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 ,圖爲中共總書記習近平 (圖片 美聯社)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 ,圖爲中共總書記習近平 (圖片 美聯社)

胡少江:強推“港版國安法” 習近平的賭注是什麼?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9日】2020年5月28日,北京正式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這個決定授權人大常委會就香港國家安全事務立法,並且將有關立法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使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具有法律效力;與此同時也明確要求特區政府就《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重續曾經在香港引起強大抗議運動的政治議題。名義上作爲中國立法機構的人大是共產黨控制的一個橡皮圖章,因此人大高票通過這個決定早已在衆人的預料之中。

人大通過決定和人大常委會直接就香港國家安全立法的做法公然背棄在聯合國備案的《中英聯合聲明》,違反中國自己制定的《香港基本法》有關條款和“一國兩制”承諾。這些文件明文規定,除了外交和國防事務之外,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權利。根據“一國兩制”的政治框架,除了香港自己的立法機構之外,任何機構和組織均沒有取代香港立法會爲香港立法的權力。多年來,中國人大常委會先是通過不斷地“釋法”,現在又直接就香港政治事務立法,一步步剝奪香港的自治權利,剝奪香港人民的自由。

面對習近平政治豪賭,世界民主國家紛紛表明瞭自己的立場,中國通過決定的當天,英、美、澳、加四國外交部長髮表聯合聲明進行譴責,歐洲時間的今天(29日),歐盟各國外長也將對“港版國安法”立法一事展開討論。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已經明確表示,歐盟需要對北京採取一個“更強力的戰略”。一向在中國問題上態度謹慎的日本,也通過外務省發言人聲明的方式對中國的侵犯香港權利的做法“深表憂慮”。截至目前爲止,世界上還沒有一個有分量的國家對中國表示支持。

習近平在香港問題上一意孤行,有着對內對外兩層考慮:對內,他希望通過此舉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將香港人爭取民主權利的政治議題轉變爲捍衛國家安全的國家民族議題,以此挾持民意,捆住政治反對派的手腳,繼續霸住政治權力茍延殘喘;對外,面對在國際上的日益孤立和中美關係不斷惡化,尤其是在武漢病毒的蔓延問題上,中國政府已經成爲衆矢之的,習近平希望透過在香港問題上出險招,對民主世界進行絕地反擊,同時試探自由世界的底線,並以此擺脫當前面臨的危機。

習近平敢於不按牌理出牌並不是因爲有什麼雄才大略,而是因爲他根本不在乎香港人民的福祉,他絕對不能允許香港的抗議運動成爲中國民衆反抗極權統治的樣板,爲了維護一黨專政,尤其是維護自己的絕對權力,他寧可毀掉香港這顆東方明珠也在所不惜。當然,他也看準了西方在香港問題上現實主義和人道主義的考量,賭定了西方手中的王牌不多,而且會在制裁問題上會投鼠忌器,一是會摧毀香港經濟,對爭取自由的香港人帶來損失,二是會禍及西方在香港的大量投資和其他經濟以及貿易利益。

這是一場關於香港和人類自由前途的博弈,自由陣營既需要有反對獨裁、聲援民主的堅定意志,也需要有在制裁極權統治者的同時儘量減少香港和自由世界損失的智慧。民主陣營的許多國家在過去常常各自謀算自己的利益,在其他民主國家遭受中國極權政府制裁的時候通過與惡魔尋求妥協來謀求自己短期利益的最大化,這種狀況給中國的極權政府提供了實施各個擊破的可能性,能否在關鍵的時刻避免重犯歷史錯誤,是民主陣營能否在這一次民主與極權的世界性對壘中捍衛世界民主自由力量的關鍵。

中國政府在香港問題上的倒行逆施,在國級關係層面,是一個政府藐視和踐踏國際條約和承諾的問題;在人類價值層面,是極權勢力侵犯人民的自由,對人民進行政治迫害的問題,這是向國際自由社會的挑戰;從戰術層面上講,這是中國統治集團在四面楚歌中的困獸猶鬥,他們賭的是國際社會不願意付出與其進行鬥爭的成本。這絕不僅僅是一個香港問題,因此西方不必拘泥於在有關香港的政策上週旋,而要將戰線拉開,最大限度地讓中國既得利益集團、尤其是爲極權制度提供支撐的國有企業感到疼痛,在更廣泛的政治、經濟、外交層面孤立、打擊逆歷史潮流而動的中國統治集團,而儘量減少香港人民的損失和痛苦。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