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图为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的一家店铺在6月1日晚被骚乱分子打砸抢后的惨况。(AP Photo/Jeff Roberson)
图为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的一家店铺在6月1日晚被骚乱分子打砸抢后的惨况。(AP Photo/Jeff Roberson)

专栏作家:民主党姑息犯罪 全美骚乱是左翼自由主义的代价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专栏作家迪瓦恩(Miranda Devine)周日(5月31日)撰文说,目前美国骚乱的原因既有安提法(Antifa)等无政府主义者和极左翼极端分子在推动,也是民主党姑息犯罪、长期试图消弱警力的结果。她说,川普总统展现了对暴力犯罪的强硬态度,这将有利于他今年的选举连任。 

迪瓦恩在《纽约邮报》发表的专栏文章中说,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发的骚乱摧毁了明尼阿波利斯市南部的社区。美国广播公司(ABC)的地方电视台采访了当地一位心急如焚的黑人老妇人斯蒂芬妮·威尔福德(Stephanie Wilford)。 

斯蒂芬妮所住公寓周围附近的商店在上周五(5月29日)全被抢劫和烧毁了。她哭泣着说:“这些人的作为做毫无道理……,他们直奔那里的每一个商家。我现在无处可去,也无法可去,因为没有公交车了。” 

她继续说,暴力“不会把乔治带回来。乔治现在的处境比我们更好。老实说,我希望我能到乔治那里去。” 

但是,左翼自由主义的煽动者们并不关心斯蒂芬妮和贫困的城市社区,这些地方在4天里被他们沾沾自喜的暴力狂欢给摧毁了。 

他们在忙于幻想着寻找替罪羊。 

社交媒体上众多的视频显示,有许多穿着黑色衣服的阴暗人物有系统地砸碎商店橱窗,但没有抢劫;他们切开警察局外的篱笆,但没有推倒篱笆,为的是给骚乱者提供方便。 

这些是绑架了全国和平抗议的国内恐怖分子。司法部长巴尔(Bill Barr)在周六(5月30)的新闻发布会上把他们形容为“利用目前局势来达到他们自己分离和暴力目的的激进分子和煽动者”。 

巴尔说:“在许多地方,暴力似乎是由无政府主义者和极左翼极端分子计划、组织和驱动的,他们采用了类似安提法(Antifa)的策略。” 

但明尼苏达州总检察长埃里森(Keith Ellison)试图把明尼阿波利斯暴乱中的外部煽动者说成是投票支持川普总统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因为民主党中有许多人在利用Antifa,而埃里森曾任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在2018年1月他自己的推特中,埃里森上传了在一家书店里手持《Antifa:反法西斯手册》一书的自拍照,并写道:“我刚刚发现了能让川普内心深处恐惧的这本书。” 

难怪他和明尼苏达州的其他民主党领导层都在试图摆脱因其持续的治安失败而受到的指责。 

无一例外的是,在由对犯罪软弱的民主党人管理的城市,警察背弃了他们本应保护的民众。

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部队由民主党市长领导了近50年。 

正如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周末告诉福克斯新闻时说:“如果你想安全的话,就不要选进步民主党人。 

你需要知道的是,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弗雷(Jacob Frey)命令警察从第三分局撤离,从而让暴乱者冲垮并烧毁了这个警察局。 

整整四个晚上,罪犯洗劫了他的城市,恐怖袭击了那里的居民,而警察却无影无踪。 

弗雷没有将暴力制止在萌芽状态,而是开了一个可怕的先例,导致暴力在全国蔓延。 

星期四(5月28日)晚上,当这座城市在被焚烧时,弗雷却轻松地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砖瓦不如生命重要。” 

那些从来没有经历过财富贫乏生活的自由主义者说,这只不过是财产。但是,他们如此轻易摧毁的可能是一些人毕生的事业。例如明尼阿波利斯的一个运动酒吧,是黑人消防员科博伊·巴拉(Korboi Balla)投入了他毕生的积蓄,但在他本周要开张的前几天被摧毁了。 

商店和企业是社区的命脉,许多被摧毁后将永远不会再回来。这给最弱势群体带来了更多的痛苦。 

无论如何,治安真空还导致了可怕的暴力。 

社交媒体上还充斥着暴力视频,暴民追赶那些手无寸铁的人,把他们踢倒在地,打得昏迷不醒。 抢劫者殴打一名店主的头部,并在她丈夫面前用木板殴打她。据报道,一名男子试图用剑保护自己的商店,遭到殴打。 

因为有坏人存在,所以弱势群体需要警察保护。但出于某种反常的原因,“进步派”人士一直在试图消弱警力。 

距离大选还有五个月,民主党人正试图利用混乱让川普总统出丑。 

但是川普是强调社会治安的总统,他在周六发誓:“我的政府将制止暴民暴力,我们将无情地制止暴力。” 

就像1968年的骚乱导致民众担心社会混乱,从而选择了尼克松当总统一样,2020年的骚乱很可能有利于川普。 

纽约政客对警察的抨击无耻至极 

上周末,当一枚燃烧弹扔向一辆警车时,里面的4名纽约警察几乎被活活烧死。另一名警察被砖砸在了脸上。仅在星期六晚上,就有33名纽约警察在镇暴中受伤。 

纽约市警察局长莫纳汉(Terence Monahan)称那是用瓶子、砖头、燃烧弹和指节铜环“有组织地袭击警察”。 

鉴于他们所面临的生命危险,警察展现了惊人的克制力。 

有一次,当两辆警察越野车被抗议者包围并试图阻止他们通过时,警察决定不再坐以待毙,而是小心翼翼地穿过那些暴民。 

没有报道说这造成了严重受伤,但纽约联邦众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却要求把警察“绳之以法”。 

与明尼阿波利斯相反,纽约警察的有力行动阻止了这座城市被洗劫和焚毁,并可能挽救了生命。 

但是,纽约州长库莫(Andrew Cuomo)不但不感谢纽约警察,却指责他们的行为“令人不安”,并想对警察们进行调查。 

库莫真是无耻!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