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传奇人生】 我人生的意义

分类图片传奇人生169

【传奇人生】 我人生的意义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6日】(主持人 笑涵)故事的主人公阿梅(化名)是在苦难中长大的,从少年到青年,从中学到博士,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这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一直萦绕在她心头。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那么最终她有了怎样的人生答案呢?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她的故事。

从很小的时候起,周围的邻居和老乡们都是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我。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我八岁的时候,母亲被父亲单位的领导灌毒药害死,父亲为了给母亲讨回公道,带着我和弟弟去北京上访。漫漫上访路何其艰难,我们讨过饭,睡过大街,进过收容所。上访的人群什么人都有,每个人都是一肚子辛酸。那个时候在街头我尝尽人间冷暖,虽然年纪不大,就时常想:人活着怎么这么苦啊?

父亲的申诉没有得到回应,我们返回了家。一天,我看到放在暗处的两个木板,上面写着“卖儿”、“卖女”。后来我才知晓,原来父亲是想把我们姐弟送给他人,他自己去为母亲报仇。邻居劝他:好好将孩子养大才是大事。父亲觉的:对于穷人家的孩子,只有读书,才能有出路。这样虽然家里一贫如洗,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衣服是补丁摞补丁,父亲却一直没让我和弟弟放弃学业。

高中的时候,父亲再婚后,家里战火不断,继母经常为一些莫须有的名头猜忌、吵架,弄得家里人心惊胆颤、精疲力竭。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人心远比物质匮乏更可怕,如果人与人能坦诚相待该多好啊。

我常在窗边仰望无际的星空:人为什么活着呢?好象活着比死更痛苦,人苦这一辈子到底为了什么?我多希望能从天上走来一位智者,教我解脱之法。如果我的生命就是长大、工作、结婚、成家、生子、老、病、死,一眼望到头最终都是死,那我没有什么可以眷恋的。但是冥冥中,我觉的人的苦是有定数的,感觉自己和别人有所不同,始终有一份独到的清醒,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估计是想找到“人为什么要来世走这一遭”的答案吧。

上大学后,我每年都拿一等奖学金。一直读到博士,我的成绩都很优秀。但是萦绕在心头的问题,仍没能找到答案。我曾以为自然科学研究领域应该没有社会上的乌烟瘴气,但是我看到的是数据造假、争名逐利。因为导师间的矛盾,让我夹在中间受气。功名利禄都不是我想要的。我隐隐的感觉,我所追求的似乎就在我的内心,那是一片纯真和善良,那才是真正的我,无论外界如何污浊,这些都被牢牢的保护着。我去过寺庙,但是庄严的佛像慈悲不语,佛经又晦涩难懂。

一九九八年九月的一天,博士班上课的时候,老师让每位同学讲述一段关于自己的故事。我的一位同学上台讲的是法轮功。下课后,他向我们推荐大法书籍《转法轮》。我请了一本,翻开书,当我看到“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1]这句话醍醐灌顶般点醒了我。迷茫的天空犹如撕开了一道大口,“真善忍”的光芒顿时射入我的心田,浸润奇经八脉,通透无比——这正是我从小就开始寻找的真理啊。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一切似乎又是那么水到渠成、理所当然。

我和前夫是研究生同学,我们结婚后一个月,我就修炼大法了。在生活中,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贤妻,所以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争执。他说:和你吵架都吵不起来啊。我笑着说:什么事商量着来,不是很好吗。对公婆我也是真心相待,家里家外尽心尽力,直到离婚,我也没有和他们红过脸。结婚近二十年,我们两地分开十四年之久。特别是在孩子十多年的成长岁月中,父亲就是一位节假日才出现的角色,短暂而又匆忙。家里、家外都是我一个人撑着,既要工作,又要独自照顾好孩子。

后来生活、工作的压力经常弄的我焦头烂额时,由此生出的委屈、埋怨、不平衡、怨恨心开始快速滋长,后来几乎要把我压垮了。那个时候,委屈的眼泪经常就在眼眶里晃,心里还在不停的告诫自己是个修炼人,一定要忍,一定要做好。

怨恨心就象一块厚厚的巨冰,坚硬而顽固。面对它,我感觉自己要去掉它真是太难,唯有法轮大法能救我出苦海。所以每当我心里开始怨恨,陷入委屈情绪的时候,我就不断的背大法书籍《转法轮》,一直背到自己能心平气和,思想中不再去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才停下来。

渐渐的,我的正念越来越强,大法的法理也让我明白人间恩怨的表象背后都有因缘,以前我把人这个层面的东西看的太实在,在表面上纠结别人的不对、自己的痛苦,永远也解脱不出来。就这样,我足足花了三年多的时间,这块坚冰才融化。当把我怨恨心去掉的时候,我眼中才看到别人,才深切体会到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那么不容易,都是苦的,只是苦的方式不同而已。

孩子十一岁的时候,前夫提出离婚。其实在他提出离婚之前,我就隐隐的感觉到,我和他之间的恩怨快完结了,所以我没有太诧异——缘尽则人散。不过我还是痛哭了两场,一次是因为孤独寂寞,一次是因为觉的愧对孩子。后来隐藏的妒嫉心、争斗心、面子心等等都跳出来,我发现一个,修掉一个。这段揪心的过程历经两个星期,我整个人象被洗礼了一般,去掉一颗心,师父就让我感受到一层境界的美好,清净、轻透、祥和、慈悲,美妙无比。

如今,我对于前夫,爱、恨、怨皆无,只是怜慈。迷中的人不知道归路,何其不幸啊。

我来到工作单位的时候,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时候,我直接告诉单位领导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单位领导考虑我是个人才,决定录用我。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对不了解大法真相的人来说,我的形像和所作所为就是证实大法最好的验证。十多年中,我从来不把自己当作被迫害者,始终面带笑容,坦坦荡荡。从不为利益、功名争执,领导及同事私下都对我称赞有加。

因为实名起诉江泽民,当地派出所找到我的单位,单位领导想处分我。我心怀一颗纯净救人的心,给单位领导写了一封长信,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被迫害的真相,以及人面临的“善”与“恶”的选择。在信的结尾,我写道:“如果单位执意要处分我,我可以提前离开,并不是因为我想离开,而是我不愿你们做不好的事,每一个印章、每一个签字都是迫害善良的罪恶证据。”两周后,单位领导决定不处分我,只是工作岗位调整了一下,一切如常。我后来才知道,市里原本想把我弄成一个典型去邀功,单位保了我。

经过和单位书记的多次接触,我抓住了他被障碍的症结,就是“爱国”与“爱党”不分,“中国”与“中共”不分。救人就要落到实处,以前给他的真相信没有真正把中共的皮扒开,当时不想引起他反感,如今看来,这个真相必须要说清。我花了五、六天的时间,非常用心的给单位书记写了一封很长的真相信。我把信交给书记后,又给了他一个真相U盘,里面有翻墙软件,有许多真相视频。我也给保卫处处长写了真相信。

单位书记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他非常佩服我:一个女子能顶住这么大的压力,坚持自己的信仰,并在工作中实践自己的信仰,做好自己的工作,行的端,走的正。不久前,单位书记又找我,他说:这不是中共七十周年吗,派出所想和你聊聊。我说:我真是很忙,如果能回绝了就回绝,如果不行我再和他聊聊。结果书记把这事就挡回去了。

后来,我想派出所的警察既然知道我,也是一种缘份。我就写真相信给这些警察,我把法轮功真相和慈悲都灌注在这小小的信纸上,让这些真相信带着希望救度迷中的生命。

我知道自己此生是为大法而来,在漫漫时间的长河中,得到师父的一直看护,弟子无以为报,愿做大法中的一微尘,救度众生为此生。

注:[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改编自【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证实法中体悟法之内涵(上))

责任编辑:香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