅亡,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清皇室的發家之地——東北,發生大鼠疫,這是自歐洲“黑死病”以來,人類又一次大規模的恐怖瘟疫事件。僅以官方統計,瘟疫波及東北及俄羅斯南部地區,僅中國就造成了六萬多人死亡。

責任編輯:楊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