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左)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右)香港民众抗争,提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左)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右)香港民众抗争,提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谢田:习近平“一尊”梦碎 强推国安法香港民心尽失 台湾远离而去 (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8日】(主持人:静汝/嘉宾:谢田)中共为什么不顾国际社会的舆论谴责和香港人的反抗而强行推大陆国安法香港?中共都有哪些考量?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

记者:谢田博士您好。中共这个国安法会给香港带来什么?

谢田:首先中共也知道,就是当年“二十三条”立法,这个恶法遭到港人的极大的反弹和国际社会强烈的反对。连着这几年,我们也知道香港也发生过各种各样的抗议活动,然后一直到去年的反送中运动。实际上那个送中条例跟它的二十三条立法,还有现在推出的国安法其实都是一脉相承。说白了都是中共要把它的一些司法体系、这个罪恶的司法体系、司法制度,就是这个极权社会的司法体制强加到自由的香港人民的头上。而针对那些民主人士啊、异议人士啊、不同信仰、法轮功学员这些,还有独立的媒体啊,各种各样的就所有在香港这种主张自由和民主的团体和个人,中共实际上一直在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在渗透、在试图控制。二十三条立法当年没成,送中条例去年也遭到了极大的反抗。

我想中共它现在意识到很难推下去,它干脆就绕过香港立法会,直接把它从中国人大这个橡皮图章里把这个恶法推出来,然后直接强加给港人。当然我们知道在港人现有的立法局里建制派很多议员是亲中共的,他们也在鼓吹主导这个东西。

这个国安法香港带来什么呢?我们看到现在已经带来了香港的高度的分裂、混乱,也带给老百姓极大的愤怒,它可能会导致香港陷入这种沦陷,甚至永远让这个东方之珠失去光彩。我今天在另外一个华人电视台也做了一个节目,大家都对这个感到忧心忡忡,香港确实是非常非常的危机,非常危险。不管是它的政治环境、经济、社会,整个安全、治安全部都处在非常危险的地步了。

记者:现在这个“国安法”受到了香港人和国际社会强烈的反弹,也就是说中共习近平明知道这样做是不得人心的,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谢田:最近两天有很多华人的海外独立媒体呀、自由评论家都做了很多他们的分析,他们的解释。比较主流的一个解释,我看到有一个解释的是这样说的,比方说那个《新唐人》的评论员他认为有四个原因。一个是香港已经成为反共的策源地,所以中共要灭之而后快。第二个是港台同气连枝,互为犄角,中共需要各个击破。第三个是立法会选举在即,中共没有胜算。第四是中美对抗成定局,港台两张牌能长期制衡中共,不如主动了断。

对这个我同意他其中的一个说法,就是香港立法会选举在即,中共毫无胜算。其它几个我倒不完全同意,我有另外几个看法,有四个理由,我给大家简单讲一下。

首先,我同意就是说中共确实是担心对香港失去控制。我们知道即使现在亲中共建制派很多在主导着立法局,实际上这个选举马上就会来,经过了去年的反送中条例的抗议到今年的瘟疫,到现在的镇压,我想现在港人肯定会发出他们的声音,就是说中共很可能会在立法局失去控制。中共如果再想推这种二十三条立法或其它的这种类似的法案、国安法的话,还有现在什么国旗法呀,国歌法案,它根本就推不下去了,它看来是要失去这个控制了。那它没有胜算的时候,它肯定就想另外找办法。我想中共的办法之一现在它认为就是它可以绕开香港基本法,绕开香港立法会,直接通过人大,它可以控制人大通过一个国安法,变成这个基本法的一个部分,这样的话它就可以达到目的,完全就是绕开香港人了。我想这可能是中共它第一个考虑。就是说因为很多香港的学生领袖像黄之锋他也说了,他们不害怕国安法,他们准备跟中共党魁习近平斗长命,他们会抗争到底。这就让中共感到未来是不属于他们的,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我认为是中共从送中法反送中这个活动中、香港的状态中吸取了很多教训。它现在觉得它必须更加强烈的镇压才能行。而且他们也看到,在台湾我们知道刚刚经过第二次民主选举,蔡英文总统当选第二届,并且蔡英文的反中共,台湾独立的这个倾向非常明显,或者她认为中华民国主权独立国家的这种主张,也实际上深受台湾人民的拥戴,很得民心,所以她才能当选。

中共现在看到的就是台湾慢慢在越来越的远离中国大陆而去,香港也有这种分裂的迹象或者有偏离大陆的迹象。我们也知道中共从1949年开始,就把什么统一祖国、台湾回归、所谓解放台湾啊,当作它的一个长期的战略,它认为是中共国的一部分。这个实际上在中共领导人他们的法统里边,这都是他有机的部分。如果这个领导人他想扬名立万,想名垂青史,或至少成为一个成功的未来历史上留下名字的话,他一定想要在香港台湾问题上取得一些成就,这样才能名留青史。

习近平很想成为一尊、成为终身制、终生皇帝啊这样的一个人的话,他肯定希望能够把台湾拿下来,统一台湾,这样的话才会留下他的历史地位。而现在的现实对他来说,他不光统一台湾统一不了,台湾远离而去,他连香港可能都要失去,失去香港民心。就香港来说他们本来以为是已经早已回归了的,已经是囊中物了,现在也可能会跑掉,有人也喊香港独立,对它(中共)来说出于它的本性,它会残暴的镇压。所以我们看的中共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说:此举刻不容缓,势在必行。你可以看出这中共所谓的它的紧迫感,它有点担心的问题。港台这个我觉得是它的第二考量。

第三考量,我觉得可能在中共眼里,香港的那个用处,对中国大陆最有利的地方、最有优势的地方、有用的地方已经慢慢消失掉。中共认为港独的组织啊、还有本土的激进的分离的势力都在越来越猖獗。

香港本来是作为中国大陆的一个对外的窗口、进出口的一个枢纽,也是引进外资的枢纽,还有作为偷窃全世界各个国家的最新产品的技术的一个窗口。但现在这个窗口的目的和作用已经越来越小了。因为我们知道随着贸易战和随着美国从经济、贸易科技上面对中国的围堵,香港对中共来说原来所起的独立的独特的作用,现在基本上不是太多了。换句话说,它觉得这个东西也没什么用的话,没太多用处的话,它就不想再……怎么说呢,它就有点破罐子破摔了。这是第三个考虑。

还有一个考虑,我认为中共发现它如果不再进一步加强控制的话,香港的人才和资本外流会越来越快,以至于把香港掏空。我们看到现在最新一轮的抗争,现在英国、加拿大、美国都做出了一些安排,台湾和日本也都是。香港的几所大学马上就可以申请美国的EB1的签证,通过特殊通道马上开放,让香港这些知识界的菁英们就可以到美国去了,他们可以离开香港。还有加拿大拿出五十万移民配额给香港人,台湾现在也在考虑移民配额,也许会有一百万。还有日本、英国、新加坡,都会吸纳一些。总数现在据说有大概二百万左右。香港是七百多万人口,这二百万如果都离开香港,这些绝对是香港的菁英人物,有大脑有技术的高科技人才,还有大量的资金、管理的技术,这些离开的话,那香港真是就没什么了。就是说它没有菁英,也没有了人才、也没有了这个制度,那香港真是和中国大陆一般的城市一样。

我认为中共也害怕这种资本和人才的流动会加快,所以它肯定会给英国施加压力,不让英国把这些香港人的护照变成英国署名的护照,去英国的居留权。另外它想控制资金外流、人才外流。从这几个角度看,我觉得就是为什么中共现在明明知道它这样做引起国际社会很大的反弹,甚至影响美国取消香港特别关税地位,它也知道这样会毁了香港。但在从我刚才提出的这个理由看,它就是宁可把它毁掉也不愿意失去,宁肯鱼死网破或者同归于尽,也不愿意让香港人拥有自由的生活。我认为这就是中共这种流氓的思路。

记者:之前有报道说有关怎么处理香港问题,中共内部有分歧,因为中共高层和很多高官官员在香港洗钱,或通过香港把钱转移到海外。您怎么看?

谢田:那当然肯定有反对的啦,实际上当初这个去年这个送中条例,据说中共开始推行这个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很多中共高官在香港有一些资金,有洗钱。中共我们知道,有一个白手套明天系的掌门人肖建华,他躲到香港,中共当然还是用它的那种特务从香港把他给抓走了,但这样抓的话,毕竟还是有风险的,因为它没有这种法律上的权力。那如果通过这个二十三条立法,可以通过这些国安的理由,或者是现在通过什么国家安全法,它就很容易的名正言顺的就可以做到这一点。这就是我刚才提到的这个资金外流。除了合法的正当的香港人的自己的资金,也有一些从中国大陆流出的这些资金,或者贪官,中共高层,尤其是中共跟习内斗另外一派的那些高层带出来的资金,都在他们这个资金控制的范围之内。反正中共就是全方位的缺乏现金,缺乏资金。所以他们现在也害怕这些资金通过香港跑掉了。

记者:还有报道指,目前全球还在抗疫中,而无暇在行动上顾及中共。您怎么看?

谢田:就是说现在当然美国正在总统竞选之中,还有这个瘟疫,现在还没有完全结束,川普总统他能够腾出多少精力来?来应对香港的问题,还有呢,他和国务卿把这个问题重视到什么程度,会做到什么程度,这个我们还在看。

但是美国至少有一个它已经刚刚通过美国有关香港的法律,还有美国香港民主法律,就是说,美国在立法上已经完成了这个程序,就是说,政府是可以来审查香港的人权民主的状况,来决定怎么做。但是你如果按照那个法律,即使开始这个审查的话,可能也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他们要审查个半年、一年才能有结果。但是如果政府想要往前推进的话,他当然也有其它的办法可以加快这个进程,但是现在我们还不知道。

但是我们知道川普政府说,如果中共人大真的通过了这个恶法的话,美国会有强烈的反应。这个强烈的反应究竟反应到什么程度,是不是取消香港自由港这个关税的地位?还是把香港当做中国的一个城市?还是怎么样,这个我们现在还不知道。

我是希望川普能够非常明确的告诉中共这一点,就是说香港的自由港、关税港的地位在危险之中,危在旦夕。但是就像我刚才讲的那个四个理由,中共可能以为这个香港的可用性,或者是用处不那么大了,它已经在所不惜的话,它也不怕你制裁不制裁。

记者:您刚刚说就是中共宁可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谢田:对,它如果那样的话,就即使美国会实施这个法案,这样因为他这个不光是对中共是一个打击,对港人也是个打击,对这些香港人来说他们会失去这个(自由港)地位,香港的经济也会受损,港币也会基本上变成了废纸。所以这个就是对香港人也是个打击,所以这个美国会考虑这个实际上也是有双刃剑的一个东西。

但是我想全世界人都应该认识到一点,就是说这个中共必需解体。如果中共不解体,它处于自保,它领导人的自保,领导人的面子,领导人的那些不合法性统治的基础,处于这些考虑,它都一定会把它的那些中共的司法,延伸到香港。把这个国安法通过人大,变成基本法的一部分,我想它肯定往前推进的。

记者:另有报道说,目前中国经济出现很大问题,中国的老百姓对政府也越来越不满,中共这样做是转移大陆民众的视线,转嫁矛盾?

谢田:那当然是,说的非常对,这个中共确实是这样做。并且我们也看到中共实际上已经为这个做好了铺垫。在我们海外都知道,香港民众的抗争是合理合法的,有两百万人上街,这几乎全部港人都上街了反对了。但是中共在宣传的时候,在国内宣传,因为它控制了舆论,控制了媒体,它给中国老百姓灌输的就是一些暴徒,在打,烧,砸中联办,烧中共国旗,给中国老百姓的印象就是一帮暴徒在袭击中国的那个领土,和中国的一些主权,并且它在煽动它那个爱国主义情绪。那些老百姓如果一听到这样的话,他们就会受到欺骗的,会产生那种中共所期望的民意。所以中共显然是通过这个在转移视线,在转嫁矛盾。

因为它也知道这个瘟疫造成老百姓对中共非常不满,不满情绪越来越高,从这个角度讲说中共很可能是有一点儿括号的“成功“的。因为它就是欺骗可能做到了这一点。就是说中国大陆人民缺乏了解香港事情的一个真相,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记者:还有人认为,中共敢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的践踏香港基本法,就是吃准了国际社会不会做出强有力的制裁?

谢田:是,我想一个是它(中共)觉得国际社会不一定会制裁,就像我们刚才前面讨论到的,进行制裁的话,它也很可能做好了准备。因为它觉得它已经没办法逃脱了,并且这个制裁,我们广泛的讲,还包括对瘟疫掩盖疫情中共的这些犯罪行为的制裁和索赔,那它一旦觉得它自己没办法去偿付那个可能高达一百万亿美元的这些赔偿,那它干脆就鱼死网破的时候,它已经不太在乎国际社会的什么制裁。

尤其是我们知道国际社会以前对中共侵犯人权的制裁也不是那么特别的有效。比方讲89年六四的时候,国际社会也制裁了中共,但是中共很快的就突破了这个制裁,它用这种收买、拉拢、各种各样的手段打破西方的制裁。

记者:中共这个举动对台湾有什么影响?

谢田:它可能是想吓唬台湾,但是它现在可能不得不意识到台湾是吓不住的。中共在去年的总统选举之后它越是打压它越是吓唬台湾,实际上是反作用越大,并且台湾的民意远离中共的力量越来越强。现在他们可能很悲哀的看到,它(中共)实际上把台湾给推的越来越远,台湾的民意、民众都推的越来越远。台湾的一些商家、企业商业也在离开中国,包括台积电这种对华为最大的晶片的支持,它也在切断这种连系,投资到美国。就是说台湾和大陆那种经济科技上的那些往来,也都在削弱,并且在政治上的不信任已经到了极点,所以它吓唬不住台湾。与其说是害怕,想去恐吓台湾,还不如说是对台湾在越走越远的时候,在发出一种绝望的声音。

记者:还有人认为,中共在网上一直有不同声音,还曝出习近平说什么“不折腾”之类的,但这个“国安法”和之前释放出的“不折腾”正好相反,说明中共内斗也越来越激烈?

谢田:是,当然一定跟中共的内斗有相当的关系。因为那个中共的两派习近平对立的一方,江泽民、曾庆红或者是毛左啊,原来薄熙来的势力,这部分人他们这一边显然是紧盯着、抓着习近平不放。我们也知道去年说他(习近平)卖国,像李鸿章, 跟川普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现在又指责他失去了台湾,没有能够痛下决心收回台湾,也没能够保住香港,这都是他们内部内斗的指控。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上也加强现任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他们这一边的危机感。他可能为了内斗中不致于陷入更被动的境地,也要有所作为。再加上中国共产党它自己的一些私利、它的行为和目的,所以才做出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事情。看起来就是很丧心病狂,也要跟全人类作对,也不顾及全世界的反应,就是说一而再的把自己丑陋的嘴脸向全世界展示出来。

记者:您认为香港事件让世界人看到什么?

谢田: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共产党是不可相信的,你不能相信共产党,它是不可信的。中共当年说过要五十年不变,1997年到2047年不变。但实际上过了二十几年就变了。中共也说过要韬光养晦,不当老大,不挑战美国,它现在也变了。中共它对港人所有的承诺,民主的权利,保持生活方式,保证香港的繁荣,保证香港的法制,所有的这些承诺都变了。现在它基本上把中共的这个城管、武警、610、政法委等压迫中国大陆人民的那套全部都挪到香港去了。再加上我们知道瘟疫中中共一直在掩盖和欺骗……我想全世界都能从这几件事情学到就是中共绝对绝对不可信,你只要相信中共你就会遭难。

责任编辑:静汝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