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xthk
xthk

謝田:香港失去“自由港”地位 港幣面臨消失?(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日】(主持人:靜汝/嘉賓:謝田)如果香港不再是自由港,對世界、中國以及香港、港幣本身有哪些影響?本臺記者就此採訪了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記者:謝田博士您好。之前有分析說中共在香港爲所欲爲,是賭定了國際社會不會做出什麼有效的制裁。那是不是說美國總統川普的強硬態度讓中共始料未及?

謝田:我覺得中共應該是料到了一部分。舉個例子,看到有前天有個消息說,中共把10噸的黃金運到香港,顯然是爲了捍衛港幣,如果這個消息確實的話,我想中共實際上已經預料到川普宣告美國的那個做法對港幣的影響,非常深遠的影響。

因爲美國已經說了,之前美國公開表態了,他們會發出一個強有力的應對,不能說完全不知道,但(中共)它也許有抱有僥倖的心理,也許覺得可能不會那麼嚴重。

記者:但截止目前除了中共影響的那些媒體謾罵外,好像沒有看到中共有什麼實質性反應。

謝田:蛇被打了七吋了,除了罵也做不出什麼強有力的反應。我昨天在《新唐人電視臺》做一個節目,他們也問到這個問題。我說中共真是還沒有什麼對策。我想它現在應該非常擔心香港的下一步了,對經濟,香港的地位和中國大陸的衝擊,它現在應該考慮對策。剛纔說到用10頓黃金來捍衛港幣是不夠的,它下面願不願意繼續捍衛下去,是不是要動用它自己的外匯儲備或者黃金來捍衛,現在他們想的是怎麼去應對的問題。

記者:是會脫鉤麼?

謝田:這個還沒有談到脫鉤的問題,這就是就事論事,就是針對香港。但是我們看到川普的講話,他帶了他的全部外交,財經,國防和國家安全這些重要的干將,大家一言不發,表情很嚴肅,站在那,講完以後,也不回答記者的問題,轉身就走。你看到他有很強烈的那種臨戰的狀態,這種肢體語言表示非常果斷做出這個決定,並且顯然是非常不高興的,非常氣憤。氣憤的狀態下做出一個非常重大的決定。

記者:您剛剛提到這個決定影響深遠……

謝田:這個影響會非常的大。因爲首先我們知道香港保持繁榮,一直保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就是97年迴歸的時候,按着原來一國兩制的設想,當時馬上西方各國就針對香港有一個新的策略,就是要把香港跟原來一樣按一個獨立的經濟體對待,雖然香港主權迴歸中國了,但是管理治理,對外的經濟貿易聯繫都保持不變,這也是一國兩制原來的含意都在這裏。所以他們都把香港作爲一個獨立的關稅區,經濟上跟中國大陸是分開來的。

香港自己還有歷史的傳統,是一個自由港的地位,對進口出口都不增加關稅,並且資金來去自由,經商環境非常優越,所以吸引了各國的金融機構,銀行,在香港設立分部。因爲這些銀行多了,自然就形成了一個金融中心。

世界其他幾個金融中心,一個在英國倫敦,一個在紐約,再加上香港,它有一個地理上的問題,時間上正好跟紐約有差12個小時,倫敦差6個小時,這樣實際上等於形成一個全世界可以不間斷的金融的網路,隨時都有一個這種網路金融中心,可以滿足國際社會的需求。在這個自由港的地位下,美國,日本,歐洲對香港也不設立關稅,就是對香港進出口都不設關稅。

對中國大陸來說,這實際上是非常好的一個窗口,對外的窗口。我們大家都知道1949年的時候,當時中共的大軍到了廣州,到深圳的時候,那個時候有個將領,就是要求我們是不是繼續往前推進,正好藉機把香港所謂解放了,打下來。那時至少當時中共領導人還是滿明智的,還是頭腦很清醒,因爲它知道把香港收回來,香港在他們的管治之下就失去它的意義了。但是如果留着香港,中共當時就長期打算作爲一個窗口,它就可以從香港轉一些外部的資金,產品,技術,情報什麼都收進來。即使在文化大革命,後來所謂的抗美援朝韓戰,整個之後的幾十年,中國大陸對外實際上是封閉的,閉關鎖國的時候,香港一直是開放的,和中國大陸之間關係一直保持。這實際上是中國相對於其它共產主義國家像前蘇聯來說,中國有這麼一個優勢的地方,就是它實際上跟西方是通過香港小小的窗口可以保留。

現在等於中共自己愚蠢把香港給摧毀了,把這個窗口給關上了。現在中國經濟已經面臨非常嚴峻的狀態,嚴重的衰退。香港經濟主體一個是作爲世界金融中心之一,提供所有的金融服務,銀行服務,投資,融資,會計,各種各樣的專業服務。再一個,它作爲一個轉運港,大量的商品轉運,中國商品轉運,航運,海運,還有旅遊,也有香港自己的一些製造業。它的製造業可以享受獨立關稅的地位,向美國出口的時候都沒有關稅,進口也沒有關稅,進口原材料也沒有關稅。港幣跟美元,其它外匯都是自由兌換,對中國來說(港幣)相當於一種外國的貨幣。

中共通過香港大量的融資,很多進入中國大陸的一些投資,都要通過香港進去的,或通過香港連線,和香港本地人的資本進入中國。中共可以買到很多原來以前封閉鎖國時買不到的東西。就像北韓我們就知道,現在北韓國際被社會禁運,金正恩想買一些奢侈品,豪華的商品,很多東西他都買不到。但中國大陸有這麼一個機會,對大陸來說是它還是一個收集世界各國的經濟,軍事各種各樣情報的地方。世界各國大概都有自己的情報中心,情報組織在香港運作,因爲它八面玲瓏,訊息非常流暢,非常重要薈萃的一個地方。

還有大量的中國產品即使現在在貿易戰、美國關稅情況下,也是通過香港賣出去了,或者在香港組裝,再加工一下再賣出去。所以從經濟的換匯,產品還有物流轉運,到各種金融和管理的服務,再到情報收集,這些基本上都被切斷,對香港來說是絕對巨大的打擊。對中共來說,尤其在貿易戰中美國關稅的時候,它實際上是非常好的,還留一個窗口。但現在中共基本上活生生的把一個國際金融,物流,轉運,航運和資訊的中心給關掉了,對它的經濟影響會非常大,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以後慢慢的纔會展現出來。

香港來說香港的經濟,我最擔心的實際上是香港的港幣地位的問題。經濟肯定沒有這關稅地位,香港的製造業就沒有任何競爭力,它就跟中國大陸其它的公司一樣,這些公司馬上就會倒閉。沒有這個自由港的地位,那些航運海運,國際轉運,物流,這些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這些行業整個這麼大的產業鏈都會解體消失,會讓很多很多人失業。

對國際銀行資本金融資本來說,它本來在香港是一個自由進出,政治,經濟,法律環境非常優越的地方,他們很安全,現在等於是把香港變成深圳變成上海,他們感覺到威脅的時候,這個資金現在轉移非常快,可以用電匯,電傳,一夜之間就可以撤離。現在這些肯定會開始撤離,銀行開始關門、撤離。撤到哪裏去呢?他們需要一個亞洲的金融中心,要我來看的話,可能就是去新加坡,或者去臺北,甚至去胡志明市都有可能。肯定會分散掉了,很多香港一些金融的菁英人才,可能會去倫敦,去其它地方。這些銀行我們看到會逐漸的,資金先走,人員慢慢撤掉,公司再關門。然後他們的房產辦公樓一些都會退租或者轉讓,所以這個會對香港的房地產形成一個巨大的打擊。

記者:是房地產下跌?

謝田:下跌。因爲大家都在拋售的時候價格肯定會暴跌,很多人會損失慘重。

我認爲港幣的問題最重。因爲港幣跟美元掛鉤的,就是說它是訂在一起的。美元升值的時候,港幣也升值,美元貶值港幣也跟貶。很多國家他們自己都管理不好自己的貨幣,有時候比方說暴跌暴貶啊,或者通貨膨脹啊,各種各樣壓力太大的時候,他們都希望跟美元掛鉤。有很多國家也嘗試過。有的國家乾脆就直接用美元了。但是掛鉤的話,你得有能力,得要掛的住,換句話說你要有足夠好的經濟,足夠好的財政來保持你可以挺住你自己的貨幣,按照固定的匯率掛的住。

而現在香港失去這個金融中心的地位、失去製造業的機會、失去國際物流航空轉運、海陸轉運這些的產業的話,它沒有支撐港幣的力量。現在已經發生了,我們現在看到港人都在把港幣換成美元,現在正在發生,大量的換,以後會越來越多的換。並從中資銀行裏把港幣取出來,甚至外匯取出來,存到外資銀行去。中資銀行我看八成很多要關門,要倒閉了。這些大量拋售港幣換美元的時候,港幣就要貶值。

港府怎麼辦?剛纔說到港府說它肯定要捍衛,港府現在說它現在有六千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平常來說是夠用了,是毫無問題了。香港每年進出口貿易大概是一萬一千億左右,包括有六千億的出口,五千億的進口。按理說一個經濟體,你要保持這個外匯儲備要保持三個月的進口,就問題不大,就比較正常。香港每年五千億,一個月就五百億,三個月就一千五百億,足夠支付通常的運作。那現在港府有六千億,它可以支持一年。問題是人們現在開始拋售,這個不是平常在的“歲月靜好”的時候,現在是非常危機的時候。這個人們在紛紛兌換的時候,這個六千億美元根本就是杯水車薪。所以爲什麼中共把這個十噸黃金運過去呢,就是這個原因,外匯儲備不夠。港府可能還有些黃金儲備,再不夠的話就跟中共北京要,北京那十噸黃金,那個一眨眼就沒了。中國大陸倒還有三萬億外匯儲備,包括一萬億的美元儲備。

記者:您認爲中共能把這些外匯儲備都用在香港這裏嗎?

謝田:我看它填不起,可能會支持一段時間,但很快的就會發現它是個無底洞。因爲一個是原來的投資在香港的那些外資企業,都會撤離,外資銀行會撤離,帶走大量的外匯。這些公司撤離的時候,很多會把那些比方說它持有的房地產,很多資產都會變賣。變賣以後,這個錢也要再換成美元,因爲現在是自由兌換,那就不是六千億的問題了。香港的房地產我們知道非常昂貴的,有10%-20%的出售,這可能涉及到幾十萬億美元的資產,港府怎麼去捍衛?它哪有這麼多錢來支持?所以港幣會一路下跌,現在可能很快我看銀行擠兌的問題馬上就會出現,到最後也不用最後了,可能很快就要考慮要脫鉤了,這時候再維持跟美元掛鉤,成本會非常非常的高,那它就只有脫鉤

脫鉤的話,港幣一旦貶值的話,那就不知道貶到哪去了。我認爲中共如果在香港這麼強硬的政策不變的話,港幣終會消失,會死去。

記者:這會不會是一個比較長的時間?

謝田:現在中國大陸可能會支持,中國大陸會保持人民幣和港幣的一些匯率,因爲它現在涉及到我們叫一國兩制,在兩制之下,在一國纔有兩種貨幣,人民幣和港幣,兩個制度,兩種貨幣。現在變成一國一制了,一制下不可能有兩種貨幣,不可能一個國家有兩種貨幣。

實際上港幣會變成什麼呢?港幣會慢慢的變成幾乎類似當年的外匯券。 外匯券是什麼意思?當年中國還沒有改革開放的時候,外國人到中國以後,把外匯變成外匯券。外匯券實際上相當於人民幣的一種,但是是外匯換過來的,也不能完全流動,但是可以有些流通。在北京比方有些大城市有一些商店,叫友誼商店收外匯券。對中國人來說是種特權,有外匯才能換成外匯券。在友誼商店、在那些店買到很俏的商品,或者進口商品。這實際上是一種雙軌的貨幣,但這顯然也沒有持久,後來就取消了。

我現在看港幣如果這樣繼續下去的話,基本上會成爲一種類似外匯券的東西,會再繼續在香港和中國大陸通行一段時間,但最後就完全沒有必要了,第一,它不得不脫鉤。再一個它的幣值會降低,最後實際上被人民幣給吞掉,就像香港政府,政治實體被中國大陸共產黨專制吞掉了,港幣也會被人民幣吞掉取代,港幣就會不存在了。我認爲最嚴重的,最糟糕的結果就是港幣最後消失掉。這真是中共真的毀了香港,它也毀了自己。它實際上真的把一個生金蛋的母雞,那麼漂亮的金蛋的母雞硬是給殺掉了,殺死了。

記者:我看有報道指,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如果削弱或取消,有一部分居住香港的外國人會離開,這會讓香港的外匯儲備減少14%?這對香港有影響麼?

謝田:對,這14%就很大了。這隻是居住於香港的外國人離開,香港好像有幾十萬外國人,包括很多美國人,這些離開就可以把外匯儲備減少14%,我們還沒說到更多的香港居民自己那些還有很多人要移民的,要逃離香港的,可能要去英國,可能有很多人去加拿大,去臺灣,新加坡,去美國各種各樣等等的。香港又一輪的財富和智力的大逃亡已經開始。這個帶出錢更多的。剛纔只是說外國人離開帶出去減少14 %,下一步港人開始逃亡,港府在試圖捍衛港幣的時候花的錢,還有香港一些房地產也開始被拋售,然後換成現金往外逃的時候,港府那點外匯儲備很快就沒了。

記者:您認爲北京政府還能做出什麼舉動嗎?

謝田:因爲美國已經明確警告了,要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地位,這說得很清楚了,像剛纔說的10頓黃金運進去的話,說明它知道還有所準備。但是它可能是抱有僥倖,以爲也許美國不會做。因爲這對美國來說也有影響。對美國很多公司,很多金融在香港的企業,香港的運作,香港和美國的貿易也很多。但是美國顯然不能夠接受,西方不能接受中共撕毀協議,不兌現諾言。你不是自由港就不能享有自由金融中心的地位,這是肯定的。這個觸動西方的底線了,我想觸動了人類的底線了。中共它原來的僥倖看來也僥倖不成,它也沒辦法對等的報復,除了罵。罵的話它也知道也於事無補。所以我想中共現在可能從昨天晚上,它的外交部應該是緊張的開始研究美國這個做法,尋求對策。我估計現在還沒有研究出什麼結果來,現在它只能被動的接受這個結局。

責任編輯:靜汝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