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楊景端醫話 - 5 / 16

深入解讀川普抗疫藥物的前世今生與治療原理❗️【楊景端醫話】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日】(主持人:楊景端)        端倪世界,守護健康,我是楊醫生。5月18號川普總統新聞發佈會上透露了一個他健康方面的隱私,可謂一時激起千層浪,這個隱私就是爲了預防新冠肺炎川普總統在過去的兩週內一直在服用三種藥,這三種藥是羥氯奎阿斯黴素硫酸鋅。讚揚的人說川普總統很有勇氣以身試藥給人們帶來希望,反對的人說他這樣做非常不科學,給大家樹立了壞榜樣。今天我們就來探討一下川普總統爲什麼要這麼做。  

              羥氯奎

        川普總統吃的第一個藥就是羥氯奎,它實際上是一個很老的抗瘧疾的藥,說到瘧疾年輕的朋友大概都不知道了,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寄生種疾病,每年都會造成上億人的感染數百萬人的死亡。經過人類長期的研究與它的鬥爭,直到2017年仍然有兩億以上的人被感染,有40萬左右的人在全世界範圍內死亡。人類和瘧疾的鬥爭有幾千年的歷史了,當瘧疾流行的時候它會造成大量的人死亡,其中也不乏一些歷史名人。比如古希臘的亞歷山大大帝,他是罕見的軍事天才和政治家,東征西討戰無不勝,但是他卻在巴比倫染上了瘧疾,死的時候才33歲。還有一位死於瘧疾的名人叫但丁,他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著名詩人,在他的鉅著<<神曲>>的”地獄”篇裏,他用了瘧疾的症狀來描述地獄的恐怖,很不幸的是他本人最後也死於瘧疾

        治療瘧疾——金雞納霜

        那麼有沒有治療瘧疾的解藥呢? 有!17世紀的時候在祕魯的利馬經常發生瘧疾,當地的印第安人就發現美洲豹和獅子得了瘧疾以後會去啃一種樹皮,然後就沒事兒了,印地安人把這個樹叫生命之樹,把他視爲絕密不告訴外人。1638年當時西班牙駐祕魯的總督的太太金雞納得了瘧疾後越來越嚴重,照顧她的印第安小姑娘就冒着生命危險給她找來了生命之樹的樹皮煎給她喝,很快的治好了她的病。第二年他們就把生命之樹移植到了歐洲,植物學家把它改名叫金雞納樹。後來科學家通過對金雞納樹樹皮的研究發明瞭治療瘧疾的特效藥——金雞納霜。兩個世紀以後科學家就從金雞納霜裏面提出了它的活性成分叫奎林,上個世紀40年代科學家又在奎林的基礎上開發出更加安全有效的防瘧藥,也就是今天川普總統吃的羥氯奎

        抗瘧疾的藥爲什麼被用來抗新冠病毒呢?其實早在SASA期間人們就發現了氯奎能夠抑制冠狀病毒,所以人們自然就能想到氯奎是不是還可以抑制新冠病毒呢,結果體外實驗就發現氯奎可以阻止新冠病毒上的s蛋白和細胞上面的IC受體的結合,從而阻止病毒進入細胞。其次氯奎還可以讓細胞內環境的變得更加鹼性化,在鹼性的環境下有一個病毒複製所依賴的酶會受到干擾,在這種情況下就抑制了病毒的複製。

         阿斯黴素

        川普總統吃的第二種藥就是阿斯黴素,它實際上是個抗菌素,它能夠抑制皮膚,呼吸道,消化道和泌尿系的感染,那它爲什麼有抗病毒的作用呢?就是因爲他和羥氯奎有非常類似的可以阻止病毒進入細胞,還能夠提高細胞內的鹼性環境從而抑制病毒的複製。人們在感染病毒之後很容易出現繼發的細菌感染,到那個時候阿斯黴素就派上用場。剛纔我們講的都是體外的實驗,那麼臨牀效果到底怎樣呢?最先報道它的臨牀效果的是法國的一個科學家,他叫Dr.Raoulta. 他用羥氯奎來治療新冠病人取得了比較好的效果,所以一時間在法國很多人都在購買羥氯奎用來防治新冠病毒。還有一家研究機構就比較羥氯奎單用和羥氯奎阿斯黴素合用,就發現和阿斯黴素合用的時候效果會更好一些。但是真正對川普產生影響的是紐約的一個醫生Dr. Zelenko, 他治療的有668例病人。按照我們現在對新冠肺炎的瞭解,通常有85%的人沒有事,15%比較嚴重可能需要住院吸氧,5%的人可能需要住監護病房,最後大概有1%有其他疾病的人可能會因爲病發症死亡。如果按照這個比例來算的話,那668個病人當中至少有6個病人可能死亡,有33個病人需要住監護病房,有100個病人需要住院。但是他治療這個668個病人沒有一個住院的也沒有一個死亡的,紐約這位醫生的臨牀效果是怎麼來的呢?他就是用羥氯奎加上阿斯黴素再加上硫酸鋅來治療他的病人。

        硫酸鋅

        硫酸鋅就是川普總統吃的第三種藥,說到鋅,我們在前幾次節目都談到鋅有抗病毒的作用,大家可能還記得在新冠剛剛開始的早期社交媒體上流傳一封郵件,這是一個科羅拉多醫學院的病理學家和病毒學家給他的朋友和家人發的一封郵件,根據他多年和冠狀病毒打交道的經驗他給大家推薦了一些防範措施,其中就包括準備好足夠的新的錠劑還有維生素C和D,這個新的錠劑就是大家噴在喉嚨裏面的,比如感冒咳嗽後它們夠抑制病毒的複製。他之所以推薦鋅是因爲它對冠狀病毒在細胞裏的複製有強烈的抑製作用。但是鋅有個問題它不太容易進到細胞裏面去,它需要一個離子載體呀把它載進去,而這個羥氯奎恰恰就是鋅的離子載體,它把鋅載到細胞內讓鋅發揮抑制病毒的作用,所以羥氯奎不僅能夠阻止病毒進入細胞,還有提高細胞裏的鹼環境,它還有把鋅帶到細胞內讓它發揮抑制病毒複製的作用。

        根據個人情況並且在醫生指導下服用

        既然這個治療方案這麼好是不是每個人都應該使用呢?那可不一定。首先藥都是有副作用的,如果有視網膜病變,心臟病,高血壓,糖尿病,或者還有一些先天的代謝藥物的酶上有缺陷,肝臟有病,腎臟有病,可能都不適合吃這種藥,所以一定要在醫生的指導下使用。第二它作爲預防的話,那麼它實際上是事先製造了一個讓病毒生存有困難的環境,這時候用藥的時間都是比較短暫的,像川普總統他用了幾個星期就停藥了,這樣就比較安全。還有就是在早期的階段這些藥都能夠起到非常好的抑制病毒迅速複製的作用,爲我們的身體贏得時間,因爲沒有任何抗菌藥或者抗病毒的藥能夠徹底的殺滅病毒和細菌,它只是爲我們的身體贏得時間,讓我們的免疫功能最後發揮作用把病毒和細菌清理掉。但是如果病人進入很嚴重的呼吸窘迫綜合徵的狀態甚至產生更多的併發症,在這個時候使用這個藥是不是很有效就不一定了。雖然FDN把它作爲一個緊急批准的藥物,在緊急的情況下是可以使用的,但是我很懷疑在這種情況下它是否能夠降低病人的死亡率。

        針對川普總統用這樣的方法來防治相關肺炎大家評價不一,基本上有兩個陣營,一個陣營是臨牀醫生陣營,他們都在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發現非常有效,特別是在門診針對那些不是特別嚴重的病人。當然了在有些醫院,像紐約的Mount Sinai醫院,他們把羥氯奎阿斯黴素硫酸鋅都作爲一個治療新冠的方法之一。

        另外一個陣營就是研究團隊,研究團隊常常強調臨牀上的經驗不是很科學,沒有那麼好的雙盲,隨機,對照等等,他們也沒說錯,但是在目前的這種抗疫戰爭的情況下,臨牀醫生是很難去那樣來研究病人的,因爲在這時候治病救人是第一位的。目前發表的研究常常是針對住院病人,因爲只有在住院的情況下才比較容易控制研究條件,那麼住院的病人都比較嚴重,還有各種各樣的併發症,他們本身就不一定適合用這樣的藥來治療。這就是爲什麼有些研究結果發現效果不好或者會增加死亡的風險。

        如果我們回顧一下人類和疾病和瘟疫鬥爭的歷史就會發現,常常是我們發現了一種治療的方法,很多年以後甚至很多世紀以後才能夠研究明白它爲什麼有那個效果。據史料記載康熙皇帝也得過瘧疾,是兩個法國傳教士給他帶來了金雞納霜才救了他的命,所以在嚴重的疫情面前如果一個治療方法它的好處大於它的風險,又能在醫生的指導下個體化的進行治療起到治病救人的作用,我覺得就非常值得一試。端倪世界,守護健康,謝謝大家收看我們的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