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5月21日,芬蘭國家電視臺YLE報導中共利用海外間諜長期對芬蘭華人進行監視和騷擾。YLE採訪了長期遭到中共騷擾的法輪功學員金昭宇。(YLE截圖)
5月21日,芬蘭國家電視臺YLE報導中共利用海外間諜長期對芬蘭華人進行監視和騷擾。YLE採訪了長期遭到中共騷擾的法輪功學員金昭宇。(YLE截圖)

芬蘭國家電視臺曝光中共特務活動 國安局欲對特務活動參與者提出訴訟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5日】(本臺記者林靜綜合報導)芬蘭國家電視臺YLE於2020年5月21日在網絡版上發表了一篇名爲《在中國(中共)的監控之下》(Kiinan Valvonvan Silmän Alla)的報導,並配有一分鐘視頻在網站上。報導文章與視頻的內容是曝光中共利用海外特務長期對芬蘭華人的監視和騷擾。芬蘭國家安全局警方認爲,“對特務活動的參與者應該提出訴訟”。

YLE電視臺有一個專題欄目是MOT,主要製作社會調查性質的新聞節目。MOT欄目的記者科西·斯科恩(Kirsi Skön)採訪了三位華人,他們告訴斯科恩說,他們長期被中共監視和騷擾,而他們所遭受的這一切都指向中共政府和駐芬蘭的中共大使館在背後的操作。斯科恩也“從芬蘭安全情報局得到證實,芬蘭的外國人間諜活動長期存在”。

中共特務騷擾法輪功學員

斯科恩採訪了芬蘭的一位法輪功學員金昭宇,斯科恩介紹說: “2008年金昭宇芬蘭人丈夫移居到芬蘭北部拉普蘭(Lappi)”,多年來她一直參與抗議中共踐踏法輪功學員人權的活動,“她的妹妹(金昭桓)和媽媽(陳真萍)都修煉法輪功,而法輪功在中國是被非法禁止的”。

5月21日,芬蘭國家電視臺YLE報導中共利用海外間諜長期度芬蘭華人進行監視和騷擾。圖中女士是芬蘭法輪功學員金昭宇,她長期遭受中共方面的騷擾和誣衊。(YLR截圖)
5月21日,芬蘭國家電視臺YLE報導中共利用海外間諜長期對芬蘭華人進行監視和騷擾。圖中女士是芬蘭法輪功學員金昭宇,她長期遭受中共方面的騷擾和誣衊。(YLR截圖)

“法輪功在中國已經被打壓超過20多年。法輪功是一種性命雙修的功法。1999年被中國(中共)禁止。根據各人權組織的報導,法輪功學員被監禁期間,被迫害致死的記錄在案的多達數千人。在海外,法輪功學員指責中國(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由於中共20多年來有系統的迫害和逮捕法輪功學員,導致了金昭宇家庭的破碎。她媽媽被非法關押在河南新鄉市女子監獄7年之久。妹妹逃亡到馬來西亞和泰國,2012年輾轉到芬蘭。”經過姐妹倆多年的營救活動,她的母親在2015年被從監獄中釋放出來,同一年10月底來到了芬蘭。媽媽和妹妹都安全了以後,2015年金昭宇芬蘭北部城市諾瓦涅米(Rovaniemi)開了一家旅遊公司。

YLE電視臺在報導中指出,諾瓦涅米還有另外兩家華人旅遊公司,其中一家名爲北極中國股份有限公司(Arctic China Oy)的經理背景不單純。“兩年前(2018年),金昭宇從她的客戶那裏得知,北極中國股份有限公司員工要挾那位客戶不要做她的生意,還在華人圈中誹謗詆譭金昭宇對客戶的誠信度。金昭宇就在諾瓦涅米的警察局報了案”。

MOT記者斯科恩查閱了金昭宇提供的證據,並打電話給北極公司經理唐超覈實這件事情,唐簡短地回答說他“不認識(金昭宇)這個人”,就掛了電話了,隨後拒絕回覆記者的任何詢問。

斯科恩披露“北極中國公司的經理唐超與中共大使館保持密切的關係。根據使館網站的數據,2017年,他是中共領事館在諾瓦涅米的聯繫人。北極中國股份有限公司也是中國國企茅臺酒在芬蘭的代理商之一。”

芬蘭北極中國股份有限公司經理唐超(帶眼鏡者)和中共駐芬蘭大使陳立。唐超是中共領事館在芬蘭諾瓦涅米(Rovaniemi)的聯繫人。(圖片來源:YLE)
芬蘭北極中國股份有限公司經理唐超(帶眼鏡者)和中共駐芬蘭大使陳立。唐超是中共領事館在芬蘭諾瓦涅米(Rovaniemi)的聯繫人。(圖片來源:YLE)

金昭宇告訴MOT記者斯科恩,這麼多年她所經歷的被騷擾都跟她學煉法輪功,以及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有關。

中共特務騷擾支持香港反送中的香港留學生

MOT記者斯科恩採訪了一位在芬蘭阿爾託大學(Aalto University)的香港留學生Sheung Yiu。在2019年香港舉行各種反送中大遊行時,他對香港的局勢和中共的集權統治感到擔心。爲了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2019年8月17日他在赫爾辛基組織了“芬蘭同盟 主權在民”的示威活動。

芬蘭阿爾託大學(Aalto University)的香港留學生Sheung Yiu。(圖片來源:YLE)
芬蘭阿爾託大學(Aalto University)的香港留學生Sheung Yiu。(圖片來源:YLE)

YLE報導中說:“Yiu擔心擁護中共政權的團體太早知道活動的信息而招來不必要的麻煩。剛開始的時候,活動的情況很少人知道。他告訴記者說:‘因爲擔心類似澳大利亞、韓國和新西蘭發生的衝突,我們很謹慎的宣佈活動日期。在活動的幾天前,才把信息發佈在臉書上’。”澳大利、韓國和新西蘭發生過親中共的團體與支持香港民主的團體發生肢體衝突的事件。

 “但是赫爾辛基的示威活動未取得預期的效果,因爲隸屬於中國(中共)統戰部的‘芬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簡稱“芬蘭統促會”)也出現在活動現場。他們組織了反抗議活動。芬蘭統促會聚集了一批支持中共政權的華人。該協會是反對一切威脅中共政權的團體,包括支持香港民主的赫爾辛基學生。”2020年3月15日,YLE國家電視臺曾深度報導過中共利用華人團體和協會在芬蘭的滲透,《中國(中共)影響》(Kiinan Vaikuttaminen),讓芬蘭統促會也被曝光出來。

YLE記者拍攝到有中共背景的“芬蘭統一促進會”在現場和支持香港反送中的“芬蘭同盟 主權在民”和平示威活動唱對臺戲。(圖片來源:YLE)
YLE記者拍攝到有中共背景的“芬蘭統一促進會”在現場和支持香港反送中的“芬蘭同盟 主權在民”和平示威活動唱對臺戲。(圖片來源:YLE)

Sheung Yiu說:“事後可以看出芬蘭統促會一直在監視我們。他們看到我們臉書活動的信息後馬上通知警方也要搞反抗議活動。”

斯科恩接着介紹:“當天晚上,Sheung Yiu就接到一個奇怪的郵件。這個信息來自阿爾託大學的郵件地址。發郵件的人自稱也是一名香港人,還表示也對中共的行爲感到憤怒,並希望結識志趣相投的人。但是Yiu懷疑這個郵件來自中共特務。他就將其郵件發到大學IT部門詢問。IT工作人員對他說,該郵件地址不存在。但是有幾乎相同名字的人,不過不是該郵件地址。”

“Yiu的經歷很明確證實中國(中共)影響力機構在芬蘭運作。”

中共特務威脅維吾爾族人及其家人

YLE繼續報導道,2019 《紐約時報》獲得了一批外泄的中共官方文件,首次揭露了新疆再教育營如何運作的細節,“其中還包括駐芬蘭的中共大使館也參與收集芬蘭國籍的維族人的信息”。

“在許溫凱市(Hyvinkää)居住的維族人哈里·維吾爾(Harri Uyghuri)醫生, 2017年春,他的生活發生巨大的變化。一天他發現自己沒有辦法聯繫住在新疆的母親。他是海外的維族人最早與媒體聯繫並告知親人失蹤的消息。”

多次受到中共特務威脅的維吾爾族人哈里·維吾爾(Harri Uyghuri)。(圖片來源:YLE)
多次受到中共特務威脅的維吾爾族人哈里·維吾爾(Harri Uyghuri)。(圖片來源:YLE)

YLE報導說,“2014年,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新疆全面開展‘反恐怖、反滲透、反分裂’的鬥爭。2017年以來,中共政府已將多達100萬穆斯林信仰的維吾爾族人未經審判就被捕入獄”。

“2019年,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和《紐約時報》獲得了從中共政府內部泄漏的祕密文件。這些文件包括令人震驚的對維吾爾族迫害的報告。中共使用人工智能大規模監控維族人。他們被關在不同的集中營,被洗腦,被強迫學習中文,被強迫學習中共的宣傳資料。報告還講述了中共如何使用酷刑。維族人從集中營釋放出來後直接轉移到類似工廠的地方強迫勞動生產。”

“泄密的文件中有一份加了長戳印的祕密電報,長達兩頁半。它的日期爲2017年6月。該文檔涉及(中共)政府部門收集海外居住的維族人信息的手冊。該電報還列出了新疆人在海外改變了國籍的名單,名單上還包括他們爲國內家屬申請家屬簽證的詳細信息。名單上3位來自芬蘭。”

“2019年夏天泄漏的文件證實,中共實際上也在跟蹤和監視芬蘭的維族人。哈里·維吾爾(Harri Uyghur)一年前就知道了此事。在2018年夏天的《赫爾辛基日報》(Helsingin Sanomat)長篇幅報導了中共囚禁維族人的事。”

“這篇報導出來的同一天哈里接到一通講英文男子的電話,那人以威脅性的語氣命令哈里停止批評中國(中共)。赫爾辛基日報(Helsingin Sanomat)特赦組織(Amnesty)都發表了哈里·維吾爾關於這次恐嚇的報告。”

“幾天后,哈里在赫爾辛基組織了一次示威活動,抗議中共對維族人的大規模逮捕。哈里說: ‘一位亞洲男子在活動中給我和我的孩子明目張膽的拍照。最主要是給我拍照。’‘活動快結束時,另一名中年男子站在這個亞洲男子旁邊。 他們邊看着我邊笑。 我相信裏麪包含的信息是:我們可以對你做任何(危險的)事情’。”

“(2019年)5月1日後,哈里再次接到威脅電話,(電話中的)那名男子講維吾爾族語,他要求哈里停止一切抗議活動,並威脅哈里的家人。這通電話號碼顯示來自美國,但是哈里認爲實際上是來自中國。”

芬蘭國家安全局:對間諜活動的參與者應該提出訴訟

MOT記者斯科恩向中共駐芬蘭大使館覈實上述事實,中共使館的新聞官員張海宇(Zhang Haiyu音譯)承認,北極中國股份有限公司的經理唐超是“在羅瓦涅米擔任中共領事館的臨時聯絡員”。對於其他事項,張海宇都沒有答覆。

斯科恩向芬蘭國家安全情報局諮詢,根據芬蘭安全情報局警方的說法,對難民的外國間諜活動長期存在。這些間諜活動的目標是針對那些國家的政治反對派,或者針對被那些國家視爲有威脅的團體。

芬蘭,間諜活動尚未被定爲刑事犯罪,但是在北歐的另外兩個國家,瑞典和挪威,對人進行情報搜索是非法行爲。在瑞典已經有一名中共間諜被定罪,那人還曾經有12次前往芬蘭與中共情報部門人員會面。

芬蘭國家安全情報局早在2012年就提議把間諜活動定爲刑事犯罪,但是由於政府的變動,該提議被擱置了。現在根據芬蘭國家安全局警方的說法,“對間諜活動的參與者應該提出訴訟”。

相關報導

芬蘭媒體揭露孔子學院:校園中的中共政府

責任編輯:程雯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