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帝禹告誡,百姓是國家的根本,根本牢固,國家才得安寧,圖爲大禹戒酒防微。(圖片:選自《帝鑑圖說》)
帝禹告誡,百姓是國家的根本,根本牢固,國家才得安寧,圖爲大禹戒酒防微。(圖片:選自《帝鑑圖說》)
中國歷史正述

【中國曆史正述】夏之十二:夏初之亂

【希望之聲2020年7月3日】

夏朝:夏代諸王之二

夏初之亂

啓過世以後,兒子太康繼位。太康沉迷於逸樂,把時間荒廢在遊獵上。人君失德,臣民則有二心,天下將要生變。

太康失國 五子作歌

在大夏的東方,有一個有窮國,其首領叫后羿。這個后羿不是堯帝時代,射下九日的那位射日英雄羿,而是那個羿的後代。由於堯帝時的羿是神射手,所以他的後人、包括大夏時代有窮國國君后羿也都擅射。

一次太康到洛水之南遊獵,一去百天不歸。有窮國國君后羿趁機佈置重兵扼守在洛水北岸,太康無法渡河返回都城,從此被放逐在自己的國土之外。這就是史上著名的“太康失國”。

啓的兒子,夏朝的第三代君主太康是一個荒唐的君王,遊幸打獵,終年不問國事,最後權位被后羿篡奪,自己流亡於外。(圖片:《彩繪帝鑑圖說》插圖之“遊畋失位”局部)
夏朝的第三代君主太康遊幸打獵,終年不問國事,最後權位被后羿篡奪。(圖片:《彩繪帝鑑圖說》插圖之“遊畋失位”局部)

《史記》載,太康的五個兄弟駕着馬車,載着他們的母親徘徊在洛水的南岸,進退不得。太康的兄弟埋怨太康縱情享樂不歸,不秉君德,不由在河邊唱起了悲傷的五子之歌。他們揚聲歌頌先祖大禹巍巍的功績和訓誡,又低聲吟唱起了今天的不幸和悔恨。

第一首歌唱道:“聖明的祖先訓誡我們,要親近百姓,不可以輕視他們;百姓是國家的根本,根本牢固,國家才得安寧。我看天下的人,愚夫愚婦都勝過我。一人犯下許多過失,難道要等到民怨流露出來纔看得見嗎?要在怨尤未形成時就要有警惕啊。治理兆民,應當心存畏懼,好比拿腐朽的繩子駕着六匹奔馬一般;在百姓之人上的人怎能不心存敬畏呢?”

第二首歌唱道: “大禹這樣告誡我們:在內迷惑於女色,在外迷戀於遊獵,沉湎於美酒、音樂,身居高大的宮宇、又把宮牆繪滿了彩飾。這幾種嗜好若是染上其中一種,沒有不亡國的。”

第三首歌唱道: “古代的陶唐帝堯,他居住在冀方一帶。現在太康失了堯的治道,亂了堯的法紀,才帶來了今天的覆亡。”

第四首歌唱道:“我輝煌的祖父大禹是萬國的天子,他把典章和法度傳給了子孫後代。王國的倉庫殷實,財物豐盛,難以數算。現在,我們荒廢了先祖留下的功業,覆滅了宗廟,祭祀斷絕!”

第五首歌唱道:“嗚呼,要何以爲家!我懷着悲痛。百姓仇恨我們,我們又能依靠誰呢?我心抑鬱憂傷,羞愧悲傷。不遵奉德行,就是悔恨,又如何能追回呢?”

這是華夏民族第一個有關於天子“失國”的記載。留下一個失德享樂的君王必失其國的慘痛教訓,也留下了這五首上古悲歌。

仲康即位 胤侯徵羲和

后羿廢逐了太康,立太康之弟仲康爲帝,仲康駕崩後,子相繼位。但這一期間,夏朝的朝政大權一直掌握在有窮國國君后羿的手中。這是夏初的一段亂世。

日食(圖片:pixabay)
日食是月食日,也就是陰侵陽的一種天象,對應在當時的夏朝,則表現爲以臣侵君,朝政失序的亂象。(圖片:pixabay)

帝仲康五年時出現日食,從堯的時代起就掌管天象的氏族羲氏與和氏沉湎在酒色之中,“廢時亂日”,沒有預先觀測到這一天象,仲康震怒之下,派大司馬胤侯出兵去征伐羲和二氏所在的領地。

胤侯出師前誓師道:“羲、和二氏行事顛倒,沉迷在酒氣之中,失職棄守,顛倒了日月星辰的運行歷程。季秋之月的朔日,日月星辰不合聚於房,出現了日食,樂官擊起了鼓,嗇夫奔馳去取幣禮拜天神,百姓急忙做搶救日食的各種差役。然而羲、和主管其官卻渾然不知,對天象昏迷不識,受到了先王的誅罰。”(《尚書胤徵》)

從這段誓師的宣言中我們可以看到,在遇到日食時,從上到下,各色人等都虔敬、莊嚴而有序的進行禮儀。

仲康在位時淪爲有窮后羿的傀儡,君不在其位,此時天象出現日食,並不是偶然的。日食是月食日,也就是陰侵陽的一種天象,對應在當時的夏朝,則表現爲以臣侵君,朝政失序的亂象。

后羿逐相 寒浞篡夏

仲康駕崩後傳位給兒子相,後來后羿驅逐了相,相流亡在外,建都商丘,依附於同姓諸侯斟尋、斟灌氏。後來,相娶有仍氏緡爲妻。有仍氏是太昊少昊的後裔,又稱爲東夷昊族,是當時東夷族的望族,相從而得到了可以依靠的助力。

明陳洪綬仙人獻壽圖
相娶有仍氏緡爲妻,生下少康,從此夏朝的天命得以承傳下去。(示意圖片: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後來后羿把大權拱手讓給了佞臣寒浞,又在寒浞的禍亂誘導下荒廢國事,沉迷在打獵遊樂之中。後來后羿被寒浞所殺。史載,寒浞殺后羿的情形十分殘忍野蠻,違背倫常。可以說是在上古史中留下的一個諸侯忤逆亂政、橫遭現世惡報的警示。

《左傳》記載,寒浞殺后羿篡位,自立爲王,他把流亡在外的夏王相視爲心頭之患,於是派遣自己的兒子奡先後滅了斟尋、斟灌氏,之後又追殺相至商丘,相自刎而亡。

相自殺之時,相的王后緡正懷有身孕,危急中她帶着隨身的宮女鑽過牆腳的洞,奔逃回自己的家鄉有仍。在有仍,她生下了相的遺腹子少康,在千鈞一髮之際,夏朝的天命得以承傳下去。

參考文獻:

1. 《尚書正義》

2. 《史記》

3. 《左傳正義》

文章來源:神傳文化之中國曆史研究組/大紀元

責任編輯:勇舒/楊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