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长篇连播】《上海生与死》(61)

shsys

【长篇连播】《上海生与死》(61)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8日】(【长篇连播】主持人:岢岚)由于看守们不再给我治疗牙龈发炎所必需的药物,我的牙龈炎更加严重。我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牙龈的疼痛上了,即使身子坐在审讯室里,也无法集中精力应对审讯。我能够理解,为什么一些囚犯在这样的条件下屈服了,道理很简单,是肉体的痛苦瓦解了他的精神力量。我时时告诫自己,不管怎么疼痛难熬,始终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看守所趁我要求吃稀粥的时候,减少了我的伙食定量。吃饭的时候,我能喝到的是不到半碗的汤水,里面飘浮着数的过来的米粒。这样吃了几天之后,我就昏倒了。一个善良的看守叫来了医生,他给我注射了一瓶葡萄糖静脉注射剂,还叫看守把我送到监狱医院去。不知道那位看守私下和监狱的医生说了些什么,只见医生给了她一张处方。我被带回看守所后,看守又给了我消炎用的磺胺药,吃饭时给我一碗稠稠的稀饭和一片馒头。

……

责任编辑:香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