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共主席習近平(AP/美聯社)
川普與習近平(AP/美聯社)

李天笑:川普演講完扭身就走 習近平非常危險

【希望之聲2020年5月31日】(本台記者嶽文驍採訪報導)5月29日,爲迴應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川普總統召開有關對中政策的新聞發佈會,宣佈將推出一系列制裁中共的措施。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時政評論專家李天笑接受本臺採訪,談及川普習近平本身的關係變化,以及習近平未來的危險。

以下據李天笑博士訪談記錄整理:

川普昨天(5月29日)在白宮的一個演講,半小時。講完就走了,沒有讓記者、輿論發言,轉身就走了。

這是一個美國對中國的外交政策,而且是川普親自講出來的,可信度是很大的。第二,5月20日,美國白宮一個專門的文件,系統的反思了40年以來對華政策的一個總結,而且提出來一些措施。這兩個文件應該說是可靠的,是美國對華政策的一個轉向,或者是一個根本的轉折。

現在的情況,習近平處在一個非常危險而且緊急的狀態下。因爲川普已經明確的表態了:對他的忍耐是有限的,而且現在整個美國官方對華政策——實際上是對中共的政策已經非常明確,這個最明確的一點就是把中國和中共完全區別開來,但是習近平本人的名字,川普確實沒有提到。但是在很多場合川普已經把習近平跟中共包括在一起來講。這個對習近平來說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如果他還是像以前一樣,認爲這個事情已經過去了,或者採取一些拖延戰術,那我個人認爲,那很可能隨着中共一起被歷史淘汰!現在的趨勢就是朝着這個方面發展。

因爲我看了一下昨天川普的講話,還有美國官方的文件。實際上,很多以前的場合,川普都提到跟習近平的個人關係、對他鼓勵、讚揚的話,表揚他的話,等等。這些,實際上川普對中共的清醒認識已經要圍剿中共,而且要把它作爲第一號的敵對力量來,作爲一個戰略的對象存在了。所以這一點對習近平來說,我不知道他自己認識怎樣,他如果還認識不到的話,就及其危險了。

這裏邊還有一個問題,習近平川普這一路走來,特別是去年以來,一次又一次都是逆着歷史潮流走的,這個很明顯,因爲川普對他的態度一次比一次很重,直截了當的說。這實際上並不是習近平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誤判,而是習近平作爲一種黨文化薰陶出來的人和川普在普世價值模式下的行事方式,在很多具體問題上產生尖銳的衝突。因爲在習近平第一次訪問美國的時候,在雙方的宴會上川普曾經問習近平:他對敘利亞進行空襲,後來習近平想一想以後幾分鐘以後就告訴川普:他是支持川普這個行動的。因爲這裏有敘利亞當時它國內的平民進行殘害等等。

但是這隻是在敘利亞的問題上,所以這次會議川普習近平沒留下好感,以後就開始在很多場合對習近平表示用一種委婉的或者一種讚許的態度來進行談話。當時這並不能掩蓋兩個人在黨文化和普世價值上的一個根本衝突,這個根本衝突在以後就逐漸的爆發出來了,在一次又一次的衝突當中體現出來依然有,到今天這個地步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了,實際上非常明顯。

在最近香港的問題上,川普昨天(5月29日)的講話明顯的說:肯定說中共習近平採取的這個“港版國安法”,實際上是違反了《中英兩國聯合聲明》,他用“一國一制”代替了。

在我看來,他這次“港版國安法”的推出,實際上是代替了原來的“送中條例”,比“送中條例”還要反動,就是說,“送中條例”你還要把人抓起來送到中國大陸去,中國大陸的警察來審判、迫害。現在它就直接派中共的國安機構到香港來建立一個分支,這樣直接在香港就抓就判了。就是我可以繞過你這個“送中”。就是它這招實際上比“送中”還要惡劣,但是你又很難看出來,但實際上就是這麼回事。因爲現在香港的作用,原來就是對臺灣的“一國兩制”一種示範,但是這個想達到的目的完全失敗了,臺灣現在完全拒絕了這個“一國兩制”,而且臺灣選舉,蔡英文大勝。這樣,香港對臺灣的示範作用不存在了,而且臺灣已經完全認識了中共的邪惡,就是通過“一國兩制”把臺灣給吃掉。通過香港的例子已經完全明顯的向臺灣證明。在這樣的情況下,主持港澳的韓正現在又搞了什麼行動來推出這個“港版國安法”。這樣代替這個“送中”,這樣就達到了他的目的。

所以我覺得,背後可能是這麼一種操作方式。但是習近平在這裏面起到什麼作用?從目前來看,至少他本身在表面上首肯這件事情,他在兩會是提出來的。

所以這就非常危險,對習近平來說,他只要沒有“解體中共”、沒有“抓捕江澤民犯罪集團”,那麼他的命運,我覺得(將會)非常可悲。所以說,現在正在朝着一條“不歸路”上一步步滑下去。這個他看的非常清楚,至少是他被江派脅迫,或者說裹挾着做這件事情。但是,是不是他本身也有維持共產黨統治的意願,在起着很關鍵的作用,這也是很關鍵的作用。所以,如果你沒有這種保黨的情節,沒有保黨的意願的話,那麼,在香港的國安法的問題上、在香港一國兩制的問題上,我覺得他可能會表態更加的能從這個危局中拔出來。現在看來他是沒有拔出來,到現在爲止,他所採取的行動還只是在做一些,表面上給人家的印象是演示作用,不是根本性的在解體中共這條路上採取措施、做什麼事情。

習近平他畢竟是中共體制裏邊培養出來的、薰陶出來的,他很多的做法、思維很難跳出中共黨文化的框框,而且本身又有利益對他們的誘惑,他如果不能從這個障礙中跳出來的話就很難有好的結果。

因爲前一階段他又到陝西去、又到山西去看什麼石雕佛像,好像給人印象他是在醞釀一件大事,但是他最後出來宣佈,要大陸可以自己來定這個“港版國安法”。這件事情本身給人家一種對他的期待、一種鼓勵、希望。他的這個東西就不存在了,爲什麼?因爲他還在“保中共”的道路上在走、在滑下去。這就對他極其危險極其危險,下半年或者明年初,這個情況就會發生很大變化。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