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巴爾/沃爾夫/卡森
美國三位不同族裔部長6月7日向美國媒體表示,美國執法部門以及其它領域不存在系統性的種族主義問題。(圖片由左至右:住房與城市發展部部長本·卡森(Ben Carson),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代理國土安全部部長查德·沃爾夫(Chad Wolf)。SOH合成)

美不同族裔部長: 種族主義已在美國褪色 不存在系統性問題

【希望之聲2020年6月8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由非洲裔美國人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於警察過度執法而引發的“黑人命貴”的抗議示威活動迅速在全美各地蔓延,又因被秉持共產黨理唸的安提法(Antifa)等衆多極端主義組織綁架,以及外國勢力的涉足,演變成了暴力騷亂

儘管近日各地的暴力活動高峯已經過去,但以「黑人命貴」爲名的抗議種族主義的示威活動仍此起彼落。作爲執法核心力量的警察,因在一些抗議活動中的執法行爲被質疑存在系統性的種族主義

週日(6月7日),包括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在內的不同族裔部長政要,就這場針對種族主義問題的騷亂紛紛表示,美國執法部門以及其它領域不存在系統性的種族主義問題。

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代理國土安全部部長查德·沃爾夫(Chad Wolf)和住房與城市發展部部長本·卡森(Ben Carson)等在內的不同族裔政要向媒體表示,美國的種族主義因歷史原因曾經很嚴重,但隨歷史推進,在美國種族主義已經漸漸褪色,美國不存在系統性的種族主義問題。

司法部長威廉·巴爾週日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面對國家》的新聞採訪時被主持人詢問,他是否認爲“執法中存在系統性種族主義”。

巴爾回答:“我認爲在美國仍然存在(個別的)種族主義,但我認爲執法系統沒有系統性的種族主義。” 他說:“監於這個國家的歷史,我瞭解非裔美國人社區(對警察)的不信任。我認爲我們必須認識到,在我們的很多歷史中,我們的機構顯然是有種族主義的。” 但是,“自1960年代以來,我認爲我們一直處於改革機構的階段,並確保它們與我們的法律保持同步,以及確保它們不會爲施加不平等而採取後衛行動。”

巴爾進一步補充說,儘管他認爲這一級別的改革很困難,但他認爲“改革正在奏效並取得了進展”。

代理國土安全部部長查德·沃爾夫在《本週》節目中告訴美國廣播公司(ABC):“我不認爲我們有全國執法人員存在系統性的種族主義問題。” “我是否承認有些執法人員濫用職權?是的,並再說一次,我們需要對那些行爲負責。” 他強調,“但我也要說的是,這個國家每個行業的個人都可能濫用職權和權力,我們需要追究他們的責任。”

沃爾夫補充說,儘管在執法和社區執勤方面有“絕對”的改善空間,但“大筆一揮將執法人員描繪成具有系統性的種族主義,確實對每天都穿上制服、帶上徽章,每天冒着生命危險來保護美國人民的男人女人真是一個傷害!” “而且我認爲在談論警察在做什麼的同時,我們也需要談論他們每天都在面對什麼。”

他在提到了全美抗議活動中的一些非法行徑,包括故意破壞和搶劫時說:“雖然我們將重點放在一些警察身上,但我們還需要關註上周在美國各城市發生的事情。” “燒燬教堂,破壞古蹟……我們不能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

沃爾夫表示,如果執法人員工作做得不正確,則必須追究個人的責任,“這就是我們在喬治·弗洛伊德案中所做的。” 沃爾夫所指是參與5月25日對弗洛伊德執法的4名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已被逮捕和起訴。

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部長本·卡森是一位非洲裔美國人,他以親生經歷印證了司法部長巴爾的評論。他週日告訴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國情諮文》,在他長大階段,種族主義是常見的,但“現在非常罕見”。

當被問及是否認爲美國系統種族主義是執法機構的問題時,卡森說:“我是在真正的系統種族主義時代長大的。” “我記得當初八年級的學生,我是唯一的黑人學生,我的學習成績最好,老師因此指責其他學生說他們沒有盡力,因爲黑人是第一名。”

卡森說:“在我成長的過程中,這種事情並不少見。” 而“這種事情現在很不常見了。” 他補充道:“絕大多數警察都很出色”,但有些人是“流氓”。

研究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多年的新西蘭作家勞登(Trevor Loudon)先生對騷亂背後的推手也做出了分析,毫無疑問,弗洛伊德之死只是託辭,“這完全是一場共產主義分子煽動起來的叛亂”。他認爲,這些騷亂種族主義毫無關係,這些共產主義者的目標,就是要阻礙美國的經濟復甦,阻止川普總統連任。“除非採取果斷行動,否則這個夏季將漫長而炎熱,因爲共產革命很可能會來到美國人身邊。”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