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图片:pixabay)
中共肺炎疫情受害者索赔,前景不乐观(图片:pixabay)

武汉大瘟疫受害者组团索赔百万元人民币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8日】(本台记者韩梅综合报导)在武汉的部分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受害者及家属试图依法寻求索赔,并追究渎职官员,但结果似乎并不乐观。

由9个省市及旅外访学律师发起的“新冠肺炎索赔律师顾问团”最近发出通报,披露协助部分武汉居民索赔的进展。

顾问团陆续接到20多名受害者及家属的咨询。虽然其中有两人在遭当局威胁后退出,还有一些人“犹豫不决”,“只是断续与顾问团联络”,但已经有9名受害者表示坚持继续维权。

顾问团的新闻稿称:这次灾难,武汉市、湖北省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相关渎职官员的责任必须追究。

新闻稿的“案据”部分列出武汉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1月2日至19日“隐瞒”多名医护人员感染的经过,以及李文亮、艾芬等医生被训诫的情况等。顾问团说,这是大瘟疫受害者向政府提出索赔的依据。

曾在网上募集资金为武汉受难者立碑的张海是坚定索赔者之一。他的父亲因骨折由居住地广州到户籍地武汉进行手术。院方对武汉当时的新冠疫情只字未提,官方也未披露疫情。结果他父亲住院期间感染病毒,不到两周后抢救无效去世。

张海告诉美国之音,计划索赔百万元人民币:“我父亲死时76岁,现在生活提高了,他活到86岁应该没有问题。我父亲正常工资一个月不到人民币5000块 ,也就4800块,加上抚恤金30,000多块,这样算的话,总数100万块不到,大概96万。”

张海的索赔不仅不被地方当局认可,还因此被当局监控:“目前我知道,我的微信、电话、包括微博都是被监控的,我跟人家联系得很少,手机都想甩掉。其实也没有做过什么,又不是反党,又不是间谍,反而监控我,我知道很多去世者的家属也是被监控的。监控人是不是需要人力物力?为什么宁愿花这些资源,而不能直面家属的诉求?”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合作伙伴杨占青对美国之音说,顾问团考虑到个体维权的难度,即使这些受害者起诉至法院,也可能被拒绝立案。如果受害者持续不断维权,被政府视为不稳定因素,势必遭受无端打压,因此希望通过向两会提交民间立法建议,敦促政府能像当年解决三鹿奶粉事件一样,一方面追究责任人,一方面成立赔偿基金,以抚慰受害者,平息民愤。

不过,顾问团5月17日向网上收集到的9个两会代表的电子邮箱发送了这项提案建议。但是截止目前,只有西南交通大学统战部网公开征集提案建议,其它均没有给予回复,另有一个代表的邮箱地址错误被退回。

中共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还在5月24日的两会记者会上宣称,就疫情针对中国的各种“滥诉”没有事实基础、没有法律依据、没有国际先例,是彻头彻尾的“三无产品”。

对此,维权律师陈建刚说:“依据我对这个问题的观察,中共在这个问题上,对内是高压地拒绝,对外是高调地拒绝,完全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责任编辑: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