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美国总统川普与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图:AP)
美国总统川普与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图:AP)

未普:美中开始“战略性分手” 谁是赢家?

【希望之声2020年6月3日】美中关系因新冠疫情和“香港国安法”,正在进一步直线下跌。两国关系未来的走向,从脱钩到去中国化已经成为两国政界学界频繁讨论的议题。而最近出的一个新名词——战略性分手(Decouple from Strategic Dependency),可能能对未来的美中关系走向,提供一种可行性较高的决策思路。

这个名词首先出现在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5月14日发布的报告中。报告名为“摆脱对中国产业链的依赖:五眼联盟如何与中国战略性分手”(Breaking the China Supply Chain:How the‘Five Eyes’can Decouple from Strategic Dependency)。五眼联盟指的是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加拿大和英国成立于二战时期的情报共享组织。

两个星期前,特朗普总统发表了“可能切断与中国所有关系”的讲话。但事实上,美中两国很难做到完全脱钩。从政治风险的角度看,一个美中两国完全脱钩的世界,将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世界,是一个充满热战风险的世界。而两国首脑和他们的智囊们实际上都看到了完全脱钩的风险。从可行性的角度看,美中完全脱钩是很难办到的。但是这次新冠疫情给美国造成的惨烈死亡,让美国反思这样一个现实问题,“我们是否对一个对手国家过于依赖?”

这是一个理性问题。反思美国在哪些方面对中国过于依赖,是解决过度依赖,实施战略性分手的第一步。《亨利.杰克逊协会》的报告详细分析了五眼联盟国家,在关键进口商品上对中国“战略性依赖”的程度。了解这一点有助于这五个国家找出影响本国关键基础设施的产业,进而做出清楚的选择。根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这个报告的目的,并非希冀西方国家完全切断与中国的关系,也并非提倡保护主义,更不是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而是提醒这些国家,在某些产业上不能对中国再搞“战略性依赖”。

战略性依赖”指的是某种商品有50%以上来自中国供应链,且中国控制该商品30%以上的全球市场。报告发现,美国在414种进口产品上对中国有“战略性依赖”,其中114种服务于其关键的国家基础设施,包括医疗、国防、科技,以及会影响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生技、化学原料、稀土等。

在现实中,美国其实已经开始在医疗、科技等产业实施与中国的战略性分手了。特别是在医疗供应链方面,新冠疫情给美国的教训实在是太惨痛,它暴露了美国对中国的这种战略性依赖是何等致命。近年来,美国需要的90%以上的抗生素、维生素C、布洛芬和氢化可的松,70%的乙酰氨基酚和45%的肝素,都由中国制药公司供应。美国医疗供应链在疫情中的极端脆弱性,给美国的战略性分手提供了充足的理由,同时也向十多年前美国企业一窝蜂似的涌向海外,不管不顾地寻找最低成本产地的短视行为敲响了警钟:所有这些短期省钱的决策都带有长期风险。美国决策者现在已经意识到,在医疗供应链等关乎民众健康和国家安全方面,美国对中国的依赖是不可接受的。

为了纠正医疗供应链短期行为带来的致命风险,美国现今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呼吁美国公司撤离中国,美国将支付100%的搬家费;推动《购买美国产品法》(Buy American Act),要求联邦机构购买美国制造的药品和医疗设备;简化对美国制造产品的监管审批;参院两党工作小组要求立法,以审查国内药品生产的资金和鼓励措施,并通过立法强化关于药品短缺的报告要求。在科技业方面,美中的战略性分手也在进行中。美国商务部近日宣布新出口禁令,扩大对华为供应链封锁,激励台积电在美国亚利桑纳州建造芯片厂。

对现在的美国而言,与中国不脱钩不行,完全脱钩也不现实,而战略性分手却是可以做到的。对中国而言,当然也不希望与美国完全脱钩,对美国的战略性分手,中国是挡不住的。因此,战略性分手可能是美中关系近期内最现实的状态了。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