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受中共疫情影响延宕的中共两会将于5月21日在北京召开。图为习近平和李克强(美联社)
图为习近平和李克强。(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5日】(本台新闻分析)中共今年“两会”未设置经济增长目标,据官媒消息,习近平为此“亲自”向参与“两会”的地方代表解释。根据习近平的说法,中共目前不再把GDP增速作为“着眼点”和“着力点”。中共以暴力建政,其执政合法性从来没有得到过人民授权,毛时代结束以来,经济发展成为中共与中国人民交换合法执政的允诺,在中国经济大幅滑坡的背景下,习近平不再把经济作为“着力点”,释放出中共调转操作方向的明显信号。

中共放弃经济增长目标

李克强上周五(5月22日)的政府工作报告未设经济增长目标,为数十年来罕见,外界认为,中共放弃GDP目标,显示中国经济未来面临诸多风险的严峻性,中共高层对于未来宏观环境很难乐观。

《华尔街日报》5月25日报道称,尽管北京方面加强对香港的控制并加大对美国的批评力度,但中共高层领导人放弃经济增长目标的事实,说明其不得不屈服于无法回避的现状,承认中国经济面临着巨大挑战,而经济是中共近期展示其大部分实力的基石。

对于不设增长目标,李克强和其他中共决策者称,这有利于他们集中精力抓好“六稳”、“六保”。

今年3月,李克强已经要求将稳就业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而不再强调经济增速。

李克强称,只要今年的就业稳定,经济增长率高一点低一点都不是什么大事。

华日报道认为,李克强对稳就业的强调,凸显显中共高层对中国社会稳定的担忧。

习近平的“亲自”解释

不设经济增长目标,尽管符合外界预期,但对于中共一向定计划、设目标的运作方式来说,失去了目标,中共的施政就没有了章程,尤其是地方政府,很可能不知所措,它们习惯了目标引导和看风向的工作方式,没有了目标,没有了政策引导,它们可能会乱套或不受控制,在此情形下,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向参加“两会”的地方官员,“亲自”解释了为什么不设目标的原因。

据中共官媒消息,5月22日下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表示,今年突如其来的武汉肺炎对完成经济目标带来挑战,面对实际情况,中共没有提出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如果硬定一个目标,那着眼点就会变成强刺激、抓增长率了,而现在“着眼点着力点不能放在GDP增速上。”

中共以经济发展与人民交换政权合法性

习近平的话是什么意思呢?不把“着眼点”和“着力点”放在GDP增速上,那什么才是重点关心的东西呢?

毛时代结束以后,中共当时的实际掌权者邓小平提出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口号,允诺“少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以“先富带后富”,达到全民的富裕生活。

按照海外政经观察人士王剑的分析,中共以暴力建政,一直没有得到人民授权,毛时代的中共是用政治运动的暴力方式维系政权,这个时代结束后,中共以暴力维系政权的方式就失去了合法性。

邓小平时代开始,中共用经济发展和洗脑宣传,骗取人民对中共执法的许可,但随着美中贸易战的开打,尤其是今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爆发,中国经济江河日下,中共再也没有能力用发展经济换取人民对其执政合法性的许可了。

2019年年末,中国网络流传一个经济段子称,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糟糕的一年,却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这反映了中国社会对中国经济未来的整体看法。

当中共对经济增长感到绝望,不再将其作为“着眼点”和“着力点”时,这意味着,中共为转移人民对其执政合法性丧失的质疑,或许已经调转方向,再度回到暴力维稳的时代。

中共调转方向的操作

今年中共拖延至5月下旬开的“两会”展示了中共一系列态度强硬的操作。中共的心态在此展示的非常清楚:它可以放弃经济目标,但绝不能放弃权力,即使用暴力维系也在所不惜。

这些暴力维稳政权的操作,有的已经开始实施,有的还处于放风阶段。

首先,中共计划经过人大立法,在香港强推港版国安法,此属于中共开始实施的操作部分。

《纽约时报》5月25日以“为什么说中国收紧对香港控制只是一个开始”为题报道称,中共进一步剥夺香港自治权的做法是酝酿数月的蓄意行动,而这仅仅是中共最新的一次挑衅。在世界受到中共病毒大流行的毁灭性打击而无暇顾及的时候,中共最近几周采取了一系列挑衅行动:

中共海警在越南附近存在争议的海域撞沉了一艘渔船,中国船只在马来西亚运作的一个海上石油钻井平台附近成群游弋;北京谴责了台湾总统蔡英文的连任就职典礼,并在每年呼吁与民主台湾统一的说辞中刻意去掉了“和平”一词;中共军队与印度军队上周在两国有争议的喜马拉雅山边界再次对峙。

报道说,所有这些都是长期存在的紧张关系,而绕过香港立法程序、将新的国家安全立法强加于香港的决定,显示中共不再担心国际谴责、不再受国际规则约束。

周日,香港爆发了新的抗议活动,对北京加强控制的抵制可能会威胁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

《明日中国:民主还是独裁?》(China Tomorrow: Democracy or Dictatorship?)作者、香港浸会大学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表示,“中共不再在乎国际上的反应,因为这关乎生存,关乎一党制的稳定,关乎避免苏联的命运。”

高敬文说,“香港被越来越多地视为一个监控基地,一个破坏中国(中共)国家稳定的因素。”

其次,中共打破惯例对台湾政策未提“和平”,此属于中共放风威胁的阶段。

《华尔街日报》5月25日报道,北京在一年一度的政策规划中放弃了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或和平统一的呼吁,这一做法打破了近30年来的惯例,表明了中共当局对台湾采取了更为强硬的态度。

中共总理李克强上周五(5月22日)宣读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显回避了“和平统一”的相关提法,也并未要求推动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此前中共中央政府自1992年以来,在历年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谈到对台政策时都会提到“和平”的字眼。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李振光说,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摒弃使用“和平”一词,旨在提醒台湾,其最终目标是得到对台湾的控制权,必要的时候可通过武力,但军事手段是最后的可选手段。

李振光说,习近平民族复兴愿景激发了一些民族主义者鼓吹武统台湾

此外,中国社会失业率高涨,威胁中共政权。在今年“两会”上,中共放弃了经济增长目标,但将稳就业作为稳政权的重点,“就业”一词在李克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被提及38次。

中共提出的以“稳就业”作为未来工作重点,此属于中共“瞒天过海”的操作,中共的保就业,隐藏着中共对内维稳的机制。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对中国经济的打击首先体现在大量中小企业破产方面,中共官方措施对救助小企业效果甚微,外界批评,中共对中小企业的救助口惠而实不至。有中国民间企业家曾经撰文表示,中国很多中小企业家等不到中共救助,可能已经关门大吉了。

企业倒闭的结果就是失业人口上升。

今年第一季度,由于停工和企业倒闭,只有1.23亿农民工能够回到城市地区工作,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这使得5000多万农民工在1月份中国新年假期返乡后陷入困境。

根据酒店业协会(hospitality association)的调查,超过三分之一的餐馆关闭了部分门店,40%的老板被迫裁员。

中国酒店业协会4月份对300家酒店进行的另一项调查发现,四分之一的酒店至少裁减了20%的员工,导致员工总数同比减少18%。

法国巴黎银行的分析师5月中旬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包括非城镇居民在内的实际失业率在第一季度可能已达到12%,可能有多达1.3亿人处于失业状态。

彭博报道认为,不断上升的失业率可能会迫使中共政府采取行动。中共政权不是民众选举产生的,就业和收入增长对中共的政治合法性至关重要,随着经济大幅萎缩,保就业成为中共政府的首要任务。

对于就业问题,李克强表示,今年设定的城市就业目标超过900万个工作岗位,低于2019年的约1100万,目标城镇调查失业率的6%左右,高于2019的目标。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政治学副教授戴安娜·傅(Diana Fu)说,“大规模失业对所有政府都是坏事,但对中共政府来说,这是一个政权存亡的问题。”

中共稳就业恐怕是暴力维稳的借口

如前文所述,中共将稳就业与稳政权的结合,恐怕依然是一种暴力维稳行为。

由于经济直线下滑,中共财政收支缺口很大,截止4月份,中共财政收入累计同比下滑14.5%,增速创下1968年以来的新低。

从地方政府的财政数据来看,一季度除了西藏财政收入保持正增长以外,其余30省市自治区的财政收入全部出现负增长,其中内蒙、黑龙江、重庆、新疆的财政收入降幅超过20%,海南财政收入降幅超过30%,而疫情重灾区的湖北财政收入降幅接近50%。

由于财政支出增速远高于财政收入增速,前4个月中共财政赤字总额为1.15万亿,比去年同期高出8400亿。其中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还要更大,一季度中国31省市财政皆为赤字,其中湖北、安徽、黑龙江、湖南、云南、四川、河南等七省的财政赤字均超过1000亿。

在财政赤字如此之高的情况下,中共今年的军费预算增加依然达到6.6%,尽管低于去年的7.5%,但从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长负6.8%的事实看,这个比例还是非常高。

中共维稳经费一般高于军费预算。在无法保证经济增长,失业人口不断上升的情况下,中共很可能依然会拨出高昂的费用,用于内部维稳。

责任编辑:宋月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