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xthk
xthk

谢田:香港失去“自由港”地位 港币面临消失?(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日】(主持人:静汝/嘉宾:谢田)如果香港不再是自由港,对世界、中国以及香港、港币本身有哪些影响?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

记者:谢田博士您好。之前有分析说中共在香港为所欲为,是赌定了国际社会不会做出什么有效的制裁。那是不是说美国总统川普的强硬态度让中共始料未及?

谢田:我觉得中共应该是料到了一部分。举个例子,看到有前天有个消息说,中共把10吨的黄金运到香港,显然是为了捍卫港币,如果这个消息确实的话,我想中共实际上已经预料到川普宣告美国的那个做法对港币的影响,非常深远的影响。

因为美国已经说了,之前美国公开表态了,他们会发出一个强有力的应对,不能说完全不知道,但(中共)它也许有抱有侥幸的心理,也许觉得可能不会那么严重。

记者:但截止目前除了中共影响的那些媒体谩骂外,好像没有看到中共有什么实质性反应。

谢田:蛇被打了七吋了,除了骂也做不出什么强有力的反应。我昨天在《新唐人电视台》做一个节目,他们也问到这个问题。我说中共真是还没有什么对策。我想它现在应该非常担心香港的下一步了,对经济,香港的地位和中国大陆的冲击,它现在应该考虑对策。刚才说到用10顿黄金来捍卫港币是不够的,它下面愿不愿意继续捍卫下去,是不是要动用它自己的外汇储备或者黄金来捍卫,现在他们想的是怎么去应对的问题。

记者:是会脱钩么?

谢田:这个还没有谈到脱钩的问题,这就是就事论事,就是针对香港。但是我们看到川普的讲话,他带了他的全部外交,财经,国防和国家安全这些重要的干将,大家一言不发,表情很严肃,站在那,讲完以后,也不回答记者的问题,转身就走。你看到他有很强烈的那种临战的状态,这种肢体语言表示非常果断做出这个决定,并且显然是非常不高兴的,非常气愤。气愤的状态下做出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

记者:您刚刚提到这个决定影响深远……

谢田:这个影响会非常的大。因为首先我们知道香港保持繁荣,一直保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就是97年回归的时候,按着原来一国两制的设想,当时马上西方各国就针对香港有一个新的策略,就是要把香港跟原来一样按一个独立的经济体对待,虽然香港主权回归中国了,但是管理治理,对外的经济贸易联系都保持不变,这也是一国两制原来的含意都在这里。所以他们都把香港作为一个独立的关税区,经济上跟中国大陆是分开来的。

香港自己还有历史的传统,是一个自由港的地位,对进口出口都不增加关税,并且资金来去自由,经商环境非常优越,所以吸引了各国的金融机构,银行,在香港设立分部。因为这些银行多了,自然就形成了一个金融中心。

世界其他几个金融中心,一个在英国伦敦,一个在纽约,再加上香港,它有一个地理上的问题,时间上正好跟纽约有差12个小时,伦敦差6个小时,这样实际上等于形成一个全世界可以不间断的金融的网路,随时都有一个这种网路金融中心,可以满足国际社会的需求。在这个自由港的地位下,美国,日本,欧洲对香港也不设立关税,就是对香港进出口都不设关税。

对中国大陆来说,这实际上是非常好的一个窗口,对外的窗口。我们大家都知道1949年的时候,当时中共的大军到了广州,到深圳的时候,那个时候有个将领,就是要求我们是不是继续往前推进,正好借机把香港所谓解放了,打下来。那时至少当时中共领导人还是满明智的,还是头脑很清醒,因为它知道把香港收回来,香港在他们的管治之下就失去它的意义了。但是如果留着香港,中共当时就长期打算作为一个窗口,它就可以从香港转一些外部的资金,产品,技术,情报什么都收进来。即使在文化大革命,后来所谓的抗美援朝韩战,整个之后的几十年,中国大陆对外实际上是封闭的,闭关锁国的时候,香港一直是开放的,和中国大陆之间关系一直保持。这实际上是中国相对于其它共产主义国家像前苏联来说,中国有这么一个优势的地方,就是它实际上跟西方是通过香港小小的窗口可以保留。

现在等于中共自己愚蠢把香港给摧毁了,把这个窗口给关上了。现在中国经济已经面临非常严峻的状态,严重的衰退。香港经济主体一个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提供所有的金融服务,银行服务,投资,融资,会计,各种各样的专业服务。再一个,它作为一个转运港,大量的商品转运,中国商品转运,航运,海运,还有旅游,也有香港自己的一些制造业。它的制造业可以享受独立关税的地位,向美国出口的时候都没有关税,进口也没有关税,进口原材料也没有关税。港币跟美元,其它外汇都是自由兑换,对中国来说(港币)相当于一种外国的货币。

中共通过香港大量的融资,很多进入中国大陆的一些投资,都要通过香港进去的,或通过香港连线,和香港本地人的资本进入中国。中共可以买到很多原来以前封闭锁国时买不到的东西。就像北韩我们就知道,现在北韩国际被社会禁运,金正恩想买一些奢侈品,豪华的商品,很多东西他都买不到。但中国大陆有这么一个机会,对大陆来说是它还是一个收集世界各国的经济,军事各种各样情报的地方。世界各国大概都有自己的情报中心,情报组织在香港运作,因为它八面玲珑,讯息非常流畅,非常重要荟萃的一个地方。

还有大量的中国产品即使现在在贸易战、美国关税情况下,也是通过香港卖出去了,或者在香港组装,再加工一下再卖出去。所以从经济的换汇,产品还有物流转运,到各种金融和管理的服务,再到情报收集,这些基本上都被切断,对香港来说是绝对巨大的打击。对中共来说,尤其在贸易战中美国关税的时候,它实际上是非常好的,还留一个窗口。但现在中共基本上活生生的把一个国际金融,物流,转运,航运和资讯的中心给关掉了,对它的经济影响会非常大,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以后慢慢的才会展现出来。

香港来说香港的经济,我最担心的实际上是香港的港币地位的问题。经济肯定没有这关税地位,香港的制造业就没有任何竞争力,它就跟中国大陆其它的公司一样,这些公司马上就会倒闭。没有这个自由港的地位,那些航运海运,国际转运,物流,这些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这些行业整个这么大的产业链都会解体消失,会让很多很多人失业。

对国际银行资本金融资本来说,它本来在香港是一个自由进出,政治,经济,法律环境非常优越的地方,他们很安全,现在等于是把香港变成深圳变成上海,他们感觉到威胁的时候,这个资金现在转移非常快,可以用电汇,电传,一夜之间就可以撤离。现在这些肯定会开始撤离,银行开始关门、撤离。撤到哪里去呢?他们需要一个亚洲的金融中心,要我来看的话,可能就是去新加坡,或者去台北,甚至去胡志明市都有可能。肯定会分散掉了,很多香港一些金融的菁英人才,可能会去伦敦,去其它地方。这些银行我们看到会逐渐的,资金先走,人员慢慢撤掉,公司再关门。然后他们的房产办公楼一些都会退租或者转让,所以这个会对香港的房地产形成一个巨大的打击。

记者:是房地产下跌?

谢田:下跌。因为大家都在抛售的时候价格肯定会暴跌,很多人会损失惨重。

我认为港币的问题最重。因为港币跟美元挂钩的,就是说它是订在一起的。美元升值的时候,港币也升值,美元贬值港币也跟贬。很多国家他们自己都管理不好自己的货币,有时候比方说暴跌暴贬啊,或者通货膨胀啊,各种各样压力太大的时候,他们都希望跟美元挂钩。有很多国家也尝试过。有的国家干脆就直接用美元了。但是挂钩的话,你得有能力,得要挂的住,换句话说你要有足够好的经济,足够好的财政来保持你可以挺住你自己的货币,按照固定的汇率挂的住。

而现在香港失去这个金融中心的地位、失去制造业的机会、失去国际物流航空转运、海陆转运这些的产业的话,它没有支撑港币的力量。现在已经发生了,我们现在看到港人都在把港币换成美元,现在正在发生,大量的换,以后会越来越多的换。并从中资银行里把港币取出来,甚至外汇取出来,存到外资银行去。中资银行我看八成很多要关门,要倒闭了。这些大量抛售港币换美元的时候,港币就要贬值。

港府怎么办?刚才说到港府说它肯定要捍卫,港府现在说它现在有六千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平常来说是够用了,是毫无问题了。香港每年进出口贸易大概是一万一千亿左右,包括有六千亿的出口,五千亿的进口。按理说一个经济体,你要保持这个外汇储备要保持三个月的进口,就问题不大,就比较正常。香港每年五千亿,一个月就五百亿,三个月就一千五百亿,足够支付通常的运作。那现在港府有六千亿,它可以支持一年。问题是人们现在开始抛售,这个不是平常在的“岁月静好”的时候,现在是非常危机的时候。这个人们在纷纷兑换的时候,这个六千亿美元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所以为什么中共把这个十吨黄金运过去呢,就是这个原因,外汇储备不够。港府可能还有些黄金储备,再不够的话就跟中共北京要,北京那十吨黄金,那个一眨眼就没了。中国大陆倒还有三万亿外汇储备,包括一万亿的美元储备。

记者:您认为中共能把这些外汇储备都用在香港这里吗?

谢田:我看它填不起,可能会支持一段时间,但很快的就会发现它是个无底洞。因为一个是原来的投资在香港的那些外资企业,都会撤离,外资银行会撤离,带走大量的外汇。这些公司撤离的时候,很多会把那些比方说它持有的房地产,很多资产都会变卖。变卖以后,这个钱也要再换成美元,因为现在是自由兑换,那就不是六千亿的问题了。香港的房地产我们知道非常昂贵的,有10%-20%的出售,这可能涉及到几十万亿美元的资产,港府怎么去捍卫?它哪有这么多钱来支持?所以港币会一路下跌,现在可能很快我看银行挤兑的问题马上就会出现,到最后也不用最后了,可能很快就要考虑要脱钩了,这时候再维持跟美元挂钩,成本会非常非常的高,那它就只有脱钩

脱钩的话,港币一旦贬值的话,那就不知道贬到哪去了。我认为中共如果在香港这么强硬的政策不变的话,港币终会消失,会死去。

记者:这会不会是一个比较长的时间?

谢田:现在中国大陆可能会支持,中国大陆会保持人民币和港币的一些汇率,因为它现在涉及到我们叫一国两制,在两制之下,在一国才有两种货币,人民币和港币,两个制度,两种货币。现在变成一国一制了,一制下不可能有两种货币,不可能一个国家有两种货币。

实际上港币会变成什么呢?港币会慢慢的变成几乎类似当年的外汇券。 外汇券是什么意思?当年中国还没有改革开放的时候,外国人到中国以后,把外汇变成外汇券。外汇券实际上相当于人民币的一种,但是是外汇换过来的,也不能完全流动,但是可以有些流通。在北京比方有些大城市有一些商店,叫友谊商店收外汇券。对中国人来说是种特权,有外汇才能换成外汇券。在友谊商店、在那些店买到很俏的商品,或者进口商品。这实际上是一种双轨的货币,但这显然也没有持久,后来就取消了。

我现在看港币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基本上会成为一种类似外汇券的东西,会再继续在香港和中国大陆通行一段时间,但最后就完全没有必要了,第一,它不得不脱钩。再一个它的币值会降低,最后实际上被人民币给吞掉,就像香港政府,政治实体被中国大陆共产党专制吞掉了,港币也会被人民币吞掉取代,港币就会不存在了。我认为最严重的,最糟糕的结果就是港币最后消失掉。这真是中共真的毁了香港,它也毁了自己。它实际上真的把一个生金蛋的母鸡,那么漂亮的金蛋的母鸡硬是给杀掉了,杀死了。

记者:我看有报道指,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如果削弱或取消,有一部分居住香港的外国人会离开,这会让香港的外汇储备减少14%?这对香港有影响么?

谢田:对,这14%就很大了。这只是居住于香港的外国人离开,香港好像有几十万外国人,包括很多美国人,这些离开就可以把外汇储备减少14%,我们还没说到更多的香港居民自己那些还有很多人要移民的,要逃离香港的,可能要去英国,可能有很多人去加拿大,去台湾,新加坡,去美国各种各样等等的。香港又一轮的财富和智力的大逃亡已经开始。这个带出钱更多的。刚才只是说外国人离开带出去减少14 %,下一步港人开始逃亡,港府在试图捍卫港币的时候花的钱,还有香港一些房地产也开始被抛售,然后换成现金往外逃的时候,港府那点外汇储备很快就没了。

记者:您认为北京政府还能做出什么举动吗?

谢田:因为美国已经明确警告了,要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地位,这说得很清楚了,像刚才说的10顿黄金运进去的话,说明它知道还有所准备。但是它可能是抱有侥幸,以为也许美国不会做。因为这对美国来说也有影响。对美国很多公司,很多金融在香港的企业,香港的运作,香港和美国的贸易也很多。但是美国显然不能够接受,西方不能接受中共撕毁协议,不兑现诺言。你不是自由港就不能享有自由金融中心的地位,这是肯定的。这个触动西方的底线了,我想触动了人类的底线了。中共它原来的侥幸看来也侥幸不成,它也没办法对等的报复,除了骂。骂的话它也知道也于事无补。所以我想中共现在可能从昨天晚上,它的外交部应该是紧张的开始研究美国这个做法,寻求对策。我估计现在还没有研究出什么结果来,现在它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个结局。

责任编辑:静汝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