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李寧2018年被禁止進入山東蓬萊市法院聽取李淑蓮案重審判決
李寧2018年被禁止進入山東蓬萊市法院聽取李淑蓮案重審判決。(美國之音)

美國爆弗洛伊德命案 中國訪民有話說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日】(本台記者韓梅綜合報導)中共借非裔美國人喬治·弗洛伊德之死造勢,令弗洛伊德的遺言“我無法呼吸”在中國網絡廣爲流傳。不過,這句話在中國國民中引起出乎當局意料的反響與討論。

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引美國製裁。在這種背景下,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涉嫌暴力執法致死給了北京當局機會。中共借官媒宣揚此事,並藉此爲自己辯護。在美國國務院女發言人奧特加斯就香港事態發推追究公然對香港人違背承諾的中共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轉發奧特加斯這條推文並直接引用弗洛伊德的遺言說,“I can’t breathe.(我無法呼吸)”

這快速引髮網民的譏諷。

一篇推文評論說:“(黑龍江訪民)徐純合被警察打死時,華春瑩呼吸順暢,三個華人在贊比亞被殺時,她還呼吸順暢,那麼武漢人因爲政府隱瞞疫情感染而死時,她呼吸照樣順暢,現在美國有人在抗議中打砸搶,她開始矯情說自己無法呼吸了。”

推友王法展列舉多名死於中共警察暴力執法的中國公民:“美國警察執法死了一個黑人,美國人上街抗議,甚至到白宮門口去抗議。官媒引導下,一些傻B覺得美國很亂。豈不知這恰恰說明美國的人權保障。黨國這樣死了人,比如民工周秀雲,瓜農鄧正加,雷洋,徐純合等,你去鄉政府門口抗議試試?更別說去中南海了。家人被維穩,發帖被屏蔽,你可能連知道都不知道。”

山東龍口訪民李淑蓮的女兒李寧昨天對美國之音談到“我無法呼吸”這句遺言。

李淑蓮因地方官員索賄不成而遭迫害,曾到山東、北京等地上訪多次,均被遣返,並遭關押數月之久。據知情者介紹,2009年9月3號夜裏,睡在北京一家小旅店客房的李淑蓮裸身被龍口市駐京辦人員帶走,送回家鄉東萊鎮後關進一間賓館客房改造的黑屋,直到10月3號也就是中秋節當天鎮政府向她家人通知死訊。

李寧透露,母親死後被髮現遍體鱗傷。但當局指稱她自己用內褲勒頸死亡,死因疑點重重,遺體保留至今。

李寧對於“我無法呼吸”這句話表示甚爲理解,感同身受:“我媽媽被抓回去整整一個月,從被打的那一天,就跟龍口市法院的院長,公安局的,還有政法委的,全都是當官的,講疼得不行了,她沒有辦法呼吸。但是,他們折磨了她30天,把她活活打死了,她就沒辦法呼吸了。”

“重開屍檢我們找了中國泰斗級的專家,我們就發現我媽媽那時候昏迷了,真的沒法呼吸了。 她真的這樣被打死了。(她死後)這麼長時間裏面,我沒辦法(呼吸)。不僅是我,我爸爸、哥哥,小姨,還有我們整個家族,受到不公平待遇,都無法呼吸。”

李淑蓮去世時,李寧是中國人民大學學生,後爲母伸冤走上告狀之路,十年來經歷許多磨難,被列爲信訪人員進行監控,手機被監聽,時常受騷擾,曾在北京被維穩關押,戴過手銬。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的李寧,目前在北京就醫治療。

她說,對於弗洛伊德的悲劇,美國總統川普、許多地方官員和警官都表示悲傷,並對死者家屬表示慰問,社會大衆爲其討公道,“民主國家處理的辦法和在我身上發生的這些事情處理的辦法是完全不一樣的,”李寧說。“我現在沒有一絲感覺到他們提倡的安全感、幸福感,什麼都沒有。我現在每天就活在這種膽戰心驚害怕中。”

責任編輯: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