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4月13日上午,谭军到宜昌市西陵区法院递诉状。(大纪元)
湖北宜昌的公务员谭军被认为是公开起诉当局应对疫情失当的中国第一人。图为4月13日上午,谭军到宜昌市西陵区法院递诉状。(大纪元)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中共隐瞒疫情人民遭殃 更多受害者开始觉醒索赔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日】(本台记者杨慧贞、王倩采访报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当前仍然肆虐危害全球,现在已有逾四十个国家相继对中共提起了起诉程序,追责中共政府隐瞒疫情所造成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近期,在这次疫情最早爆发的中国境内,湖北和武汉受害家属也意识到通过法律维护公民的权利,陆续对政府提出诉讼和索赔。

北京包龙军律师表示,他的朋友李蔚,正在为因武汉肺炎去世的表姐、表姐夫申请国家赔偿,虽然包龙军律师觉得从法理上讲,应当得到国家的赔偿,但他认为现实中在国内很难达到。

【录音】但现在这个国家对于这个疫情一片歌功颂德,根本没有确认任何部门,不光武汉啊,这么大的一个事件全世界都被感染,武汉没看到处罚一个官员,所以说这个很难确定,就是他哪些方面儿违法,哪个部门儿在违法,这个确定不了。我们也不会信他那个提供的数据,具体有多少人,感染病例到现在为止,还是不是还有继续感染?通过他新闻报道我们都不相信,他这种宣布都是受他们自己控制的,都是按他们统一口径发布,但是呢,在这种情况下能有这些公民出来,尽管也很少,也充分显示了这个国家人民的觉醒。

包龙军律师认为,当政府在管理的公共事务中,事实失职或者无能造成了一些重大的公共事件的时候,这个政府就是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

【录音】如果按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犯罪立案标准,很多人本身来说,他是符合传染病防治失职罪,如果从刑事犯罪来说,因为如果要追究某个人,他负有刑事责任了,之后它会根据的个人的这种失职行为提出一些国家的赔偿,据说11月末12月初这个病已经发现了,但是为什么迟迟到了春节之前,他迟了一两个月的时间,那这段时间是什么,是谁的职责没有履行?哪个部门儿的职责没有履行?也就是他的上报职责,他的疫情的监测职责,他的那个信息公布职责都没有履行的情况下这些责任。整个国家的那个政策到现在为止,信息不透明,不公开,我们大家都不知道是卡在哪里?

武汉在任的官员许先生(化名)表示,虽然他认为在当前的中共这种政治架构中,民告官要求赔偿是不可能有结局的,但是受害的民众依法都有权向政府索赔。

【录音】这个索赔的事件啊,我觉得按照当局现行的法律的话,不仅是那些死亡的家属,就是我们每一个受到这个疫情影响的,被隔离、去世的,都有权利按照传染病防治法41条之规定去起诉政府,或者相应的赔偿,这是全国人大法律规定的,我们应享有的权力。我看现在不可能有结局的情况下,但是有更多的人、民众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基本权力,我觉得是社会进步的一种现象。

武汉市民左先生表示,他受疫情影响工厂损失不轻,也想加入索赔行动。

【录音】如果有人去向政府问新冠肺炎,去向政府提出索赔,我觉得是应该的,但是这是一个很正确的行为,而且也是应该承担他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对不对?在新冠肺炎当中,瞒报啊,或者是撒谎啊,这些东西他应该政府应该承担他的责任,如果有这样的人的话呢,我愿意加入他们,我个人愿意加入他们,因为整个新冠肺炎在隔离期间,也对我造成了很多损失和痛苦,包括现在停工复产这一块来说的话,我们整个经济的这个工作也无法开展,现在的整个这个工作也无法开展,政府应该承担他应该承担的责任。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杨慧贞 王倩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