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4月13日上午,譚軍到宜昌市西陵區法院遞訴狀。(大紀元)
湖北宜昌的公務員譚軍被認爲是公開起訴當局應對疫情失當的中國第一人。圖爲4月13日上午,譚軍到宜昌市西陵區法院遞訴狀。(大紀元)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中共隱瞞疫情人民遭殃 更多受害者開始覺醒索賠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日】(本臺記者楊慧貞、王倩採訪報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當前仍然肆虐危害全球,現在已有逾四十個國家相繼對中共提起了起訴程序,追責中共政府隱瞞疫情所造成巨大的生命和財產損失。近期,在這次疫情最早爆發的中國境內,湖北和武漢受害家屬也意識到通過法律維護公民的權利,陸續對政府提出訴訟和索賠。

北京包龍軍律師表示,他的朋友李蔚,正在爲因武漢肺炎去世的表姐、表姐夫申請國家賠償,雖然包龍軍律師覺得從法理上講,應當得到國家的賠償,但他認爲現實中在國內很難達到。

【錄音】但現在這個國家對於這個疫情一片歌功頌德,根本沒有確認任何部門,不光武漢啊,這麼大的一個事件全世界都被感染,武漢沒看到處罰一個官員,所以說這個很難確定,就是他哪些方面兒違法,哪個部門兒在違法,這個確定不了。我們也不會信他那個提供的數據,具體有多少人,感染病例到現在爲止,還是不是還有繼續感染?通過他新聞報道我們都不相信,他這種宣佈都是受他們自己控制的,都是按他們統一口徑發佈,但是呢,在這種情況下能有這些公民出來,儘管也很少,也充分顯示了這個國家人民的覺醒。

包龍軍律師認爲,當政府在管理的公共事務中,事實失職或者無能造成了一些重大的公共事件的時候,這個政府就是應當承擔一定的責任。

【錄音】如果按照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瀆職犯罪立案標準,很多人本身來說,他是符合傳染病防治失職罪,如果從刑事犯罪來說,因爲如果要追究某個人,他負有刑事責任了,之後它會根據的個人的這種失職行爲提出一些國家的賠償,據說11月末12月初這個病已經發現了,但是爲什麼遲遲到了春節之前,他遲了一兩個月的時間,那這段時間是什麼,是誰的職責沒有履行?哪個部門兒的職責沒有履行?也就是他的上報職責,他的疫情的監測職責,他的那個信息公佈職責都沒有履行的情況下這些責任。整個國家的那個政策到現在爲止,信息不透明,不公開,我們大家都不知道是卡在哪裏?

武漢在任的官員許先生(化名)表示,雖然他認爲在當前的中共這種政治架構中,民告官要求賠償是不可能有結局的,但是受害的民衆依法都有權向政府索賠。

【錄音】這個索賠的事件啊,我覺得按照當局現行的法律的話,不僅是那些死亡的家屬,就是我們每一個受到這個疫情影響的,被隔離、去世的,都有權利按照傳染病防治法41條之規定去起訴政府,或者相應的賠償,這是全國人大法律規定的,我們應享有的權力。我看現在不可能有結局的情況下,但是有更多的人、民衆拿起法律的武器,捍衛自己的基本權力,我覺得是社會進步的一種現象。

武漢市民左先生表示,他受疫情影響工廠損失不輕,也想加入索賠行動。

【錄音】如果有人去向政府問新冠肺炎,去向政府提出索賠,我覺得是應該的,但是這是一個很正確的行爲,而且也是應該承擔他政府應該承擔的責任,對不對?在新冠肺炎當中,瞞報啊,或者是撒謊啊,這些東西他應該政府應該承擔他的責任,如果有這樣的人的話呢,我願意加入他們,我個人願意加入他們,因爲整個新冠肺炎在隔離期間,也對我造成了很多損失和痛苦,包括現在停工復產這一塊來說的話,我們整個經濟的這個工作也無法開展,現在的整個這個工作也無法開展,政府應該承擔他應該承擔的責任。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記者 楊慧貞 王倩採訪報導

責任編輯: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