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名刊話壇】非是修昔底德陷阱 乃天滅中共之啓示 (音頻/視頻)

052820_MKHT_KZG_744_NoThucydidesTrapButMirrorHeavenEliminatingCCP
名刊話壇 - 20 / 566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名刊話壇】非是修昔底德陷阱 乃天滅中共之啓示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9日】

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名刊話壇節目,我是心如。

我們今天談論的話題是,看中國週報第744期看論壇版由宋紫鳳撰寫的一篇文章,題目是《疫情省思:修昔底德留下的不是陷阱,而是啓示

 

哈佛大學某教授於2010年提出「修昔底德陷阱」論,並用其形容中美關係,這個新概念一夜走紅。「修昔底德陷阱」簡單說就是新大國崛起,對現存大國構成挑戰,現存大國再對新大國作出迴應,一來二去,於是戰爭不可避免。這一提法頗閤中共胃口,因爲在這一提法之下,你無論持何種觀點,都已經把中共擺在一個「國」的位置,而抹去其土「匪」的本質,而實際上,中共根本不具合法性,不能代表中國。

時隔10年,某教授在422日的一次視頻會議上再次提出這個修氏陷阱,雖是冷飯重炒,卻也賦予其所謂「時代新意」,那就是在疫情肆虐全球,中美關係緊張的新背景與大環境下,雙方更要注意剋制,以免落入修氏陷阱

可以說,這樣的討論嚴重跑偏,與現實的中美關係完全錯位。衆所周知,中共病毒肆虐全球,禍首即是中共,全世界也都在這個過程中有了一個認清中共的機會,都在這場正邪較量中選邊站,美國也是其中之一。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修氏陷阱」論無疑是起到了一個混淆視聽,爲中共救火的作用。

修昔底德的「啓示錄」

談到修氏陷阱,我們就來說說古希臘人修昔底德及其歷史著作《伯羅奔尼撒戰爭》,修昔底德因這一著作而名留千古。某教授只是取修氏書中的一句話做爲其大國戰爭論的理論源頭,「雅典實力的增長,引起了拉刻代蒙(斯巴達)的警惕,於是戰爭不可避免。」這位教授並用作者的名字將其命名爲「修昔底德陷阱」。所謂修氏陷阱論,其實與修昔底德關係不大。在疫情之下,重讀這部書時發現,修昔底德的書中其實並沒有什麼「陷阱」,卻似讀了一部「修氏啓示錄」。

修昔底德的書中記錄了2400多年前,堪稱古希臘文明代表的雅典城邦從盛極走向衰亡的這段歷史。有意思的是,這段時間的古希臘,發生了很多事情與疫情下的今天有着諸多的相似。

由於當時的雅典人修昔底德是從戰爭的角度來記錄這段歷史,所以人們會很直觀的認爲雅典的黃金時代是由斯巴達人以及那場曠日持久的伯羅奔尼撒戰爭結束的。然而,這個結論並不準確,準確的說法是,雅典的黃金時代是被斯巴達人、戰爭,外加瘟疫、地震、海嘯、神諭一起結束的。

造成雅典衰亡的諸多要素中,瘟疫、天災的作用似乎更大於戰爭因素而在衰亡雅典的過程中首當其衝,特別是在初期階段,尤其如此。當時雅典在希臘諸城邦中海軍實力最爲強大,陸上作戰雖稍遜斯巴達人,但其防禦工事卻是易守難攻。所以雙方第一年的交戰,斯巴達人海陸兩面都無功而返,這樣的戰爭從一開始就進入了漫長的消耗戰狀態,並且以雙方雄厚的實力,恐怕再耗上一百年也打不出個所以然來。然而,戰爭的第二年,公元前430年,一場奪命瘟疫降臨雅典,這場瘟疫對雅典的殺傷力遠過戰爭,無論海軍陸軍將軍平民,雅典人無差別的不斷死去。在如此劇烈的重創下,纔有了後來斯巴達人的勝利。

雅典瘟疫在今天重演

修昔底德的記載中,我們看到造成雅典衰亡的瘟疫與今天的中共病毒疫情有着驚人的相似。

首先,「中共病毒」(SARS-Cov-2,武漢肺炎病毒)特徵之一,就是極具僞裝性。就是說,這種病毒可以僞裝成沒有症狀,使感染者看起來像健康人一樣。也可以僞裝成各種症狀,使感染者看起來像是患了一般感冒、急性腸胃炎、急性咽喉炎等。正如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彭志勇所說:「這個病有很多假象」。而臺灣兒科醫師陳鉉煒則用「僞裝者」來形容這種病毒。

而根據修昔底德的記錄,雅典瘟疫時,一些患者最初被以爲是得了某種其它病,但最後發現是患了瘟疫。也有一些看起來很健康的人,沒有先兆的就突然被瘟疫攻擊。

第二,雅典瘟疫與中共病毒疫情都是症狀多樣多變,很多症狀難以解釋。修昔底德的記錄中,出現胸口劇痛,高燒,口渴,抽搐,皮膚潰爛,失眠,失憶等一長串難以盡述的複雜症狀,然而這些還只能算是較常見的、可以總結出來的症狀,事實上還有更多的個案所表現出的特別症狀沒有被一一記錄。

中共病毒亦然,感染者除了常見症狀之外,還有很多不同的個案表現。如,湖北武漢市中心醫院兩位染疫醫師胡衛鋒和易凡,感染中共病毒後膚色變成深褐色。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尼夫(Masha Niv)教授發現,中共病毒患者不僅可能會喪失嗅覺,味覺,有的人還失去了觸覺。西班牙研究人員發現,某些感染者竟會在腳上出現類似水痘的病竈。而紐約州近期出現的兒童炎症綜合症亦被認爲與中共病毒有關聯。

此外,雅典瘟疫沒有專治藥物應對,身體強壯與身體柔弱的人都同樣被感染,這些現象也都出現在今天的疫情中。

天災、異相同時降臨

除了瘟疫之外,修昔底德還留下了關於天災的觸目驚心的記錄,如地震以前所未有的強度和廣度多次發生。海嘯也發生多次。海水灌入沿海的城市,將居民捲入海底,雅典人的軍事要塞被沖毀,有的船隻被撞碎,即便在海水退去後,一些陸地不再露出水面,永遠的成爲了水下世界。此外,還有大旱與饑荒如影相隨。修昔底德還記錄了日食這一異相也在以前所未有的頻率接連出現。

對照當今,各種天災與異相更是頻繁出現在瘟疫的發源地中國。今年上半年還未結束,四川已發生五次地震。41日,四川大涼山森林大火再度復燃,同日山東省多地都突發大火,濃煙蔽日。繼北方多地下雪或冰雹後,今年4月,地處南方的湖北宜昌、四川攀枝花、雲南紅河州也天降冰雹,屋頂車窗被砸毀,莊稼被砸壞,冰雹小則如雞蛋,大則直徑超過成人手掌。又如214日深夜至15日凌晨武漢出現驚人的雷電交加天氣,被民衆形容爲無數冤魂在武漢上空哭嚎。從54日晚至5日晨間,更可怕的雷電天氣再次出現,據“湖北天氣”官方微博公佈的監測數據,湖北12小時內出現14萬次閃電。多地同時伴有暴雨,大風,冰雹,從流傳出的視頻看,黑夜中的武漢天打雷劈,宛如世界末日。

神諭早已預言了一切

雅典走向衰亡,早已在神諭中被預告。根據修昔底德的記載,戰爭爆發前,雅典人中一直流傳着一句話:「與多利安人的戰爭將會爆發,死亡隨之而來」。所說的多利安人,即是斯巴達人。而斯巴達一方在戰爭爆發前,也曾向神卜問,他們得到的答案是:只要他們全力以赴,就會贏得勝利,神會與他們同在。

反觀當今,古今中外都有相關的預言指向了今天。如,廣爲流傳的《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中的預言,提到豬鼠年(20192020年)將有瘟疫與饑荒流行。

又如今年1月初,當中共肺炎還沒有廣爲人知時,一位猶太拉比平託對外宣稱,他在安息日看到了一個可怕的景象,他在錄音演說中對信徒說,「這個世界將發生令人震驚的事件……它將被加載史冊,成爲歷史上最慘的事件之一。」 2月時,平託發表聲明,他所預見的災難,正是中共病毒疫情。

再如,年僅14歲的印度知名占星師阿南德(Abhigya Anand)早在20198月時就曾預言,人類自201911月會遭遇重大災禍,並在202034月達到高峯,而中共病毒的爆發時間與高峯時間皆與此相符。

雅典衰亡是對今天的啓示

修昔底德的書中,我們看到一個疫情肆虐,災異頻降,神諭流傳的雅典,以及它不可逆轉的衰亡結局。今天,更大的瘟疫在肆虐,更多的災異在頻發,更多的預言在流傳,只因一切尚未結束,所以結局還有待揭曉。然而,疫情之下,全球因認清中共而出現的去中共化的大潮正在無可阻擋的向前推動,而這一切的歷史走向也就躍然而出,那就是中共累累罪惡的被清算、組織形式的被清除、意識形態的被清洗,一言總之,天滅中共

所以,如果說修昔底德的書爲今天的中國乃至世界留下了什麼前車之鑑,當不會是所謂陷阱論,而是一部天滅中共啓示錄!

好了,今天的名刊話壇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文章來源:看中國週報744期看論壇

責任編輯:李心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