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共產黨在美國的勢力走到頭了

【希望之聲2020年6月1日】(主持人:石濤)

定數、時辰是我們通常說的,定數的概念其實你想半天不就是一個數字嗎?就是一個時間嘛。就象我們通常說的數字的概念高過人的語言,高於人中的一切理論,就是你看到的政治、哲學、經濟、文化,其實包羅萬象,數字本身超過它。而定數的本身,如果朋友理解不了的話,每個人都過生日,你過生日的那個生日的時辰,其實就是定數,因爲沒有第二個人跟你是在一個時間點上,一個時空的背景之下出現第二個生命,不可能的。

所以對於每個人來講,如果你理解不了定數,你的生日,就是你的定數,你生命出生的定數。所以人們通常說定數就是事情發生,或者死人,是站在活人的角度去說的,他裏面透顯了作爲人在思考問題時的侷限性,就是他站在自我的角度的侷限性。但是有一個客觀事實,大家就能聽懂,這是一個數字,這是一個時間,這是一個到這個時間點,是獨一無二的東西。

5月28號,中共通過了決定樹立港版的國安法。5月21號,它是確定的,5月28號最後投票通過的。它經歷了7天的經曆本身,卻是真正的在天地間定數的做法。我說5月的五,就是金木水火土,21號就是一個人的三魂七魄。天人沒有三魂七魄,鬼沒有三魂七魄,只有人有三魂七魄,所以人是最珍貴最珍貴的生命的本身,這三魂七魄跟我們通常說的定數就緊密的相關,這是道家的說法。

但反過來,當你走到5月28的時候,它五還是金木水火土,組成了這物質的一切。但是28就是我們通常看到的很多人算命的或者占星術用到的星星,日月星辰就是我們生命的根本。一個人託生在這地方,你今天生在北京,那個人生在華盛頓,長成了這樣,就是這日月星辰確定的一切,在我們輪迴轉世的過程中達成的。二十八星宿是中外通殺,大家都這麼說,都對應着上頭不同的星星。

觀星術你可以不承認,但是你出生的時間,你出生的那個時辰,對應着天上的星星,跟你出生的地點,它是上下合在一起的。所以人就會被定格在這樣的概念當中,人中所組成的事情,就孕育着它的含義。

在5月28號,我跟大家解釋,這是一個關鍵的一天,它投了,習近平、共產黨一切都沒有任何迴旋餘地,全都定格了。而這定格的故事、概念意味着後面發生的就成爲一件事情,大的事情發生多長時間,到哪天就完蛋,就結束。就象我跟大家解釋,5月28號,當它定格之後,它將被確定。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病毒必將回到中國大陸,以中國大陸爲中心,將出現這一次大瘟疫根本的浪潮。而且會出現在中南海,會出現在香港警察身上,會出現在香港的政府身上。28、29、30、31,4天死了3個第一線的警察,第一個死的防暴隊的警長,就是28號這天死的,他上了14個小時的班,他只有40歲,他加班6個小時,他掙加班費,回家暈倒在地就死了。他媳婦送他到醫院,沒搶救過來。29號,一個警車司機下班回家,突然暈倒,送醫院死了,48歲。31號,這個人56歲,本該退休的,他沒退,交通警察,在家裏突然過不來氣了,媳婦送到醫院死了。死的方式一樣,全死在家裏,全突然昏迷,全是一線的。

在送中的過程中,防暴警長大家可想而知了,他是最前線的,而他只有40歲,男人40歲最年富力強的,到現在不知道死因。

新聞報導當中老想報導一點,就說他有併發症,他有其它的毛病。我當時開玩笑說,他有香港腳。這哥們有溼疹,你說這新聞報導也挺損,說他有溼疹。溼疹跟坐地暈了死了那得死多少溼疹的呀。

比較有趣的就是這3個人死的都是前線的,各自相距8歲。八是共產黨最願意使的,貪財獲利的想法。我不知道6月1號死沒死,但是這3個人,死的是非常有趣的,警長、司機、交通警,近距離開槍直接打16歲孩子的,那個人就是交通警。

所以這是在香港,我個人覺得很獨特的。有人說,你不慈悲。我跟你說,姜子牙當初有機會殺掉申公豹,他不聽師父的話,不聽元始天尊的話,結果申公豹叫他,他回頭了。扭過臉來,申公豹騙他,把腦袋割下來擱天上去了。南極仙翁讓他的弟子把他的腦袋提摟走了。南極仙翁問姜子牙,殺不殺他,殺了他,一時三刻,他自己血崩而死。姜子牙說了,哎呀,師兄啊,咱們得慈悲呀。不能隨便傷人啊。這就是姜子牙命裏活該的。上不聽師尊的,下濫用慈悲,從而給自己招開了三十六路人馬,三死七災。

有人說,《封神演義》是神話小說。它裏面通篇講的是生命,你在學校學的都僅僅是人的知識,而且很多是假的。但《封神演義》全是生命,從天上的神,到地下的鬼,到人中的妖。所以這就是人自以爲是的,走向敗落的,造成今天大瘟疫的根本原由。今天面對大瘟疫一籌莫展,但是這瘟疫的背後,就是叫做中共病毒有着共產黨的因素。

隨着時間的推移,同一天,5月28號,在美國,開始爆發大騷亂。從5月28號爆發,5月29號,川普針對習近平的國安法,發出了最強硬的決定,30號、31號,在整個美國24個州40個城市,出現了大宵禁,漫街都是打砸搶,耐克店、蘋果店、LV包括加州洛杉磯長灘的高檔商品的購物中心,全都被洗劫。以暴力的方式尋求公平,尋求法制,法律本身是沒有任何正義的概念,法律本身是爲人服務的,而人的好與不好,人的善與惡,卻把法律的本身就當成了一個工具。所以法律不是公正的代表。

這一次出現的事情,是一個黑人被警察在抓捕的過程中給殺了,這個黑人用了20塊錢假鈔,被人告了,自己是吸毒的,這是一個事情的原本。等走到今天,已經完全改變了,席捲整個美國

裏面主要的一個組織,都是被組織的,叫ANTIFA,有人在街頭髮錢,有人在街頭打砸搶,有人在街頭運了成車的磚頭,給這些抗議的人用。有人發現金跟共產黨在香港發現金支持的概念一模一樣。

採取暴力的方式,就是所有有價值的東西都搶,而且在發生事情的中心,幾乎都是外州人,他們是串着走的,不是本州的人,加州的去另外肯塔基,德克薩斯的奔紐約州了,他是開着車這麼轉着走,各自的抓的人彼此都不熟。在州警察裏面沒有案底,全都是蒙面的。

所以這應該講,給了川普一個巨大的考驗,一直到昨天晚上,1000多人圍了白宮,放火燒了美國總統日常做禮拜的禮拜堂。我相信放火燒了禮拜堂,這就很可能成爲這件事情的轉折點。

出手的人叫ANTIFA,ANTIFA可以解讀成就是今天的美國的共產主義追求者,打砸搶的執行者和真正精神思想的塑造追隨者,是馬恩列斯毛的真正的追隨者,全是這些人。他們不想付出,他們只想求得公平,自己不想勞動,又想追求自由與公平和貪婪,所以只有砸、搶、燒、虐,這就是共產主義的一切,它的背後的精靈出現在美國

在我個人眼睛裏,這是在隨着時間的推移,類似的事件有點象在臺灣的當時大選。在臺灣的大選,國民黨、韓國喻,代表着共產黨勢力和共產主義思想,在臺灣引起了軒然大波。在今天社交媒體混亂的背景之下,當時的臺灣,沒人能夠把握說,民進黨拒絕中共的民衆到底有多大的勢力,投票的結果顯現出來是真實的。

在今天的美國,出現了類似的場面,在臺灣的大選之後,習近平的共產黨一敗塗地,在整個臺灣它傾盡了所有的力量,所以一次大選把共產黨在臺灣的勢力全都耗盡,從而把他的憤怒轉移在今天的香港上,再而觸發在整個美國。現在美國爆發的事情,在我眼睛裏,是定數來的。是5月28號,習近平簽定了港版國安法之後,觸動了在人的環境中,所有共產黨思想的幽靈、相關的生命在美國全都起來了。你可以說,他做着最後的搏殺,這是天滅中共自然的反應,當你相信天滅中共的時候,你就相信與神同行,你就要相信人戰勝不了共產黨。而與神同行的人,是等着神出手滅掉它,但神出手一定讓這些帶有邪惡的思想幽靈的人在人的環境中表現出來,這就是今天的美國發生事情的根本原由。它一定有着表現的一段時間,所有隱藏的勢力都將被翻出來,就象翻沙子,全翻出來,然後在美國會出現大清洗,這些人會在人間的現實環境中遭到法律的制裁,因爲川普已經把ANTIFA定爲當地的恐怖組織。而他的做法卻有着背後的民主黨的成分在其中,所以跟當時國民黨的概念極其類似。

中共在這個故事中,又表現出那些都是反抗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陣營將在美國壯大,所以他毫不掩飾以各種手法、以欺騙的手法,在利用社交媒體來宣傳,而社交媒體本身,凡是有共產黨因素的,現在都報出來了。所以可以預見,在美國,這一次動盪結束之後,也就是共產黨的力量完全在美國本土展現出來之後,曝光之後,大瘟疫將回到中國大陸。

推特上有一張照片,在國內的微信、微博上瘋傳,飽受資本主義壓迫的美國人民,站起來反抗,加州要獨立,要在美國成立獨立的國家,來推翻今天的川普共和黨所代表的資本主義。

我的話,放它個驢煙屁。這張照片是2018年1月份的照片,在波士頓,不是現在,第一。第二,這是美國被川普定格爲恐怖組織的ANTIFA在兩年前所舉辦的活動,在中共利用假照片蠱惑國內、欺騙國內民衆的過程中,它卻承認了自己是ANTIFA背後的精神食糧。

臺灣媒體講說,中共煽動美國暴動微博傳的照片,根本不是,這是假的。槍桿子裏頭出政權這個是PS的。在昨天晚上包圍白宮的過程中,有一段視頻可以清楚的聽到,那個人說,快走快走。普通話。因爲沒有拍到具體人,你說他們是來隨意參觀的?到那看熱鬧的,還是真正參加去包圍白宮的?不好說,但聲音裏面有這樣的東西。

一個視頻是昨天白天剛剛錄下的視頻,一個年輕人在講述着今天的美國,他現在美國,他拿的是中國共產黨的旗子,講資本主義如何不好,社會主義如何好。後來那記者問他,那你爲什麼不去中國,你爲什麼不去朝鮮?但他有他的一番狡辯的理論。你注意到這些是年輕人,這些人是不願意付出的,這些人就象200多年前法國大革命巴黎大屠殺的那些無產者一樣,是小偷,是騙子,是真正想搶掉別人財產的人,從而以爭取自由、爭取權利、爭取平等、爭取法制的藉口,他的理論都是共產主義理論。

所以我個人說,這是在今天美國社會出現這個場面,是今天習近平的共產黨用着最後的努力與其說打擊美國,其實不如說淨化美國

昨天晚上10點半,有人進到了白宮邊上的教堂,這個教堂有200年曆史,在教堂的地下室放火燒教堂,並沒有給教堂造成太大的損失,因爲教堂本身都是石頭結構的,警察跟消防人員第一時間趕到了。但這種舉措、這樣的動作,是非常邪惡的。

在美元上,印着In God We Trust,在美國的學校中,印着In God We Trust,沒有任何一個國家以這樣的方式來表達對神的敬仰。當打着共產黨的旗去燒教堂的時候,我們接下來將會看到,他們所遭到的報應。也就是說,共產黨美國勢力,共產主義思想在美國勢力,昨天晚上走到頭了

我們將會看到,整個美國的環境,出現從另外一面轉向,也就是說,這一次大騷亂已經走到了頂點,與神同行的人和政府將展現出他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