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海报赞扬安德鲁·杰克逊摧毁了美国第二央行,他的支持者欢呼雀跃。(图片:Edward Williams Clay 1832年  画作/Edward W. Clay)
海报赞扬安德鲁·杰克逊摧毁了美国第二央行,他的支持者欢呼雀跃。(图片:Edward Williams Clay 1832年 画作/Edward W. Clay)
美國史話

安德鲁·杰克逊连任 央行垂死挣扎仍难逃关门的命运

美国史话(五十七)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3日】(作者:文长)上集我们说到美国参众两院都表示支持延长美国央行的特许经营权,安德鲁•杰克逊动用了总统否决权把它否决了。

央行的命运如何?它能继续存在下去吗?围绕这个话题,国会展开了唇枪舌战。它在1832年的大选中引发了轩然大波。安德鲁•杰克逊这一次的对手不再是世代书香的文艺青年约翰•昆西•亚当斯,而是政坛的老油条亨利•克雷。克雷和亚当斯虽然属于同一边的,但是亚当斯不太善于玩政治,而克雷却精通政治。他当时有全国三分之二的报纸支持,还有央行行长的背书,自信十足。

亨利·克雷(Henry Clay)于1818年的画像(图片:美国画家Matthew Harris Jouett/Transylvania University)
亨利·克雷(Henry Clay)于1818年的画像(图片:美国画家Matthew Harris Jouett/Transylvania University)

可是选举当天,克雷却输得很惨。安德鲁得到的选举人团票数是克雷的好几倍,远远超过四年前对阵亚当斯时的战绩。经过这次大选,安德鲁对自己的政策更有信心了,他公开宣称1836年央行特许经营权到期后,绝不让它延长。央行算是走到穷途末路了,但是联邦的钱还得找个地方存,总不能塞床底下呀。安德鲁决定把联邦资金转到各州银行,这等于给央行来个釜底抽薪。不过这事说来容易,做起来阻力太大。央行宪章规定,联邦资金只能存入央行,除非财政部长另有安排。财政部长和央行之间,那就跟亲家似的,联合起来抵制安德鲁,反正你说啥我根本听不见。安德鲁一看这太不像话了,乾脆玩狠的,换了个财政部长。但新部长照样不听话,安德鲁只能一换再换。最后任命的部长一上台就立即下令,从1836年10月1号开始,联邦资金全部存入23家州银行。但在这之前,他并不打算挪动央行里的钱,因为他希望央行能在最后这段时间里把欠的债还清。

央行行长比德尔哪里肯示弱,他决定以牙还牙。财政部长那边刚下令,比德尔这边就立即收回所有贷款,同时还取消了已经被人当做货币流通的大量票据。一石激起千层浪,美国一下子陷入了经济危机。很多公司因为无法偿还贷款或者借不到钱而被迫倒闭,大量美国人一夜间丢了饭碗,国内一片混乱。比德尔把所有问题都归咎于安德鲁的政策。他说,央行采取强硬措施完全是被逼的,因为安德鲁把我们的钱拿走了。他还鼓励民众到街上抗议,要求安德鲁停止发疯。许多人不明就里,以为安德鲁真要当皇上,抢钱就是前奏。民众的情绪难以平息,愤怒地称总统为“安德鲁国王一世”。

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安德鲁倒是十分淡定。他对所有找他理论的人说,我绝对不会把资金放回央行去,也绝不延长央行的经营权。你们有什么不满,直接去找行长好了!国会里不断有人劝安德鲁说,不是我吓唬你呀,你这次可是真玩大了啊,暴民已经在华盛顿游行了,国会都要被包围了……没等他说完,安德鲁早已怒发冲冠,他厉声喝到:朕意已决、卿毋复言!何方暴民,拿人头来见!此时的安德鲁同学难以掩饰内心的愤慨,任何人想对他威逼利诱,必然被骂得狗血喷头、铩羽而归。人家从小可就是一根筋;一撞南墙,南墙就立马坍塌;一言不合,立马拔枪决斗……甭说封杀央行这事,就是封杀国会,安德鲁都可能做得出来。和央行这场殊死搏斗,安德鲁使出了浑身解数,不到鱼死网破绝不罢休。

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图片:美国画家Ralph Eleaser Whiteside Earl 19世纪初画作)
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图片:美国画家Ralph Eleaser Whiteside Earl 19世纪初画作)

安德鲁这边寸步不让,克雷那边也马不停蹄地游说国会。他整整花了三天时间,在参议院里口若悬河、长篇大论,敦促延长央行经营权。他说:“我们国家正在经历一场暴风骤雨的革命,虽然尚未流血,但前景实在堪忧。如若任其发展,国将不国啊!大家都看见了,现在白宫有这么个人,他要集大权于一身,捣毁咱们的共和制度!是可忍孰不可忍!当下不采取行动,共和国将危在旦夕,我们都会像奴隶一样死去!”和很多贵族一样,克雷是个演讲天才。参议员们被他这一番话打动,批准了克雷的提案。可是到了众议院,情况发生了变化,众议员波尔克极力为安德鲁辩护。面对克雷咄咄逼人的攻势,他反驳道:“雷公此言差矣!那央行劣迹斑斑,一面结党营私、培植势力,一面笼络民财、富可敌国。今黎民百姓,无人不惧央行之权势,天子亦唯唯诺诺。先国父筚路蓝缕,意在共和。共和乃富民之本,央行乃富国之术。本末有序,纲举目张;舍本逐末,国乃灭亡!君不见央行祸国殃民、犯上作乱,是不诛,遑论善恶!”波尔克也真是厉害,他能拐著拐著就把共和国和央行对立起来,让克雷动辄拿共和制度说事儿的招数无处可使。

折腾了一段时间之后,商人们慢慢发现,就算央行要关闭,也没必要把放贷款限制得这么严格。他们开始意识到,自己面对的经济困境,好像不是安德鲁一手造成的,至少行长比德尔有很大责任。比德尔自然是不会承认的,他说:“出路只能来自国会。央行没有必要去纠正这些可怜的傻帽犯下的错误。安德鲁一世以为他可以让央行惟命是从,可惜他错了!”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比德尔犯了个致命错误。他要求宾州州长发表一篇支持央行的讲话,但与此同时,他又拒绝了宾州提出的三十万美元贷款的申请。宾州州长一怒之下,不仅没有发表支持央行的讲话,还对央行提出了言辞批评。宾州参议院议长本来就反对央行,这一来,州长也站到他那边去了。尽管比德尔危言耸听,想吓唬宾州政府,但宾州马上通过了决议案,公开反对延长央行的经营权。宾州是大州,它带头反对央行,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两天后,纽约州州长提议抛售本州的股票,帮助本州银行筹款,来摆脱央行的控制。我们知道,当时央行在各个州都设有分行,这些分行和当地的州银行之间本来应当是竞争关系。但是因为央行的后台硬,可以动用国库里的钱,所以州银行根本不是它的对手。现在纽约的做法,相当于州政府带头支持州银行,与央行分庭抗礼。

比德尔看到败局已定,只好同意增加贷款。于是,一场经济危机,也无声无息地消失了。然而,消失的不仅仅是金融危机,也是比德尔在国会里的信誉,他不再如往日那样,可以呼风唤雨,甚至对总统都敢颐指气使了。为了不让央行东山再起,之前高调支持安德鲁的波尔克议员提出了四项决议。第一是不再延长央行的经营权。第二是政府资金不再存入央行。第三是政府将继续把钱存入各州银行。第四是对央行和刚刚过去的金融危机展开调查。结果,四项决议全部通过。

行长比尔德的一位助手,面对央行在这一轮鏖战中败北的现实,尤其是央行官员听到国会决议时的惨状,不禁叹道:“这一天应当从共和国的历史中抹掉。”安德鲁对自己的胜利并没有太多的欣喜,似乎一切都是冥冥中早已注定。他只说了一句话:“我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关于安德鲁•杰克逊这位留名青史的布衣天子,我们已经讲了好多集了。可是,他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在安德鲁的第二届任期内,还发生了另一件足以扭动历史车轮的大事,地点在德克萨斯州。德州是一片充满激情和梦想的土地,提到德州,人们总是会联想到巨大的牛排、南方的口音、还有炎热的天气。

然而这令人心驰神往的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那里承载着美国人怎样的血泪与拼搏?

请看下集《忍无可忍!这一事件最终导致德克萨斯武装反抗墨西哥独裁者》

更多文章请点击【美国史话】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