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秦始皇遗诏落入谁手(示意图片:新唐人/希望之声合成)
秦始皇遗诏落入谁手(示意图片:新唐人/希望之声合成)
千古一帝秦始皇

秦始皇大一统帝国的毁灭 从撒手人寰时的沙丘密谋开始

【千古一帝秦始皇】 后记第1集

【希望之声2020年6月8日】(作者:紫君)秦国统一仅仅短短十五年的时间就灭亡了,这中间发生了许多事情。我们仅从秦帝国内部的故事为主线来讲“秦帝国的灭亡”,作为“千古一帝秦始皇”的后记,以飨读者。

第一篇就叫“沙丘密谋”。我们就从秦始皇去世讲起。

公元前210年的十月,一个车队行进在平原津到沙丘宫的路上。这就是秦始皇第五次巡游,也是他最后一次的巡游车队。到了德州的平原津后,秦始皇就突然得了重病,为使病体尽快康复,他派蒙毅代表自己返回会稽山,沿途再度祭祀山川神灵以祈福求神保佑自己尽快康复。自己继续沿着原定路线往前走。

到了沙丘平台(今河北省平乡县东北)宫,秦始皇觉得自己实在不行了,就要死了。于是他自己口授,吩咐身边的赵高写下给长子扶苏的诏书,诏书是这样写的:“以兵属蒙恬,与丧,会咸阳而葬。” 秦始皇在这封诏书里要长子扶苏把兵权交给蒙恬,赶往咸阳主持自己的丧葬典礼。也就是指定扶苏为自己的皇位继承人了。可是,这个诏书写成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加盖皇帝的印玺,秦始皇就一命归西,撒手人寰了。

看着咽了气的秦始皇,手里拿着那个没有来得及发出去的遗诏,赵高心里翻腾起来。赵高,当时既是中车府令,又是行符玺事。“中车府令”是皇帝专用车队的队长,专管皇帝的车马,可以出入皇宫,皇帝出行必定随行的。“行符玺事”,“符”是皇帝调兵的符节,“玺”是皇帝诏书上加盖的皇帝的玉玺,“行符玺事”是专管皇帝调兵符节与玉玺的官。不用解释,大家一看就知道这两个职位是多么重要,赵高一个人兼任了这么两个重要的职务,说明秦始皇赵高是非常宠信的。

秦始皇陵铜车马,据说铜车马的御官俑就是赵高所出任的中车府令的形象。(图片:Maros/维基,CC BY-SA 3.0)
秦始皇陵铜车马,据说铜车马的御官俑就是赵高所出任的中车府令的形象。(图片:Maros/维基,CC BY-SA 3.0)

现在,看着突然去世的秦始皇,手里拿着秦始皇授意他写下的诏书,赵高心里飞快的转开了算盘:目前始皇帝离世,没人知道。这个确立扶苏为皇位继承人的诏书就在自己手里。让他生效还是作废,自己现在有机会。这个机会对他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如果是扶苏继位,那自己就只是一个不得势的公子胡亥的老师而已。明摆着,扶苏会重用蒙恬、蒙毅兄弟。他不见得还会像秦始皇那样重用自己,自己这个中车府令和行符玺事肯定是保不住了。更何况以前自己有一次犯法,被交给蒙毅处置,这个蒙毅,竟然不顾情面,秉公处理把自己判了死刑,要不是始皇帝破格赦免了自己,这时候可能早就化灰了!想到这里,他自言自语:不行!这个机会不能错过!

一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另一边是前途莫测,被从高位上挤兑出局。他当然要选择前者:不能让这个遗诏实行!而且,唯一的绊脚石蒙毅,刚好被秦始皇帝派出去,不在身边,这不是天赐良机吗?“天赐良机!”赵高不由得说出声来,他要抓住这个机会。目前他要说服的就是两个人,胡亥李斯赵高深信,利益所在,就是人生的选择所在。自己如此,胡亥如此,李斯也是如此。他深信自己能够说服胡亥和丞相李斯

朦胧的月光下,赵高胡亥的车子走去。

作为胡亥的老师,赵高深知胡亥胡亥心心念念就是要享乐,只要满足他这个,其它都无可无不可的,而且胡亥赵高一直也是很敬重的,把他当作父辈对待的。一见到胡亥赵高胡亥说:“皇帝去世了,没有诏书封各位公子为王,而只赐给长子扶苏一封诏书。扶苏登位作皇帝,而你却连尺寸的封地也没有,这怎么办呢?” 胡亥听了回答说:“就是这样吧!我听说,圣明的君主最了解臣子,圣明的父亲最了解儿子。父亲临终既未下命令分封诸子,那我又有什么可说的呢?”

赵高劝诱说:“现在当今天下的大权,无论谁的生死存亡,都在你、我和李斯手里掌握着啊!你要考虑。驾驭群臣和向人称臣,统治别人和被人统治,那可是绝对不一样的呀。” 胡亥回答说:“废除兄长而立弟弟,这是不义;违背父亲的诏命而惧怕死亡,这是不孝;自己才能浅薄,依靠别人的帮助而勉强上位,这是无能。这三件事都是大逆不道的,天下人也不会服从,不仅会给我自身招致祸殃,还会使国家灭亡。”

看起来,胡亥当时还是蛮明白的。赵高又举了商汤、周武王的例子说:“成大事者不能拘于小节,行大德也不必再三谦让,当断不断,将来一定会后悔。果断大胆地去做,一定会成功。希望你按我说的去做。” 胡亥最终长叹一声说道:“现在皇帝去世还未发丧,怎么好用这件事来求丞相呢?” 赵高一听,胡亥这是同意了,只不过顾忌丞相李斯而已,于是就自告奋勇去说服李斯

赵高自告奋勇去说服李斯。(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赵高自告奋勇去说服李斯。(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见了李斯赵高开门见山,说:“皇帝去世,诏书赐长子扶苏,命他到咸阳主持丧礼,继承皇位。现在诏书和符玺都在胡亥手里,皇帝去世,还没人知道。立谁为太子只在你我。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李斯说:“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可不是做为人臣所应当议论的事!” 赵高说:“我请问丞相,您自己心里衡量一下,和蒙恬相比,谁更有本事?谁的功劳更高?谁与长子扶苏的关系更好?”

李斯说:“这些我都不如蒙恬。” 赵高说:“着啊。扶苏继位之后一定要用蒙恬担任丞相,您的丞相之位肯定是保不住了,那也就意味着您最终也是不能善终退职还乡养老的了。” 赵高又说了许多胡亥的好话。最后又说:“您听从我的计策,就会长保封侯,并永世相传。如果放弃这个机会,一定会祸及子孙。” 李斯听了心里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上下翻腾,百般挣扎,最后还是被“利(害)益”慑服,仰天长叹,依从了赵高

赵高初战告捷,心里得意,高兴的说:“那么请丞相和我一起去见太子胡亥,我们来商议下一步怎么做吧。”

于是这三个人一同商议,伪造了秦始皇给丞相李斯的诏书,立胡亥为太子。而扶苏和蒙恬兄弟是绝对不能留了,于是又伪造了一份给扶苏的诏书说:“扶苏做为人子而不孝顺,赐剑自杀!”“将军蒙恬和扶苏一同在外,做为人臣而不尽忠,一同赐命自杀,把军队交给副将王离。”写好后,用皇帝的玉玺把诏书盖章封好,让胡亥的门客到上郡向扶苏和蒙恬去宣读假诏书。

这就是“沙丘密谋”,这三个人开始了摧毁秦帝国的第一步,也开始了毁灭自己的第一步。

这就是,“篡天下假太子杀真太子;行不义奸佞人害忠义臣。”

音频:

【千古一帝秦始皇】后记 第2集赵高唆使胡亥酷法苛政 秦始皇其他子女、功臣、李斯等结局如何?

更多文章,请点击【千古一帝秦始皇】系列。

责任编辑:慧明/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