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网络直报系统
2003年萨斯后,斥资数亿元人民币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建立,但武汉肺炎爆发时却被放弃使用。(网络截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中共隐瞒疫情最强证据(1): 斥资数亿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被“截胡”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7日】(本台记者馨恬采访报导)中共是否对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有隐瞒?如果它隐瞒了,现在还能找到证据吗?隐瞒的决策者到底是谁?这些问题对于国际大规模追责索赔诉讼案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也是人们极为关切的事情。

本台「走入美国」视频节目主持人馨恬带来一个重磅专访,可能是迄今为止最有说服力的证据。采访嘉宾是旅居德国的工程博士、水利专家、独立知识分子王维洛博士,他对三峡工程的尖锐批评,以及对中国环境污染问题的深入研究,使他成为海内外公认的权威和良心知识分子的代表之一。

王维洛博士向《希望之声》爆料,他对中共病毒疫情的研究发现,疫情初期中国医生在国际上公开发表的论文中,披露了令人震惊的真相和可以作为追责索赔的有力证据。对比1998年中共防治长江洪水的决策过程,王维洛博士推断出隐瞒疫情决策的政治层级,并指出,这个决策的原因是中国当代最大的一个讽刺。

在第一集专访中,王维洛博士首先揭示2003年萨斯以后中共耗费数亿元人民币打造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如何被失去功效?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发生后,中央医学专家组和湖北、武汉政府官僚分别做了些什么?瞒报疫情的责任在谁?

萨斯后中共斥资建立了贯通全国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

2003年中国爆发了萨斯,疫情的基本情况那时无法迅速从地方上报到中央政府,显示出传统方法的疲弱。于是,中共政府斥资建立了一个纵横贯通全国的卫生情报系统,将全国所有传染病病例通过电脑网络迅速上报和汇总。这个“中国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简称“网络直报系统”,一旦有5个病例输入,系统就启动自动报警。整个系统耗资一说是7.3亿元人民币,一说是11亿元人民币。

有人把这套系统描述为“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将传染病“报告时效从过去的5天缩短为4小时”。王维洛博士说,这个网络直报系统可“一步登天”,直通中共最高层。他说,毫不夸张,这套网络直报系统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传染病网络直报信息系统。

“网络直报系统”于2004年1月1号建成并且开始启用,这对于中国人来说应该是一个值得庆贺的事情。管理这个系统的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在2019年“两会”上表示:“目前我国传染病防控工作进展顺利,国家传染病监控网路运行平稳,中国不会再出现象当年萨斯(SARS)的类似事件。” 这是一个多么激动人心的许诺!

网络直报系统
斥资数亿建立的中国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在武汉肺炎爆发时却被放弃使用。 (网络截图)

红头文件有效导致“网络直报系统”功能失效

王维洛博士说,这样的一个疫情直报系统,被称有很多优点,其中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只要有一个地方发生了5例病患,该系统会自动发出警报,那么为什么这个系统这次(新冠疫情)它就不起作用了呢?根据王维洛博士的统计,海内外至少7家媒体的8篇报道在跟踪中国这个自动直报系统为何失去了效力,试图找出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媒体包括《经济观察报》、《财经》、《中国青年报》、BBC中文网、《纽约时报》和美国独立网路媒体《看中国》等。

前中国疾控中心的公共卫生监测和信息服务中心主任杨功焕教授2月2号证实说:“我们有直报系统,这是我们中国的优势,遗憾的是,我们的优势没有发挥出来。”至于为什么“没有发挥出来”,杨功焕并没有说。

王维洛博士说,甚至连现任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对于武汉疫情的知晓,也很可能完全跟他管理的“网络直报系统”毫无关系,而是他通过翻墙软件实现的。

根据经济学家华生提供的信息,2019年12月30日,高福在睡觉前上网刷传染病信息时,才偶然发现武汉市卫健委内部发出紧急通知的传闻,和另一份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两份通知都是发给武汉下属医疗机构的。高福随即打电话给武汉市疾控中心负责人了解情况,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立即问他们:“案例早已超过3例必报的预警门槛,为什么这么多天来从未向网络系统直报?”华生称,知情人说,对方的解释含糊其辞。“高福感到问题不小,自己责任重大,于是不顾时间已晚,连夜给国家卫健委多名领导分别打电话报警”,随后决定了第二天派专家组去武汉调查情况。

这里提到的“武汉市卫健委发布的内部紧急通知”,是指12月30号当天早些时候,武汉市卫健委所发布的两份盖了红色大印的文件,一个是《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另一个是《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两份通知是发给武汉市下属的医疗机构,通知中明确规定“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并且规定了报告疫情的一系列繁琐程序,包括一定要加盖公章等步骤。

但是武汉市卫健委的这两份通知很快就被泄露出来,香港和台湾媒体以及YouTube上都有立即的报道。王维洛博士推测,高福并不是从那个很完备的“网络直报系统”中获取消息的,因为那两份武汉市卫健委的通知,已经有效地阻止了医务人员往该直报系统中输入病例,导致“网络直报系统”失去功能。而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是通过翻墙碰巧看到了海外报道的这两份红头文件,看完之后才知道武汉市卫健委干了些什么。

明知人传人,仍决定追查泄密者、训诫吹哨人

让我们回头来看看武汉市卫健委出台这两份红头文件的由来吧。

根据王维洛博士的介绍,2019年12月26号,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又叫新华医院)的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在接诊病人中,发现了4名异常肺炎病例;28、29号,门诊又接连收治了3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前后7个病人的症状和肺部表现一致。张继先于是向医院通报,医院向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的疾控处都做了汇报。

2019年12月29日,湖北省卫健委疾控处和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指示三个单位,包括武汉市疾控中心、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对异常肺炎情况进行调查。29日当晚,金银潭医院业务副院长黄朝林、ICU主任吴文娟来到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逐一查看了这7个病人,接走了6位病人。

王维洛博士认为,这个举动已经说明了医务人员知道那是传染病,会人传人,否则不会把病人从普通医院转到传染病医院,为什么?因为金银潭医院,是武汉市专门的传染病医院。王维洛推测,在12月29号晚间到30号早上,武汉卫健委,也可能有湖北省卫健委做出了处理决定,将此病定名为“不明原因肺炎”,草拟出了两个文件。这就是那两份所红头文件。

12月30日,红头文件出台的同时,艾芬医生看到7名患者的病案,她告诉了同行;同一天,李文亮医生在微信同学群中传播发现7例类SARS病患的消息。

也是同一天晚上,湖北和武汉方面得知中央专家组在31日早晨到达,同时也知道了两个红头文件已经泄露。武汉决定追查泄密者。文件的泄密者没有查到,但是在微信中查到李文亮等7人传播类SARS病的消息。于是12月31日凌晨一点半,李文亮被叫到武汉卫健委问话。当天上午,李文亮再次被医院有关领导找去谈话,要他承认自己“造谣”的错误。

放弃使用“网络直报系统”发布警报,中央把公告之责推给地方

我们再来看看匆匆赶到武汉的中央专家组查出来了什么。

根据王维洛博士从公开资讯平台中整理出来的结果,12月31日上午,国家卫健委、国家疾控中心专家组到达武汉,与武汉市卫健委作了讨论。讨论的结果就是由武汉市卫健委用他们的方式收集数据并公布。换言之,就是请武汉方面来主导公告,放弃“触一发而动全身”的“网络直报系统”的对外发布功能。

为什么中央专家组和武汉方面会讨论出这样的结果?王维洛博士说,“网络直报系统建立后,高福对这套系统给予厚望。但是在由谁公布数据上,一直是由卫健委决定。这些知识分子没有想到,直报系统统计上来的数据,卫健委其实可以不公开发表的。”换言之,“网络直报系统”即使是一支完备和精准的枪,子弹可以迅速地推上膛,但是这支枪的扳机却不是由高福这样的医学专家来扣的,而是由政府官僚来扣的。

地方官公开暗示责任在中央

那么,湖北和武汉的政府官僚到底做了什么呢?

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汉发生后,舆论一面倒地谴责武汉市瞒报疫情。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只有在获得信息之后,授权之后才能披露。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人不理解。”他暗示责任在中央。周先旺作为中共官员,把话说到这一步,已经是进入危险区域了,谁也不可能再去追问他。那么,责任到底在谁?有没有证据证明,真正谁是责任人?

中国科学家早期论文揭示了官方不予披露的重大信息

王维洛博士说,真相是存在的,在一份距离武汉约一万公里远的美国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中,2020年1月29号,高福院士团队在杂志的官网上发表了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论文。

王博士说,还有两篇学术论文也是相关的,一篇是王辰院士、高福院士等在《柳叶刀》杂志发表的;还有一篇是钟南山院士团队3月2号在《胸部疾病杂志》网站上发表的。后两篇论文所包含的真相,我们有机会再跟大家分享。

这些论文发布出来后,受到了广泛的批评,不少公众指责,在武汉面临如此严重的疫情时,医疗工作者不忙于救治,却忙着写论文在国际期刊上发表。

王维洛博士说,高福院士团队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的这篇文章,揭示了迄今为止,官方没有披露,同时也没有得到任何人关注的重大信息。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的论文里有什么样的玄机?请看中共隐瞒最强证据(2)的报道。

(待续,敬请关注)

中共隐瞒疫情最强证据(2): 高福论文细节爆惊人秘密 

中共隐瞒疫情最强证据(3): 网络直报系统数字比官方数字多25倍 

中共隐瞒疫情最强证据(4): 抗疫中的猫腻故事和骨灰盒的诉说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