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健康码监控(图源:网络图片)
健康码监控(图源:网络图片)

滕彪:被西方养肥的中共 现反噬世界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日】三十一年前的六四屠杀震惊了世界,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始对中共政权实施“天安门制裁”。但天安门的血迹还没有清理干净,美国总统老布什就向屠杀的最主要责任者邓小平伸出橄榄枝。“天安门制裁”中的绝大部分很快就取消了。1994年,克林顿宣布继续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并将贸易与人权脱钩。2000年初,克林顿建议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为了确保国会通过这项法案,波音、微软及其他好几百家美国制造商和农业企业花了逾1亿美元游说国会议员,他们宣称“中国正在通往西方式民主的改革路上”、“经济发展将促进中国的政治改革”、“互联网的普及将把新闻自由带到中国”。最终,他们游说成功。

之后发生的事情人们都熟悉了:2001年,中国被允许进入世界贸易组织(WTO),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按照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中国在2014年就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这个裹挟了最多人口的共产政权,从天安门惨案后的全球声讨和制裁中站稳脚跟,而且上演了惊天逆转。所谓“中国经济奇迹”如此惊人,以致亮瞎了人们的双眼:后来发生的大事——数百万法轮功练习者被投入劳教营,156名藏人自焚,两百万维吾尔和突厥穆斯林被关进集中营,对律师、维权者和异议人士的清洗,获得诺奖的政治犯死于监狱中,跨境绑架外国公民——似乎引不起什么波澜了。

在针对人权与贸易脱钩一事的激烈斗争中,西方企业赢了人权组织。在中国的经济发展登上经济全球化的快车后,西方公司收割它们的回报。之后,中国获得机会主办奥运会、世博会、APEC会议、G20等多个重要国际盛会,没有国家进行抵制。作为最残暴人权侵害国,中国仍一再地被选进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嚣张地操纵联合国人权机制。

西方企业和西方国家重利轻义,放任中共暴行,甚至助纣为虐。许多西方公司和跨国企业帮中国政府建立审查和监控系统。譬如,思科系统公司(Cisco)就提供技术、设备和训练,协助中国打造防火长城(GFW)。北电网络、微软、英特尔等科技公司也在防火长城项目中,扮演一定的角色。在中国国安机关的要求下,雅虎提供用户信息和关键证据,导致多位中国作家和异议人士被判重刑。为了能重回中国市场,谷歌企图开发配合中共审查的搜索引擎“蜻蜓计划”,在面临巨大压力后才被迫放弃。很多西方银行和咨询公司,高薪聘请中国顶级高官的家属为全职顾问。一些跨国公司的生产链,包含了新疆集中营的强迫劳动。这些,仅仅是西方企业与专横政权进行腐败交易的冰山一角。

在西方的“接触政策”、金钱和科技的帮助下,六四屠杀后,中共专制政权日益强大并逐步向全球渗透扩张。互联网成了中共进行政治宣传、洗脑和追踪民众的有效工具。防火长城、社交媒体、大数据、电子商务、现代通讯科技、人脸识别、声纹识别、步态识别、DNA数据库等,都让中共可以更有效地实施对人民的严密监控。在山东省,中共利用虚拟现实(VR)技术来检验党员的忠诚度。这已经超出了奥威尔在《1984》里所描述的高科技极权统治。市场调查公司IDC预测,中国的公共监控镜头将持续增加,在2022年将达到27.6亿台,人均两个监控镜头,这还不包括中共可以随时获取信息的个人电脑和手机等设备。

中共在1949年后不断积累的传统极权统治术——“红袖标”、秘密警察、网格化维稳、黑监狱、五毛水军、民族主义、洗脑术、个人崇拜等,也有效地配合高科技极权主义,编织细密的控制之网。在处理新冠疫情的过程中,中共又借机实行“健康码系统”,配合社会信用体系和中共长期培育的基层社区治理,使民众的隐私无所遁形。当局丝毫不打算在疫情结束之后放弃“健康码”。

1980年代开始,经济的增长、法律专业的恢复、互联网与社交媒体的发展,都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公民活动的空间,维权运动也勃然兴起。但是中国政府从未放松对社会的监视与控制。如果中共从“八九六四”学到了什么教训,那就是不惜一切维护一党专政。当中共察觉到公民社会和维权力量开始获得更多资源和影响时,就会立即进行镇压。近年来,中国越来越难以从人口优势、廉价劳力、经济全球化收割更多经济红利,即使没有疫情,GDP的高速增长也风光不再。解决中国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危机的方案只有两个──放松监控力度并建立法治和民主,或加强压制。中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中共从八九六四还得到另一个教训:必须警惕和排除西方意识形态的影响。因此中共除了在国内监控信息,搞“七不讲”,同时极力控制海外华人社群。这也是中共决心扼制自由香港的重要原因之一,它害怕香港的自由对内地形成越来越大的辐射。中国政府早已抛弃“一国两制”承诺和在联合国备案的《中英联合声明》。刚刚出台的港版国安法,进一步把香港推入绝境。去年6月以来,中国和香港政府在香港滥用暴力对付示威民众,血腥画面触目惊心,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担心“六四”惨剧在香港上演。

中共成为全球大大小小的独裁政权的老大哥,为他们提供重要支持。它向各国输出压制国民的科技、经验和监控方法,而且大肆宣传“中国模式”,兜售专制话语。中共的目标是不惜一切维持一党独裁,其国际行动的根本动力是营造一个有利于中共统治的国际环境。

中国政府越来越不掩饰它的国际野心。好在近几年来,西方终于开始警惕中国对世界自由秩序的威胁,并采取措施进行围堵和反制。尽管已经很晚,但晚做总比不做要好。这很可能成为未来20年内,中国与世界关系的主轴。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