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亨利·克莱(Henry Clay)于1818年的画像(图片:美国画家Matthew Harris Jouett/Transylvania University)
亨利·克莱(Henry Clay)于1818年的画像(图片:美国画家Matthew Harris Jouett/Transylvania University)
美國史話

总统否决权!安德鲁不惜影响连任 亲手终结美国中央银行

美国史话(五十六)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0日】(作者:文长)安德鲁杰克逊从当上总统之后,就一天没消停过。上集中我们讲到,南方州为了抵制进口关税,提出了一个“否定原则”,虽然最后没有成功,却加深了南北方各州之间的隔阂。别看安德鲁同学和人打架挺厉害,玩政治他可有点外行。眼看着南卡罗来纳州闹独立,他一面派军舰过去吓唬人家,一面又抛出橄榄枝,说进口关税咱们只收到1842年。安德鲁敢这么做,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他任上,美国欠了几十年的外债终于要还清了,联邦政府的财政负担也因此减弱了。

联邦政府前些年为了筹钱还外债,开源节流、精兵简政,还开设了中央银行。央行这个想法,一开始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提出来的。不过托马斯•杰佛逊始终就反对央行,他认为宪法没有给联邦政府这样的权力。在一片争议声中,央行还是在1791年被国会批准,但国会给它的特许经营期只有20年。到了1811年,汉密尔顿已经不在了,国会里替央行说话的人很少,央行的经营权没有得到延期,从而关闭,史称第一美国银行(Firs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简称BUS)。

央行,史称第一美国银行(图片:Davidt8/维基)
央行,史称第一美国银行(图片:Davidt8/维基)

可是短短五年之后,也就是1816年,国会再次批准建立央行,史称第二美国银行,经营许可也是20年。当时这么做,也是因为情况特殊。由于1812战争刚结束,百废待兴,麦迪逊总统虽然身为民主共和党人,但他清楚地看到了自己曾经的政敌(汉密尔顿)在建立央行这个问题上的远见卓识,所以为了国家利益,他改变了政治立场,吸纳了许多联邦党人的主张。

然而,在安德鲁当总统的时候,第二央行再一次面临着特许状到期后是否能续约的问题。央行可是国会拨款建立的,但它却由私人经营,并且有权动用国库的钱发行贷款。作为回报,央行每年要向联邦政府缴纳150万美元。有联邦政府在后边撑腰,央行实力雄厚、富可敌国;央行发行的票据就像金子一样值钱。央行还在各地开设分行,掌握着国民经济命脉。

安德鲁一介平民,最看不惯少数富人操纵国家机器,把财富笼络到一个小圈子里。他每年都在年度报告中批评央行,说它威胁到人民的自由。他还说,央行通过向政客贷款,操纵政党。安德鲁反对延长央行的特许经营权,并建议在财政部下面开设一家新银行取代央行安德鲁反复敦促国会在央行经营权到期之前做出回应,因为央行一旦关门,就必须提前几年按程序陆续停止各项业务,实现软着陆,以免引发经济问题。可是,当时的央行行长尼古拉斯•比德尔不以为然。他很清楚自己作为行长的权力。在他看来,联邦政府根本无权干涉银行业务,尽管银行是国会批准建立的。和汉密尔顿、亚当斯这些天才一样,比德尔也是个少有的奇才:他13岁就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18岁就被任命为美国驻法国巴黎大使的秘书。

如果不是面临1832年的大选,安德鲁央行早就不客气了。安德鲁的智囊团建议他,在大选前尽量回避央行问题,态度太过鲜明就容易失去选票。安德鲁接受了他们的建议,同意不在这个问题上采取行动。但是,他也提出了条件,就是行长比德尔也得保持沉默,不能在大选前提出延长特许经营权的要求。比德尔起初同意,但后来却改变了主意。他在1832年1月向国会正式提出了新特许证书的申请,结果一下子就把央行的去留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当年大选的一个热点话题。关于央行前途的辩论,在参众两院都掀起了轩然大波。

参议院里主张延长特许权这一派的领袖是亨利·克莱(Henry Clay)还有丹尼尔•韦伯斯特。这两个人之前(第49集)提过,他们在1824年大选的关键时刻,成功地做了一位老头的思想工作。那位老大爷在祷告之后,突然看到脚底下有一张写着亚当斯名字的纸条,于是就投票给了亚当斯,结果这一票改写了美国历史。8年过去了,这俩人依然不改初心,继续联手反对安德鲁。可是来自密苏里州的参议员托马斯•本顿据理力争,支持安德鲁的政策。他说央行由个人经营,却可以动用国库,这哪门子道理啊?央行的存在加剧了贫富差距,理应停办。参议院最终投票结果是,28比20支持央行

在众议院里,佐治亚州代表奥古斯汀•克雷顿指责央行曾经多次违反银行宪章,他建议对央行展开全面调查。面对这一建议,那些支持央行的人也不敢反对,因为如果反对就等于主动承认指控属实。国会随即批准成立一个临时特别委员会,展开为期六周的调查。这个委员会由7人组成,其中有4人反对央行,另外3人支持;支持者中就包括前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结果不出所料,反对者认为指控成立,支持者认为不成立。这些指控大部分是说央行利用贷款拉拢国会议员和记者。他们举出一个例子:一家纽约报纸,本来是反对央行的,但后来从央行得到一笔价值一万五千美元的秘密贷款,就立即改变了立场。司法部长罗杰•托尼还举证了一个人。他说有一天早上,他跟一名反对央行的众议员同路上班,当时那位议员还请教托尼怎么写一份批评央行的稿子。结果到了关键时刻,这名议员竟然投票支持央行,令人匪夷所思。后来他私下里告诉托尼说,美国银行给了他两万美元的贷款。经过一番激烈争论,众议院最终投票以107比85支持央行。至此,参众两院都表示支持,国会正式批准延长央行的特许经营权。

议案递交白宫,安德鲁非常愤慨。他无奈之下,动用了总统的否决权。他的这一举动,自然让他失去了许多人的选票,尤其是那些支持国家共和党(后来的辉格党)的选民。但是,安德鲁同时也得到了社会底层人的支持。其实安德鲁此前还在犹豫,是否要在1832年竞选连任,因为他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他当年和人决斗时身体里留下了一颗子弹,始终没有取出来。随着年龄增长,这颗子弹给他的心脏带来太多的折磨。就在大选这一年的年初,有一位医生告诉安德鲁,说他可以安全地取出这颗子弹。安德鲁想都没想,赶紧手术!手术很成功,安德鲁很快恢复了元气,也决定要在大选中和对手亨利·克莱(Henry Clay)一决高下。这一次,安德鲁的竞选伙伴是马丁·范布伦(Martin Van Buren),也就是他曾经的国务卿。有范布伦在,安德鲁一百个放心,他甚至把范布伦看作是唯一可靠的政治盟友,想让他继承自己的政治遗产。

马丁·范布伦(Martin Van Buren)(图片:Mathew Brady大约1855到1858年间画作/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
马丁·范布伦(Martin Van Buren)(图片:Mathew Brady大约1855到1858年间画作/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

说来这里还有个故事:在1830年的时候,安德鲁曾经告诉范布伦说,如果他能连任总统,也就只干一两年,然后主动辞职,把总统的宝座让贤给副总统,也就是范布伦。但是范布伦婉言谢绝了安德鲁的提议。他认为这样做等于是政治交易,踩了红线,会被人揪住小辫子。安德鲁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不断地劝说范布伦,都没能打动他。但是范布伦同学毕竟不是圣人,他对安德鲁这种三顾茅庐非得请神仙出山不可的劲头,有点招架不住。最后他勉强答应安德鲁,说可以做他的竞选搭档,但是不想成为一个没有经过人民选举的总统。安德鲁这一次的竞选对手亨利·克莱(Henry Clay)是政坛的老油条了,他在参议院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他不但有央行行长的支持,还有全国三分之二的报纸支持,因为这些报纸都欠了央行的钱。大多数有钱人也不约而同地站到了克雷一边。面对强大的对手,安德鲁却只有劳工阶层做后盾。

他能赢得大选吗?请看下集。

更多文章请点击【美国史话】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