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国经济,美联社图片。
分析指,美国若用金融手段制裁,中共无还手之力。(美联社图片)

分析:美国若祭出“金融杀器” 中共除了挨打别无选择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9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日前,中共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美国对中共祭出制裁措施。《华尔街日报》报道认为,如果美方运用金融手段制裁中资银行等,对中共的打击力度将会更大,中共将没有能力还手。海外政经观察人士王剑也认为,美国在全球金融领域没有对手,美中两国在金融方面的差别不是力量悬殊所能形容的,只要从金融方面入手,基本上是美国将中共按在地上摩擦,中共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除了挨打,没有其他选择。

美国两党国会议员推出法案 拟对中共捆版金融制裁

日前,中共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美国对中共祭出系列制裁措施,包括取消对香港特殊待遇和使用金融制裁手段。

日前,美国国会两党议员已经准备推出《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进一步补充《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的制裁效力,扩大制裁范围,并将制裁措施与金融系统捆绑,增加惩罚力度。

该法案由民主党参议员范·荷伦和共和党参议员图米联合推出,他们说,这个法案将锁定破坏香港自治状态的中共官员以及与其有业务往来的银行等目标,施加严厉制裁,这将是2019年生效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加强版,制裁目标有可能包括中共的主要银行。

对此,《华尔街日报》5月28日报道认为,如果美方运用金融手段制裁中资银行等,对中共的打击力度将会更大,而中共与美国在金融方面不在同一个等量级别上,没有能力还手。

根据2019年的数据,中资银行在香港持有1.137万亿美元的资产,虽然仅占中国银行40万亿美元资产的一小部分,但与中资银行跨境放款的2.215万亿美元相比,香港的重要性就显现出来了,许多中资银行从事跨境业务,主要透过香港以美元进行。

报道指出,若美方限制中资银行以美元计价的经营活动,中共的海外金融业务能力将遭受巨大损害,中共“一带一路”计划的美元融资将非常困难,而北京一直推行的人民币“国际化”之路将被阻断。

美国曾利用美元结算系统惩罚过南韩、法国和黎巴嫩的金融机构,这些金融机构与美国所制裁的对象有业务往来。此前,美国也曾经警告过伊拉克,冻结其在纽约联准银行的账户,显示美国在金融制裁方面的筹码非常多。

据华尔街日报分析,美国对中国金融的制裁可能会分散进行,一次到位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美国已经认定香港不再自治,即是对中共国际金融业务实施制裁的开端,中共在这个方面将没有还手能力。

分析:美国对中共制裁的三个层次

与《华尔街日报》的分析相同,海外政经观察人士王剑也认为,美国在全球金融领域没有对手,美中两国在金融方面的差别不是力量悬殊所能形容的,只要从金融方面入手,基本上是美国将中共按在地上摩擦,中共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除了挨打,没有其他选择。

王剑表示,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信息系统是美国可以选择的一个筹码。SWIFT总部在瑞士,但实际上受控于美国,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武器。全球所有金融机构都必须通过SWIFT系统作资金的交换和结算。美国曾经使用这个武器制裁过伊朗和俄罗斯。制裁结果就是,被制裁国无法使用货币结算进行贸易,只能进行易货贸易,俄罗斯卢布贬值高达50%,其GDP不如中国的广东省。

王剑表示,受制裁的超级大国俄罗斯尚且如此,任何一家金融机构如果受到这样的制裁,都会很快破产,这对中共的大型银行来说,是一个大杀器。美国手里有这样级别的金融武器,对于任何国家、地区、机构都具有非常大的威慑力。

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绝对需要美国的支持,美国一旦使用金融制裁手段,对于中共来说,后果将非常严重,局势将一发不可收拾,中共完全不能控制,所以说,川普手里握着的都是“王炸”,假如美国选定一家中共大型国有银行来制裁,例如中国工商银行,据说是它世界第一大银行,可是美国出手制裁它以后,不管中国工商银行多大,你会看到,它很快就会死掉。

王剑说,美国对中共三个层次的制裁都是致命的。

第一,手术刀式的制裁,制裁中共高官,制裁中共的机构,冻结他们在美国的财产;

其次,中止中共大型国有银行的SWIFT使用权,比如,在中国工商银行死掉之后,看着还不行,那就把剩余的5家一起制裁,让大家看看它们怎么死;

最后,是重磅级别的,取消香港特殊地位

牛津经济研究院驻香港的亚洲经济主管LOUIS KUIJS分析说,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相关措施对香港的影响将非常大,将损及香港的企业和市场信心,重要的是,对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会有严重影响。

他认为,从长期投资或战略角度来看,会降低企业在香港留置现金或资本的意愿,也会降低他们将香港作为他们在亚洲的金融和银行中心的意愿。

责任编辑:宋月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