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川普總統(中)5月29日在白宮玫瑰園發表“中共問題”講話,他的智囊團隊成員站在兩側。(AP Photo/Alex Brandon)
川普總統(中)5月29日在白宮玫瑰園發表“中共問題”講話,他的智囊團隊成員站在兩側。(AP Photo/Alex Brandon)

外交專家:川普強力制裁中共 但還需非暴力解體中共的戰略

【希望之聲2020年5月30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報導)國家利益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戰略與公共外交高級研究員惠頓(Christian Whiton)週六(5月30日)撰文說,川普總統已經採取了強有力的行動,開始讓中共爲其惡行付出代價。但美國的政策不應該侷限在“以不改變中國的國內統治模式爲前提”。他說,川普政府應從具體策略中昇華到一個明確的戰略高度,通過非暴力手段抗衡中共,讓中共象前蘇聯那樣自己解體。 

惠頓還曾是川普和小布什政府的高級顧問,週六(5月30日)他在福克斯新聞網撰文分析了川普總統在週五(29日)就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而直接針對“中共問題”發表的講話。惠頓闡述道:

川普總統在週五(5月29日)對中共發表了強硬的講話,比所有前任美國總統都更清晰。他在指責中共政權的“瀆職行爲”和令人髮指的“掩蓋武漢病毒”真相的同時,也宣佈了針對中共政權的強硬措施。 

川普總統發表這番講話是因爲北京正在步步破壞香港的自由,並繼續掩蓋因其導致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瘟疫的真相。 

在講話中,川普總統強調了美國人常常認爲理所當然的人權,他批評中共對自由和人權給香港帶來的益處視而不見;並且在1997年英國把香港移交給中共時,中共曾經鄭重承諾將保留香港的自由和人權。現在我們看到,這隻是中共違背承諾的衆多例子之一。 

與其他前任總統不同的是,川普總統週五的講話不僅措辭強硬,而且雷厲風行。他宣佈美國退出腐敗、親中共的世界衛生組織。這是對全球主義官僚機構的又一可喜的打擊,這些官僚機構主要爲世界上的流氓政權服務。

川普總統停止了對與中國人民解放軍有關係的研究生的簽證。這一步至關重要。中共公然盜竊自由世界的技術,從而保證了其技術不至於被落下太遠。 

但是中共的真正夢想是擊敗美國及其盟國,這意味着需要讓學習科技的博士和博士後的學生們向美國大師們討教,然後將他們的思維方式帶回中國。 

我們最終應該停止給所有中國學生的簽證,這些學生搶了美國學生的位置,尤其傷害了亞裔美國人,因爲許多機構都有限制亞裔學生的隱性配額。

美國大學會因爲損失了來自共產中國的收入而大喊大叫。但坦率地說,這些大學是罪有應得,因爲他們缺乏愛國心,並使美國學位的含金量縮水。 

在把中國股票從美國證券交易所除牌這一點上川普又前進了一步,鑑於中國公司普遍的腐敗和不透明,它們對美國股市構成了系統性風險。允許中國公司在美國交易所上市,這本身就證明瞭華爾街對中共威脅的無知。 

最後,川普總統威脅要制裁破壞香港自由的中共官員,而這種自由是中共曾經保證的。他還誓言要調整香港獨立貿易實體的地位,取消香港有別於中國大陸所享有的貿易低關稅。川普沒有完全取消這一地位,是爲了保持對中共的槓桿作用,以備將來使用。 

總體而言,川普總統採取了強有力的行動,開始讓中共爲自己的惡行付出代價。但是,川普仍未就如何擊敗中共給出一個清晰的思路,現在仍然大多隻停留在戰術和情緒上,而不是在戰略上讓美國政府和美國民衆團結一心。 

川普和他的智囊們應該回頭看看里根總統和杜魯門總統,這兩位總統都清楚地知道如何制定連貫的策略與蘇聯進行冷戰,以及如何將信息傳達給公衆。 

杜魯門總統頒佈了“NSC 68”政策文件,這個由他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制定的政策是通過軍事和其他方式抵抗蘇聯擴張的藍圖。 

在就任總統第二年,里根發佈了題爲“美國與蘇聯關係”的國家安全決策指令。這個只有一頁紙的指令概述了三項戰略:遏制具有軍事威懾力的蘇聯擴張主義;促進蘇聯內部的政治變革;在排除有利於反對派的雙重標準的情況下進行談判。這些戰略削弱了蘇聯的威脅,並導致蘇聯本身的解體。 

雖然當時這些政策是保密的,但每個部門的公開聲明都源於這些明確的政策。 

今天,向中共施加政治壓力仍然會遭致某些人的反感。事實上,川普政府上週發送給國會的一份報告說:“美國的政策並非以改變中國的國內統治模式爲前提。”實際上,這正是我們應該做的,因爲當中國共產黨被迫在國內應付重重困難時,將消弱它對美國及自由世界進行侵略的能力。 

也許有一天,川普政府能夠從其採用的各種策略中昇華到一個戰略高度。通過非暴力手段抗衡中共是華盛頓和全國兩黨都支持的少數議題之一。 

儘管如此,川普總統已經明確表示,美國將使用我們選擇的時機和策略抗衡中共。把持中共政府的狂熱分子們要小心了。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