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王维洛访谈】中国粮食紧张并非危言耸听! 揭中储粮库潜规则 (音频/视频)

wang
王维洛访谈 - 7 / 134

【王维洛访谈】中国粮食紧张并非危言耸听! 揭中储粮库潜规则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8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王维洛)听众朋友 您好! 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王维洛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近日中共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在两会上宣称中国不会发生粮食危机,连年丰收,有足够的库存。中共官媒指,韩长赋的讲话给了老百姓一个定心丸。中国真的有那么多的粮食库存吗?中储粮的现状是怎样的?在今天的【王维洛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本栏目嘉宾、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中国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来谈谈这个话题。

记者:王博士,您好!您怎么看中国粮食短缺的问题?

王维洛:粮食肯定是越来越紧张的了。中国的粮食,从中国官方发表的粮食的进口数据来看,中国大概有15-20%的粮食需要进口。从中国的耕地数量来看,要达到粮食自给的话,中国缺30%的粮食,中国的耕地不够。

自从中国进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它的粮食耕种的政策发生了变化,是什么呢?用水换地,用水稻换大豆。粮食的产量上,中国的水稻好的可以达到每亩1000公斤。我们把它算比较差一点的话,水稻田每亩1000斤,中国的大豆每亩只有100多斤,最好的可能只有每亩130斤。

那么同样的一亩地,你种大豆只有130斤,要种水稻的话,稻谷可能就是1000斤,或者甚至更高有2000斤,就是说产量是原来的10倍。以前中国是自给自足的,大豆必须是自己生产的,不向外面去买,所它的那些地必须是去种大豆,比如说是东三省东北,东北种的就是大豆、高粱。

现在东北种什么?我们以前村子里从来不种大米,我们那个时候想大米都想疯了,没有啊。现在我们村子里全种大米,大豆不种了,小麦也不种了。

记者:种水稻需要水的,

王维洛:我们那边本来就是沼泽地。现在就用水换地、换产量。大豆从哪里来呢?就去进口。中国在世界上进口大豆进口的最多,如果说世界上的粮食贸易包括大豆,每年2.4亿吨的话,中国进口的量是1.2亿吨,或者说中国粮食贸易量是1.2亿吨。中国主要是买进,也有一部分卖出,很少,主要是进。

中国占了世界粮食贸易量的一半,而其中最多的一部份就是大豆。这是大家所谓的世界化的过程,选择最好的地方生产粮食。因为中国觉得生产最好的是水稻,所以大豆宁愿到外面去买。如果中国和世界脱钩的话,如果发生粮食危机的话,那各国都是闭关的。闭关的话你就要考虑粮食的品种,你不能说我都生产大米我就够吃了,你没有油了,猪的饲料没有了,对不对?!不行的。那么脱钩的话,中国又得重新换回来,以前种水稻的地,重新得种大豆了,你的产量就下去了,用水换地就不行了。而且中国所有的现在的数据都是不可信的。

讲到耕地,中国的耕地永远说是会保持是18亿亩以上,现在说是有21亿亩,已经2次都掉到18亿亩以下,突然之间一个全国土地普查,一下子又上去了。所以它说有那么多地,别人没有这个数据,但是我们可以说中国的数据是假的。

记者:您刚刚提到别人没有这个数据,那怎么证明这个数据说是不真实的?

王维洛:因为你把中国的耕地加上中国的森林、中国的草原、中国的荒漠、中国的城市用地、中国的交通用地、公路、铁路,这些地全部都加上,你突然之间发现中国的土地利用面积多于960万平方公里,比这个多了。

那多出来的地怎么办?习近平说过了,老祖宗的土地少一寸都不行,老祖宗的土地多出来,他没说怎么办。所以中国的数据要认真的话,那就像中国的政府一样,说要去查粮仓,粮仓就烧了。

记者:为什么要烧粮仓呢?

王维洛:其实和它的制度是有很大关系。中国的制度现在实行的是自负盈亏,国有企业但是是自负盈亏,就和医院是一样,是国有的,大家都是公务员、医生,但你自负盈亏。国家只给你基本工资,你这个厂,医院的钱挣的多、挣的少,就看医生药卖的多卖的少。医院的医生药卖的多,医生的收入就高。这个制度就逼得中国的医生就去乱开药,有用的、没用的都给你开。开的药大多数都是吃不会死的,但贵又很贵,不治病但又治不死,医院的经济效益就上去了。

同样,我们把这个模式拿到国有粮库里面,国有粮库的管理模式很简单,粮食、仓库,能晒粮的土地。我下乡的东北的北大荒富锦县号称是中国的粮仓,号称是中国的饭碗。那里有一个很有名的叫九零粮库,九零粮库当时就出了一件很大的事情,说里面贪污啊什么的。九零粮库的主任我也认识,总会计我也认识,粮库替国家管的储备粮,我们那时后下乡的那几年,在富锦除了粮食没有别的,天天就是往外用卡车、用轮船往外运粮食。富锦县最大的单位就是粮库,几乎每个公社都有粮库,每个镇都有粮库。

粮库实行改革以后得自负盈亏,国家给你拨款是你替给国家管的,但是你的工人的工资、职工的工资只保基本工资。但是基本工资只占职工工资里面很小一部分,大多数是从什么职务工资、补贴啊什么。那粮库的管理层就想办法挣钱,如果是懂的话,他就把粮食卖出去在买进来,价格好的时候把它卖出去,价格低的时候把它收(买)进来。中间倒一个差价。

就像中国当时的那些人挪用公款去炒股一样,我把钱投到股市里面去,如果股市涨了我再把它抛掉再拿回来,挣的这个钱是我的,挪用公款我填回去,我没挪用公款,我只是借用了一下。粮库也是一样,粮库也是这个模式,就像炒期货一样,挣的钱是我们职工大家要分的。为了让职工好好给你干活必须得这么干,不是说他们想犯法,是国家的制度逼他们这么做的。

记者:如果像炒股,那就有输有赢,要是没挣钱怎么办?

王维洛:要是炒输了就露馅了,你要露馅了,你就得把粮库烧了,什么也没了,都一把大火烧了,这是粮库运行的秘密。

现在中国放开了以后,做粮食期货、倒腾粮食的不仅仅是中储粮啊,还有很多很多的私人做粮食生意的人,做粮食生意的人把粮食买进、卖出,他在做粮食生意,但是他买进粮食的时候他没有仓库,他就借用国有粮库的仓库存他的粮。他付给国有粮库一定的费用,那么粮库也能挣点钱。等到中央检查团来的时候,你能知道粮库里的粮食是国有的呢?还是私有的?根本就不知道。所以你查不得,你一查就点火烧。

记者:本来粮食就紧张,这样烧没了不是浪费吗?

王维洛:一笔勾销了嘛,这是国家的又不是我的,责任都没了。他本来说有一百吨粮食在我这里,其实我这一百吨粮食是没了“烧了”。只要认真查他就烧。

而且粮食里有很多细节,譬如说粮食它每年是有粮损的,是2%,3%。每年是有这么的损失的,因为存在那里老鼠也吃。而且水份也会变,是有损失的。这个粮食你国家就算有,他报损了也就没了。而且中国公布的那个粮食数字说它够它一年的,那是刚刚收下来的时候够一年吃,不是说任何时候都有。这就是粮库的现状,没有发生了粮食危机的时候都没有事情。发生粮食危机的时候,那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景象。

那这里我要特别的跟大家讲一下粮食危机这个概念,其实大家都不说粮食危机,说一个更好听的名词叫粮食安全。那我们也就说这个粮食安全,其实它和危机是一个意思。

粮食安全的这个定义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在不断的修正,以前是只有一个定义,现在是有四个定义在里头。

记者:哪四个定义?

王维洛:你买得起的价格,获得健康的食品,它其实也不是粮食而是食品。就是每一个人,所有的地方,你买得起的价格,就是你要能支付的起的价格,就包括了粮价,而且要保证粮食就食品的质量,四个概念。所以粮食危机它永远只是对一部分人,对一部分支付能力弱的这批人而言。不是说中国所有的人,十四亿人都有粮食危机,永远不会的,只是对中国的一部分人。

只要等到粮价上去的时候,他们的粮食危机就是实在的,不是说粮食没有,他是买不起。你就看中国的超市,中国超市里边的粮价,那个大米的价格相差很多的,几十倍的。家庭收入低的那都是买最差的粮食。家庭收入高的都是买进口的粮食。中国为什么要进口大米?中国的大米这个产量足够中国人吃的,它为什么进口大米?质量不好、质量不行,有污染,所以那些就收入高的,那些在庙堂的这些人,他们需要进口大米。中国生活低的那些人,收入低的那些他不需要进口大米的,所以说粮食危机只是对一部分人而言的。

而且对中国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你这个粮食是不是安全,就是说你是不是符合标准的。几年以前我们都知道,中国有20%的土地是被污染的,种出来的粮食也是被污染的。那个湖南的这个小女孩,调查那个稻米镉中毒的那个小女孩,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找到她在哪里,我不知道她死了还是消声了,还是她不敢说话了。我觉得她以前做的很好的,我现在找不到她了,我只知道她被警察带走了,这是留在我这里最后的信息。

我们大家就想一下,中国有20%的土地是受了污染的,在污染的土地上长出来的粮食是也是受污染的。那你20%的这个粮食是不能算作是粮食的,但是你要想我把这个合格的粮食和不合格的粮食这么混一混,那它抽检的时候它不就合格嘛。

中国发展的数据里面,它讲有多少粮食是污染的吗?20%的粮食是不安全的粮食,没有人去考虑这个问题。如果你要把这个问题给拿出来讲的话,它的这个粮食是个很大的问题。

所以说粮食安全也好,它是包括了四个概念,任何人、任何地点、买得起的价格和合格的粮食、食品,是缺一都不可的。所以粮食危机永远是只针对一部分人。所以听众你要想一想,你是不是属于这个最敏感的人群,最容易被这个粮食危机所击中的人群。在庙堂上的人,中国发生多大的粮食危机,对他来说都是粮食安全。

听众朋友,今天的【王维洛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