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國經濟,美聯社圖片。
分析指,美國若用金融手段制裁,中共無還手之力。(美聯社圖片)

分析:美國若祭出“金融殺器” 中共除了捱打別無選擇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9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日前,中共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美國對中共祭出制裁措施。《華爾街日報》報道認爲,如果美方運用金融手段制裁中資銀行等,對中共的打擊力度將會更大,中共將沒有能力還手。海外政經觀察人士王劍也認爲,美國在全球金融領域沒有對手,美中兩國在金融方面的差別不是力量懸殊所能形容的,只要從金融方面入手,基本上是美國將中共按在地上摩擦,中共一點反抗之力也沒有,除了捱打,沒有其他選擇。

美國兩黨國會議員推出法案 擬對中共捆版金融制裁

日前,中共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美國對中共祭出系列制裁措施,包括取消對香港特殊待遇和使用金融制裁手段。

日前,美國國會兩黨議員已經準備推出《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進一步補充《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的制裁效力,擴大制裁範圍,並將制裁措施與金融系統捆綁,增加懲罰力度。

該法案由民主黨蔘議員範·荷倫和共和黨蔘議員圖米聯合推出,他們說,這個法案將鎖定破壞香港自治狀態的中共官員以及與其有業務往來的銀行等目標,施加嚴厲制裁,這將是2019年生效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加強版,制裁目標有可能包括中共的主要銀行。

對此,《華爾街日報》5月28日報道認爲,如果美方運用金融手段制裁中資銀行等,對中共的打擊力度將會更大,而中共與美國在金融方面不在同一個等量級別上,沒有能力還手。

根據2019年的數據,中資銀行在香港持有1.137萬億美元的資產,雖然僅佔中國銀行40萬億美元資產的一小部分,但與中資銀行跨境放款的2.215萬億美元相比,香港的重要性就顯現出來了,許多中資銀行從事跨境業務,主要透過香港以美元進行。

報道指出,若美方限制中資銀行以美元計價的經營活動,中共的海外金融業務能力將遭受巨大損害,中共“一帶一路”計劃的美元融資將非常困難,而北京一直推行的人民幣“國際化”之路將被阻斷。

美國曾利用美元結算系統懲罰過南韓、法國和黎巴嫩的金融機構,這些金融機構與美國所制裁的對象有業務往來。此前,美國也曾經警告過伊拉克,凍結其在紐約聯準銀行的賬戶,顯示美國在金融制裁方面的籌碼非常多。

據華爾街日報分析,美國對中國金融的制裁可能會分散進行,一次到位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美國已經認定香港不再自治,即是對中共國際金融業務實施制裁的開端,中共在這個方面將沒有還手能力。

分析:美國對中共制裁的三個層次

與《華爾街日報》的分析相同,海外政經觀察人士王劍也認爲,美國在全球金融領域沒有對手,美中兩國在金融方面的差別不是力量懸殊所能形容的,只要從金融方面入手,基本上是美國將中共按在地上摩擦,中共一點反抗之力也沒有,除了捱打,沒有其他選擇。

王劍表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信息系統是美國可以選擇的一個籌碼。SWIFT總部在瑞士,但實際上受控於美國,這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武器。全球所有金融機構都必須通過SWIFT系統作資金的交換和結算。美國曾經使用這個武器制裁過伊朗和俄羅斯。制裁結果就是,被制裁國無法使用貨幣結算進行貿易,只能進行易貨貿易,俄羅斯盧布貶值高達50%,其GDP不如中國的廣東省。

王劍表示,受制裁的超級大國俄羅斯尚且如此,任何一家金融機構如果受到這樣的制裁,都會很快破產,這對中共的大型銀行來說,是一個大殺器。美國手裏有這樣級別的金融武器,對於任何國家、地區、機構都具有非常大的威懾力。

作爲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絕對需要美國的支持,美國一旦使用金融制裁手段,對於中共來說,後果將非常嚴重,局勢將一發不可收拾,中共完全不能控制,所以說,川普手裏握着的都是“王炸”,假如美國選定一家中共大型國有銀行來制裁,例如中國工商銀行,據說是它世界第一大銀行,可是美國出手製裁它以後,不管中國工商銀行多大,你會看到,它很快就會死掉。

王劍說,美國對中共三個層次的制裁都是致命的。

第一,手術刀式的制裁,制裁中共高官,制裁中共的機構,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財產;

其次,中止中共大型國有銀行的SWIFT使用權,比如,在中國工商銀行死掉之後,看着還不行,那就把剩餘的5家一起制裁,讓大家看看它們怎麼死;

最後,是重磅級別的,取消香港特殊地位

牛津經濟研究院駐香港的亞洲經濟主管LOUIS KUIJS分析說,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相關措施對香港的影響將非常大,將損及香港的企業和市場信心,重要的是,對香港作爲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會有嚴重影響。

他認爲,從長期投資或戰略角度來看,會降低企業在香港留置現金或資本的意願,也會降低他們將香港作爲他們在亞洲的金融和銀行中心的意願。

責任編輯:宋月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