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专门倚仗心计的人,终究会遇到对手。(示意图:Seijutsu Sangaku Zue 1795年画作)
专门倚仗心计的人,终究会遇到对手。(示意图:Seijutsu Sangaku Zue 1795年画作)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人算不如天算 强盗使诈逃脱 不料后来自投罗网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

【希望之声2020年5月31日】(作者:紫君)库尔喀喇乌苏(库尔喀喇,译为汉语是“黑”;乌苏,译为汉语即“水”,也就是黑水)的驻军李印,有一次随同都司刘德经过山中,看见悬崖的老松树上竖插着一支箭,大家都不知道是被谁射中的还是怎么回事。

直到晚上他们众人到了驿站住下,李印才说:“从前路过这地方时,见一个人骑着马飞驰而来,怀疑是玛哈沁,于是躲在深草中偷望。等到走近一看,则是一个又像人又不像人的怪物骑在马上,那马也是一匹野马。他知道是妖怪,就对着那怪物射出一支箭,射中时听见发出“嗡嗡”的像撞钟的声音,那妖物化成一道黑烟散去,野马也惊跑了。今天看到这支箭竖穿在树上,可知那是个树妖。”

刘德问他刚才看到时为什么不说,李印答道:“射的时候它没有看见我,既然它有灵,我就怕它听到后来报复,所以还是不说的为好。”李印的机警往往就是这样的。

一天,塔尔巴哈台押来一个名叫满答尔的强盗,长官命令李印接着押送。李印用铁铐铐住他的手,用铁链子从马肚子底下绕上来横锁住他的脚。满答尔当时已患病,虚弱得只剩下奄奄一息。给他食物,他也不大下咽,坐在马上,总要向下倒,只是因为系住了脚,才没掉下来。

李印看他这个样子,当时就只担心他会死,不担心他会逃。到了戈壁,两人的马并列行走,满答尔又作出要倒下的样子,李印伸手去拉他,没想到他突然挺起,用镣铐把李印砸倒在马下,接着拔转马头,驰入戈壁中去了。戈壁东北面连着科布多(属北路定边副将军管辖),绵延数百里,自古没有人迹,根本无法追捕,这时李印才知道他生病是假装的。

参将岳济因此事受到严厉惩处,李印也长期被戴枷示众。后来那个满答尔又在伊犁被抓到了。原来,那时候凡是他们额鲁特部落的人来归降的,朝廷给的赏赐很多,满答尔也想来领赏,结果又被擒。问他为什么敢再来,他说:“我的罪最重,估计你们肯定想不到我还敢再来。我来与很多人在一起,你们肯定不会怀疑其中有我。”

他想得也确实周到,没料到人们会从他头顶上的箭伤疤痕认出他 。

李印这样机警细心,结果还是被满答尔装病的圈套所愚弄;像满答尔这样阴险狡诈,结果还是因使奸诈而败亡。

人们每天都在用心计互斗,千条妙计,万种心机,不知心计到底有多少。但专门倚仗心计的人,终究会遇到对手,从来没有千虑而不一失的,这一点则是肯定无疑的道理。

任凭李印再机警,又怎么知道后来满答尔的逃跑不是那个树精的报复?满答尔逃跑后再被抓,又怎么知道不是冥冥中上天给他的归宿?人有千算,总逃不过上天的一算。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